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編輯室周記:對抗「我反正信了!」的政治

編輯室周記:對抗「我反正信了!」的政治
廣告

廣告

鐵路部發言人王勇平一句:「至於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大概會成為今年最雷的話。

在一個信任崩潰的社會裡,信與不信,不是建立在「真相的尋找」當中,而是絕對的權力位置。溫家寶總理剛說:「真相是對遇難者最好的交待」,過兩天全國的報紙因為審查的壓力,紛紛開天窗。繼之而來是一種真相之不可能的憤怒與混亂,虛無與犬儒。

在憤怒之中,走出了新疆無差異的恐怖襲襲。自烏魯木齊在騷亂封鎖之後,大家對新疆的情況一無所知,前陣子脅持人質在公安部的,究竟有甚麼訴求?現在進行恐怖襲擊的,為的是什麼?

高鐵追尾事件在混亂之中,傳出了保險公司消息,說179人遇難,消息被瘋狂的轉傳,網民以他們的「我反正信了」回敬在上位者的「反正」。謠言難道不是一種「資訊恐怖主義」?以暴易暴,以謠言對抗謊言,同歸於盡。

更多人選擇犬儒,把「信與不信」的問題擱在一旁,為有權界定真理者進言,樂意自己被謊言所吞噬,化為真理的零件。他們認為真相所造成的混亂,比謊言更可怕,他們把想像中的恐懼,物質化為壓抑恐懼的巨獸,把真相壓下腳底下,回歸暴力的循環。

難怪當年哈維爾在後極權的東歐社會裡,會不斷強調無權者的力量在於活於真相 (Living within the truth) 之中,追求真相的道德力量,是對抗虛無與犬儒的良方。

儘管新浪微博不斷刪貼,每天無數的小個體,都以「蟻多縷死象」之勢,叮咬著犬儒的權力傀儡,在絕望之中,互相牽引著摸黑前行。

五十萬女傭襲港 「我反正信了!」

「我反正信了!」的情緒,最近也在香港徘徊。回歸後,香港政府說會有一百六十七萬港人內地子女襲港,香港人「反正信了」。今天,又說五十萬海外女傭襲港,香港人也「反正信了」。這種不問原由的「信」背後究竟是甚麼?大概也是恐懼,一種因為無力感、多年來自我保護「河水不犯井水」的政治下產生的恐懼。

其實有參與過七一遊行的朋友都知道,香港的海外女傭一直只在爭取「加人工」而不是「公民身份」。她們要「加人工」是因為希望有更多積蓄寄回家鄉養家買地,她們的家不在香港。即使她們拿到香港的公民權,可以自由轉換職業,對香港的影響也有限。

在香港,若沒有家庭的支援,一萬元以下的生活,扣除食宿租金,大概跟海外傭工的狀況差不多,而且更不穩定。至於一萬二千以上的工作,小企業只要填一張入境處的表格就能解決。我曾經在一個亞洲非政府組織工作,只花幾個工作天就能安排台灣、菲律賓、印度等地區的人來港工作。現在聘用海外和國內專材的程序,較九七前其實更簡化。在一個自由港、國際城市,「搶飯碗」的問題,根本與公民身份無關。

香港人常認為自己的地方有金糠,但在全球城市的排名,不論是空氣、工作條件(如假期)和居住環境,都遠不及其他城市。僅有的一點點社會福利,只是極為卑微的生存安全網,若自己不會去過那卑微的生活,何以想像別人會為那丁點錢而放棄自己的前途/主流生活方式?「金糠」的想像,大概是對深圳河對岸紛亂秩序的一種身份意識,化成為被他者掠奪的一種恐懼、一種排外的民粹。

港人的「金糠」

香港的確有「金糠」,然而這「金糠」並不是那叫人放棄爬上社會梯階機會的丁點福利,而是一個自由的環境,一種對抗在權力集團「我反正信了!」霸道謊言的自主性。

深圳河對岸的失序的確在香港蔓延,官商勾結的權力集團,在回歸後更為放肆,這是由於土共菁英不惜放棄了主體以換取主子的骨頭,而他們的無恥不在於他們所在的陣營,而在於他們放棄了政治判斷能力,出賣了自己、香港以至自己的祖國。

從高鐵的大躍進式的政治基建發展,可見一斑。

過去兩年香港反高鐵運動,不斷質疑工程的成本效益,結果,特區政府與建制陣營一句「國家工程」,眾人舉手硬過。就在舉手通過後幾個月,鐵道部長劉志軍及深圳市長許宗衡均因貪污而下馬。香港的鐵道規劃,由廖秀冬時代決定放棄專用鐵道的方案,改成專用鐵道方案,是否涉及鐵道部和深圳政府的騎劫?

目前,鐵道部欠債越萬億,不少地方政府的財政鎖死在高鐵相關的地產項目,中央叫停地方卻未能煞車。溫洲高鐵意外,揭發鎖距訊號系統造假,出賣國民的人身安全。這種種問題,錯的不單是高鐵工程人員,不單是貪污官員,還有那些放棄監察政府部工,硬舉手、享受著溶入/分享極權亢奮的無恥之徒。

「君不須防人不肖,眼前鬼卒皆為妖,秦皇圖把長城築,禍去禍來因自招。」

高鐵工程最終硬上馬,新界西北已出現地下水下降的危機,由於高鐵將經過米埔濕地,長遠來說會帶來多大影響,令人心寒。

對抗大躍進式的政治

要對抗大躍進式的政治工程,以及財團霸權的貪慾,公民社會要進一步壯大。台灣土地正義的運動,為香港提供了很好的借鏡。

接下來另一個勞民傷財,破壞香港海岸公園並威脅中華白海豚牲命的工程,是第三條機場跑道,這次機管局忽然放棄了珠三角融合的論調,改以香港本位的立場,大談競爭,公關文稿背後,又是搶公帑擴張勢力,並犧牲香港環境的集團利益。

真普選遙遙無期,而在李氏力場等大財團的壓力下,我們還要面對更多舉輸手的局面,而一個讓公民自由、免於恐懼的公開辯論空間尤為重要,希望大家多點關心《2011年版權修訂》,它涉及公民以不同形式(包括政治諷喻)的表達權,亦關乎數碼時代學習創作文化,與香港的言論自由與創意發展空間息息相關。接下來幾個月,獨媒會以小型網絡服務供應者的位置,繼續介入條例的修訂與執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