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編輯室週記:團體衝突與義人之死

編輯室週記:團體衝突與義人之死
廣告

廣告

圖:Ger Choi

今年六四晚會,支聯會決議不准民間團體在維園天后入口擺檔簿款,理由是疏導人流,方便市民出入。記得去年晚會人流大擠塞,天后方向的大閘關上,警方引導人流往泳池旁又長又窄的出入口。當時筆者不幸身處其中,擠了約大半個鐘才兜兜轉轉入到維園草地,確是苦悶。事後,支聯會批評警方刻意阻撓市民進場,力數五宗罪,更去了投訴警察科投訴。

沒想到,一年之後,支聯會竟將人流擠塞的問題牽扯到民間團體擺檔籌款(詳見社運八方)。這是一場事先張揚又預期之內的衝突,FM101成員早已明言:「如果有其他人想叫我地借歪D,歡迎同我地講,乜都有商量,如果我地發現自己阻到人,自然會相讓。(同某D本身好有資源 OR 我地睇唔順眼的人爭客就梗係另計)如果係主辦單位 OR 警察走埋黎呀支呀左,『sorry,fuck off la you。』」支聯會的執委和義工,當然也知道部份民間團體極為不滿。雖然如此,但雙方在事前都沒有意欲進一步溝通或協調。所以,除了在個別問題上的分歧,這件事的發生更是源於支聯會與部份民間團體的長期互不信任。

回看當日的片段,或許我們會為支聯會義工的惡形惡相感到不妥,但真正值得我們考究的,恐怕不在義工的驅趕行為是否可以溫和一點,而在於大會這個決議背後的邏輯和心態。支聯會發言人蔡耀昌在回應中強調,希望有關團體「尊重同遵守支聯會透過會員大會通過的決定」,又指這個決定「不單對支聯會重要,也對香港市民參與六四集會十分重要」。言下之意就是:一、支聯會這個決定是民主而且合乎程序的;二、反對這個決定的人是阻礙了市民參與六四集會。我們很容易發現,蔡在回應的第二點中繞過了一個問題,就是民間團體擺檔籌款是否真的阻礙了市民進入維園。筆者參與集會多年,大多在天后入口徘徊或工作,在印象中實不覺市民進場有甚麼大問題,而去年的擠塞則明顯是警方責任。支聯會對這個問題的說法,就算不是理據薄弱,也至少是言人人殊。最令人莫名其妙的是,支聯會自己也在天后入口擺檔籌款,更令人懷疑,會不會疏導人流是假,壟斷靚位搵銀至真。

不過,這些懷疑和爭議也掀起不了甚麼波瀾,原因就在蔡回應的第一點。一般人大概都會認為,「個場係支聯會搞,俾你擺檔係人情,唔俾係道理」,所以就算第二點容或可議,也不覺得要堅持甚麼。的確,作為一個團體,沒有理由要理會別的團體能否生存,尤其是一些路線有別的團體;但如果這是一個聲稱推動民主運動的團體,考慮的便要更多,例如:六四集會是屬於支聯會的,還是屬於所有追求民主的人?民間團體對於推動民主運動有甚麼貢獻?支聯會與民間團體是合作伙伴,是競逐群眾支持的政治對手,還是毫不相干的陌路人?所以,要討論的問題不在這個決定是否合乎程序,而在於支聯會如何理解自己的權力,如何理解民主運動,如何理解支聯會與其他民間團體的關係。思考這些問題的責任,當然也不僅在於支聯會。支聯會義工井上啟敢有一點頗有說服力,即使部份民間團體不盡同意支聯會的作風,但這個籌款機會畢竟得益於支聯會的努力,前者有沒有考慮過分擔舉辦集會的部份工作?有關團體不同意支聯會的民運路線,但又在支聯會舉辦的集會中籌款,他們有沒有嘗試避免誤會,向群眾說清楚自己對民主運動的理解?

如果今次的分歧和衝突,不停留在團體間的互相猜疑和忌恨,而是能促進如何搞民主運動的討論,深化六四晚會參與者對不同運動路線的理解,這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近年批評六四晚會儀式化的聲音愈來愈強,今年甚至發生了搶咪事件。究竟「六四」應該如何搞下去?我們絕對不用等待一年一次的回顧。佔領中環的六四聲明說得好:「所謂紀念,是和這傷口一起活下去,行動下去,不只六月四日,而是每日每刻。」工運人士李旺陽的死,再次提醒我們,六四從來未完結,爭取民主也不只是每年到維園喊幾句平反六四,而是當下分分秒秒血肉橫飛的事。

事件源於有線新聞的專訪。湖南工運領袖李旺陽,六四後被判「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入獄13年,2000年出獄後他控訴監獄虐待,結果2001年再被判「顛覆國家政權罪」入獄10年,直至去年5月才再度獲釋。經受長年虐待,當時李旺陽已經雙目失明,雙耳接近完全失聰,無法自行走路。雖然如此,他仍在有線電視的訪問中表示絕不後悔:「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為了國家早日進入民主社會,為了中國早日實現多黨制,我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

如此鐵骨錚錚的義人,就在訪問播出後四日,被發現頸纏白繩,雙腿踏地,死於窗邊。中國當局表示李旺陽之死屬於自殺,事實如何,彰彰明甚。可以想像,負責該訪問的有線記者會承受多大壓力,但長毛在facebook說得好:「記者的天職就是搵真相,有人因為真相而死,不是你們的責任,如果你們因為講真相的人死了,而不再為講真相的才是問題。現在不是說對不起的時候,一個政權是抵擋不了眾多傳媒的問題,希望香港的傳媒不要再悲哀,做返你們要做的事情,就是對李旺陽最好的哀悼。」

除了深切的悼念,我們更須要的是呼求正義,討回公道,拒絕坐視類似事件一次又一次發生。華人民主書院已在中聯辦門外設下靈堂,陶君行、左惠瑜、黃浩銘等此刻正在絕食靜坐,二十多個團體和政黨也將於星期日下午舉辦遊行「聲討屠夫政權 追究李旺陽離奇『自殺』真相」。希望大家一同前去,不負我們慷慨就義的同志,做一點點事。他的未竟大志,讓我們共同擔起。六四,就在當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