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編輯室周記: 拒絕沉默 守護我城

廣告

廣告

No Brainwashing Education!
(圖:Leung Ching Yau Alex)

網友Erik Mak寫到:「邪惡盛行的唯一條件,是善良者的沉默」。

教育局長吳克儉早前匪夷所思的言論,只有9萬人出來遊行反國民教育(下簡稱「國教」),即沉默的大多數支持推行。恰好是上句的最佳演繹。

不過,反國教的佔領政府總部行動已踏入第9天,參與集會人數有增無減,八名「70社運老兵團」亦加入絕食行列,並發表「夕陽散餘暉,破曉迎彩虹」的浪漫宣言。香港大專生聯會決定在九一一發起罷課,怒斥「係政府迫到我地行呢一步!」無可置疑,愈來愈多人拒絕沉默。反國教慢慢成為一場跨階層劃時代的本土運動,亦令「門常關」的政府總部變為團結全民反國教的公民廣場。

特首梁振英 (被) 取消俄羅斯亞太區經濟合作組織(APEC)首腦會議之行留港急急撲火,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則在有線新聞台訪問中,灑淚為國民教育科護航。這位希望香港5年後變得更好的官員,退休後卻無打算留港生活(其家人則現居英國,兒子亦在當地就讀),真是一大諷刺。

2012立法會選舉亦踏入白熱化階段,建制派正評估形勢,研究要否轉軚,希望「過渡」選舉。沒錯,不論他們「答應」任何讓步,為的都只是議會內的席位,選舉後便故態復萌。他們從不打算真正向選民負責,否則不會連填寫一份言論自由的問卷都集體失蹤,其中更包括4張面對全港選民的超級區議員名單:陳婉嫻、李慧琼、劉江華及白韻琹。回覆者有泛民何俊仁、馮檢基及涂謹申名單。

今日的建制派、保皇黨和部分官員的犬儒,也許就是明日接受洗腦國民教育科學生的寫照。學生答題時不再需要問良心、是非黑白,只要揣摩老師的心意。而老師擬定的答案,可能又是揣摩校長、辦學團體或教育局的愛惡。推到最後,少不免還是中共「阿爺」的旨意。鍊乙錚先生在《論國教課程兩大漏洞及當年董梁教改的去國史化》提到,回歸後特區政府如何配合中央,銳意破舊立新,破除舊有的中國歷史科,再移花接木把國民教育科推上場。是但啦亦撰文,解釋教育局的管理主義早已把教師的專業和自主空間壓至最低。熟知形勢的特首和教育官員欲把國教科不是洗腦責任推到教師身上,口口聲聲「信唔信教師的專業」,更顯他們的涼薄。獨立媒體一直以捍衛思想和言論自由為己任,必定會更投入推倒國民教育這政治工程

當所有焦點放在反國教運動上,某些議題容易被人忽略。例如功能組別雖然是小圈子選舉,但不代表政府和界別可以肆無忌憚種票拉票。張大風的關於工程界選舉的報導,視民望如浮雲的林鄭月娥竟敢不避諱影響合資格選民的投票意向,再次撕破官員所謂「中立」的神話。紡織及製衣界資訊科技界的種票醜聞亦不能忽視。至於迪士尼工會爭取有薪飯鐘佔領中環正面對被清場危機,希望大家留意。

最後,我們在此要謝過一位的士司機。他在上週六的中午,義務接載獨立媒體的義工前往政府總部參加「良心話事 守護孩子」公民教育開學禮大集會。相信他和許多香港公民一樣,反對國民教育,為的是下一代,出發點是愛。除了守護家人,還有就是守護香港--我們土生土長的城市,我們和上一代落地生根的地方。

今晚是Happy Friday,期望能在政府總部見到大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