立即捐款

動物

紫田村系列:人與動物分離的拆遷政策

紫田村系列:人與動物分離的拆遷政策
廣告

廣告

根據早前明報的報導(1),由於紫田村被清柝收回,村民所養的狗隻頓時流離失所,變成無家可歸的流浪狗。地政署的人員更只留下一句「丟咗佢囉」,漠視因拆遷而遺下的問題。

在現時政府開發新界土地時偏向壓迫非原居民村落的政策下,政府給予非原居民的選擇就只有金錢賠償或上樓,斷裂了村民過往的生活方式。村民在被迫上樓的情況下,除了是告別以往的鄉村生活,亦因為房屋署不準在公屋養狗的政策下,動物也要面臨「被逼遷」。

除了紫田村的村民外,同樣面臨遷拆命運的菜園村亦逃不過這個困局。

菜園村村民婷婷,家裡養了三隻唐狗,分別養了三至六年,由於家裡選擇了上居屋,不能繼續養下去,為了避免愛犬成為流浪狗,她不斷尋找方法令狗隻可繼續生活下去。

自得悉要拆村以來,婷婷一直擔憂她的狗隻會如何,兩個月前開始四處向朋友打聽能否收養她的狗隻,但得到的答覆都令她失望。後來她向愛護動物協會及保護遺棄動物協會(SAA)查詢,但都無功而回。問及婷婷最壞的打算,她說可能是把狗隻遺棄,讓牠們成為流浪狗,亦曾想過把牠們送去人道毀滅,如斯矛盾。較幸運的是,現在她的狗隻初步來說有了明朗的去向。

回到紫田村,關注動物福利組織的動物地球早前發起「一人一信,抗議政府迫令紫田村居民棄養狗隻」(2)的行動,要求政府放寬限制讓村民能帶狗隻上樓,更指出政府部門的自相矛盾。此外,亦有一群熱心的義工到紫田村拍攝及製作短片(3),呼籲有心人能領養這些被遺棄的動物。

根據動物地球幹事張婉雯說,曾透過梁家傑議員向漁護署作出查詢,漁護署的人員承認曾兩次到紫田村捉狗,但稱未收到地政署的通知,因此沒有「大規模」的行動。

除了紫田村、菜園村、新界未來將會繼續有村落因發展而被拆遷,將來必會洐生出更多同樣的問題。「即使現在紫田村被遺棄的貓狗全都被有心人領養,但若不正視問題,日後只會不斷惡性循環,不斷有這個問題發生。」張婉雯認為長遠來說政府為這些流浪狗建狗場,或者以「捕捉/絕育/放回」計劃來代替狗隻被捉後的人道毀滅。張婉雯表示,這也是逼不得已下所想出來較好的辦法。

另外,張婉雯稱在這次事件上媒體的觸角相比從前敏感了,過往在重建中對貓狗被遺棄這方面的報導很罕見,但這次明報在拆遷事件中報導了,後來蘋果日報也有報導(4)。

在搬遷中,有的貓狗能繼續與原主人同住;有的或許會被遺棄成為流浪動物,要面對可能被漁護署人員捕捉及人道毀滅的結果;即使把貓狗送到愛護動物協會,若在八星期內沒有人領養亦會被人道毀滅。把貓狗送到關注動物的福利組織也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這些組織本來已有大量被遺棄的動物等待處理,排隊輪候只是無了期。

即使動物能跟隨主人上樓,但同時不但人的生活方式被改變,動物亦如是。由於新界鄉村非原居民的地方一般比較大,養的大多是用來看門口的大狗,因此當政府的賠償金只足夠買一個多層大廈的小單位、居屋,或者上公屋,即使大廈能養寵物,但與鄉村的活動面積相比,很多大狗也未必能夠適應新環境。

於去年菜園村關注組發表的「五個護村原則」(5)聲明中,亦是現今重建菜園村計劃的方向,其中一項原則便是「幾十年來與植物和動物共融的環境」,旨在讓村民能繼續與動物一起居住盡量減少搬遷對人和動物的福祉的損害。

歸根究底,這個問題的源頭是由於政府對新界非原居民村落的漠視,漠視了村民居住了數十年的生活環境與方式,漠視社區所建立的人際、情感網絡,認為在發展過程中給予賠償或上樓便能解決問題,而這只是所洐生出來的其中一個問題。

補充資料︰

(1)明報︰寵物頓成流浪狗 地署人員:丟咗佢囉
(2)一人一信,抗議政府迫令紫田村居民棄養狗隻(由動物地球發起)
(3)緊急呼籲:紫田村的貓狗們,急需領養
(4)政府滅村 數十隻寵物遭棄 營救紫田村貓狗
(5)支持菜園村「護村五原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