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編輯室周記:爭奪港人身份 勢成年度議題

編輯室周記:爭奪港人身份 勢成年度議題
廣告

廣告

祝各位獨媒讀者新年進步,有料速速報!

先來報個喜訊,皇后碼頭司法覆核案,在1月8日的籌款額已達到301,969元,足夠支付皇后碼頭司法覆核的費用。阿靄和朱凱迪在Facebook通知大家,籌款戶口在翌日取消,並會盡快召開記者會。這刻深深感受到集腋成裘的意義。正如兩位所說,今次向外動員籌款,不只單單應付今次官司,更「建立支持社運和民主發展的捐款傳統,一步一步為社會抗爭運動打好根基」。

另一件喜訊,是繼區朱BB出世後,編採及行政主任黃俊邦跟畫家及文化雜誌編輯花苑結婚,還在南丫島舉行跨年婚宴,由除夕搞到元旦。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不少社運朋友請纓製作食物,以及新郎在註冊當天的愛的宣言:「……婚禮係兩個人O既事……最緊要唔係大家黎左……」搞到出席婚禮的朋友大表不滿。新娘快快解話,指新郎意思是結婚並非只為做妥所有步驟,即是說不拘泥於儀式。晚上賓客們以「保育花苑,活化黃俊邦」的口號祝福新人。

喜悅過後,又要回到現實,面對各項挑戰。去年七一遊行後,過千名示威者堵塞中環道路,表達各項訴求。警方用胡椒噴霧驅散示威者,並在本月4日,以公安條例第18條「非法集結」罪落案控告當中19名人民力量和社運人士,要他們到警署報到,並排期上庭。請各位繼續跟進。有意限制示威和表達意見自由的還有不夠免責辯護的纏擾法。而親中報章就繼續點名抨擊學者成名和名嘴吳志森,勢要禁聲。

論到本周最重要的議題,那一定是爭奪香港人身份和保衛港人資源吧。先羅列一下看似不相關的事件:

2011年12月29日 郝鐵川批評港大的港人身份認同調查「不科學」。連日來本地學者批評干預學術自由,民間則討論為何港人認同中國人身份的比例減少
2012年1月1日 本年其中一個頭號BB,出生自中港家庭,母親認為她受惠於公立醫院設配額限制內地孕婦分娩,才令她較容易預約,在公院生產
2012年1月1日 不少人在追看劇集《天與地》大結局。在被禁在內地視頻播放後,劇集頓成港劇之寶,對白和劇情呼應當下政治困局。
2012年1月3日 曾於中聯辦工作的新任觀塘區議員黃春平否認是共產黨員
2012年1月4日 名時裝店D&G保安不容許在店鋪門外拍攝,並說「內地人喺度觀光影相就冇問題」,網民呼籲到店鋪門外拍照
2012年1月4日 政府為應付2039年人口增長至890萬及其住屋需求,提出25個填海選址(包括離島),以增加土地供應,並進行公眾諮詢
2012年1月4日 梁振英發表人口政策政綱,建議打擊無預約而衝急症室分娩的孕婦,建議公立醫院於明年開始全面停收這些個案
2012年1月5日 醫管局公布去年非本地孕婦在公立醫院分娩數字,發現衝急症室的個案由前年的796 宗增至1656宗。入境處在過去三個月拒絕約760可疑的孕婦被拒入境。此新聞成了報章隨後兩天頭條。
2012年1月6日 中大學生報撰文反駁陳雲的《香港城邦論》,引來雙方支持者網上激烈評論
2012年1月8日 報章報導雙非嬰兒攻陷健康院,令醫護人員壓力大增
2012年1月8日 逾千市民到D&G店鋪外聚集拍攝,抗議「歧視香港人」

香港人大抵忍受不了內地人搞亂了香港政治社會秩序,摧毀了香港人信奉的文化和價值。結果,只要跟人口相關的議題,就一定會被炒大。難怪有朋友把《香港城邦論》的批評,看成「大戰可期」,孔誥峰更說是「久違了的理論辯論與意識形態開拖」。

孔跟著批評現時討論只是互相標籤對方:本地左翼批評「本土 = 右翼 = 希特拉」;城邦派批評「左翼 = naïve = 為虎作倀」,沒有參考過往類城邦的歷史,尋找一個理想的中港關係。

另一個問題,是本地輿論少有認真探究事實。以內地孕婦來港產子為例,主流論述也認為內地人認為香港福利好名聲較內地好,因此希望來港「貪著數」。的確,中介公司會用「著數」做招徠。有報紙多寫一點,會說內地父母藉來港生子逃避一孩政策。僅此而已。讀者不妨可以看看兩篇文章,一篇是去年7月《廣州日報》專訪中山大學黎熙元。她說超生罰款較來港產子費用還要高至少一倍,而且超生不能入戶籍,不能有教育和醫療等社會保障。境外生的孩子也不能參加高考。權衡利害,他們會試著跨境產子。(後記:黎博士後來澄清沒有接受訪問。請看文末附註。)另一篇是鄭宇碩在本月6日《星島日報》的專欄。他跟內地學者交談,得知逃避政策的主要是公務員和幹部,或者是城中村居民。前者擔心被發現超生後會被革去公職,後者會被喪失農村土地分紅資格。他們認為即使付十多萬分娩費用也值得,因為境外超生則不算犯法。

這兩篇文章只是很粗淺點出議題,沒有完整數據或預計,但至少指出內地人來港產子,香港條件吸引並不是全部因素。倒過來說,收緊入境條件也未必能完全消滅來港意慾。這是內地政策漏洞。我們嚷著政府解釋/修改基本法,應同時要建議內地調整法規廣東省去年就向國家申請父母其中一方是獨生子可以生第二胎。如果讀者熟悉內地生育以至其他政策和時局,歡迎撰文上載,促進討論。

本文不是專門回應內地孕婦產子,但這件事,連同一大堆中港和身份議題,將會繼續在今年纏繞你我,尤其是在選舉前後,政團會藉機炒作攻擊對手。以陳雲為首的本土思想之所以深得(網)民心,一來是觸動了港人身份,二來是社會缺乏另類而有說服力感染力的主張較勁。本地社運/左翼團體的最敗北之處,是沒有認真細緻討論眼前問題,包括雙非孕婦問題(對單非中港家庭倒有不錯效果)。當沒有回應,其他人便會無限想象,肆意攻擊,而且壟斷議題。如本來D & G 問題大可推做reclaim our street,結果被蘋果日報放大護衛員的說話,就淪為claim our (nativist) identity。1月8日D & G聚眾拍攝,沒有領導人物,結果鼓動群眾的,除了是黃夏蕙和要求店鋪道歉,大都是排擠揶揄內地遊客,例如拿出人民幣鈔票要求入內購物,見到內地遊客旅遊車會叫噓聲等。類像「還我街道」的口號就不見得。這就是本地社運團體沒有之前認真處理國族/身份問題之故(Kaxton的是例外)。

英國《衛報》有專欄作者估計今年的國會的左右翼政治會重燃(The return of left-right politics in the UK will make 2012 fascinating ),看來香港也亦步亦趨,結果如何,就要等待年底大事回顧了。

圖片來源(由上至下):facebook/Lam Fred;天窗出版社;facebook/Lam Hiu Ming;hkgolden

註:我在幾天前電郵給黎熙元博士,想多了解雙非問題。她給了我一點意見,惟她補充了一點,她並沒有接受廣州日報專訪。以下是1月15日的電郵摘錄:
「廣州日報的文章是根據我提交一個研討會的論文改寫的,論文的論題不是赴港生子,而是用赴港生子家庭的策略來論述一個家庭現代性的學術問題。提交論文後我剛好有其他事沒有赴會,記者從主辦方拿到文章就擅自改寫成報導,所以那篇文章的資料是我做的,但記者卻沒有採訪我。」
由於她並沒有說報導資料有誤,因此暫時沒有打算修改文句,惟在此澄清。
1月16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