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方鈺鈞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國際

編輯室周記:我城,容得下「佔領」、容得下外傭嗎?

編輯室周記:我城,容得下「佔領」、容得下外傭嗎?
廣告

廣告

圖:維基百科

美國「佔領華爾街」行動在全球愈吹愈烈,本周六更號召全球城市齊參加。香港這高度盲目崇尚資本主義及思想犬儒的地方,會否真的出現「佔領」的情況?今年香港曾出現數次佔領行動,偏偏大眾和傳媒都對佔領者態度苛刻,堵路者最後更被警察拘捕。翻查報導,梁振英便強烈讉責七一「佔領」行車線的示威者的行為「非法」,「危及」自己和警察安全,需要譴責和制裁。的士司機一句「為人民?我也是人民。你地可以食飽飯坐係到,但我都要食飯,要開工」更被廣泛用作示威者乃自私的佐証。結果,堵路作為抗爭示威的手法沒有被社會深刻討論,反而有論社會上大多認同警察清場,指責示威者自私,更完全不覺得這樣的示威是代表他們。事隔四個多月,本地以至外地傳媒似乎較正面報導美國的佔領行動,未知會否影響本地民意?

雖然Facebook有「Occupy Central 佔領中環」專頁,但建立人已明言設立「原意為香港共同志向者提供佔領運動討論平台,而非借「佔領」之名號召網友行動,更非藉此以歐美各城抗爭方式影響貼合本港實際情況的抗爭路向」。最後當然討論不多,亦未能為行動做勢。至今較公開呼籲的似乎只有左翼廿一在當天舉辦的兩場論壇,討論「佔領」和「反資本主義」。易汶健「華爾街已被佔領,何時到中環?」正好提出挑戰:「歐洲在罷工,美國在佔領,去年萬人在中環集會反對政府倉卒興建高鐵,我們能否來一遍萬人在中環集會,向失控的資本主義說不,一邊紮營,一邊唱歌,一邊共同構想另類經濟?」

香港是扼殺創意的城市,不懂享受生活的城市。沉默的大多數只會遵守極少數人設定的框架而活。一個下雨天,筆者從天后走過銅鑼灣的十分鐘路程,沿路的天橋、天橋底盡是避雨的外傭。行至皇室堡時,聽見一對中年情侶對話:(男)其實唔係唔俾佢地係度(便利店外僅少可避雨空間),但真係好阻路。(女)「唓,佢地一早贏晒,霸晒D地方啦!」原來香港號稱國際化、包容開放的社會偏偏容不下避雨的少數族群。到底她們「霸」了什麼?天橋底、花糟旁,用紙皮帆布坐在道路面交換自備食物和朋友相聚一整天?我們不是更應佩服他們的創意,向我們展現公共空間的活力?偏偏繼續有團體打著「(假)愛香港」名號,在上周日舉行反外傭遊行,期間沒有深化法律理據的討論,只有非理性和民粹的漫罵,更用盡極其下流侮辱的言詞人生及政黨攻擊。這場有財力有資源有組織的行動,能說服人背後沒有政治目的、政黨支持?獨媒記者把當日情況寫成兩篇報導:誰為港人定分界?誰在「愛護香港力量」背後?。前者希望讀者思考誰是「港人」,後者為「愛護香港力量」進行「大起底」,感受建制派的政治力量。

最後,之前收到強烈反對的東澳豪宅及遊艇會項目,發展商些微修改後再度向城規會申請,諮詢本週五截止。這次,反對團體並未及時得悉並發動反對行動,但支持者卻動員村民簽名交贊成樣版信。截至本周一,遞交的支持信是反對的四倍,情況險峻。希望大家密切留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