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編輯室週記:山雨欲來

廣告

廣告

P6042415

一週下來,幾件重要的新聞,都跟六四廿二周年有關。

首先,自然是六四維園晚會本身。一如以往,獨媒繼續在維園天后入口附近擺檔,一方面派發六四特刊,另一方面自然是籌款,持續擴大公民社會的力量。今年多事,先有有關新移民的右翼論述之興起(有關新移民的討論,見特刊文章:〈長平〉、〈我的嫂子阿美〉、〈北京青年tiger〉,中國知名前衛藝術家艾未未「被帶走」,香港在灣區規劃中「被規劃」,後有特區政府推出的國民教育方案。今年,一如以往,獨媒的六四特刊,跨過了狹義「本土」與純粹六四事件的視野,嘗試讓六四跟更多的議題連結。正如本站編輯葉蔭聰所言,回歸以來,中港關係愈見緊密。雖然隨着中國大國崛起,香港人每每有「被溝淡」之恐懼 ,但作為中國現代化過程中其中一個最反叛的城市,中國民主運動之前哨站,我們何不「扎根香港,改變中國」?

或許因為支聯會領袖司徒華身故不久,今年六四晚會最後居然有十五萬人參與。十五萬支白燭對於香港人來說,到底意味着什麼?僅僅是犬儒的情感式消費?還是推動進步政治的群眾動力?但對於警方來說,六四晚會人數,顯然意味着壓力。這大概也解釋了今年警方為什麼會在晚會前半小時,便開始封閉天后入口,作出令人費解之人流管制?並以奇怪的方式,再次拘捕企圖以「踢保」彰顯警方近日濫捕之36堵路行動人士?有說沒有民主,便唯有收窄(言論)自由,警方近來一連串的「反常」行動,加上特區政府強勢動國民教育,是巧合,還是山雨欲來?還是,有權力的地方,便有反抗,警方動作出手,是因為異議者擊中要害,末代的強勢真的害怕了?要了解六四晚會後「踢保」人士被捕詳情,可看以下文章:

拒絕濫捕不再保釋——三月六日被捕人士放棄保釋行動
財案被捕者拘續簽擔保行動現場報導
晚會以外──六四夜兩路行動
「阻塞」還是「被阻塞」?六四晚北角遊行記
站出來反撃!抗議政治拘捕.堅守人民尊嚴——三月六日及六月四日被捕人士拒絕保釋行動新聞稿
聲援六四晚被無理拘捕人士聲明
「坐爆」的意義——兼論國家機器與法律

山雨欲來風滿城,在六四平反以前,香港將會往哪裡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