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胡鬧政客黃毓民

廣告

廣告

原網址
http://www.boyangu.com/2011/01/wong_yuk_man_01/

星期日帶團後回家,聽到一個「意料不及」的消息——黃毓民和陳偉業在舉行所謂的社民連非當權派集思會後,宣佈和頗多的人退出社民連。心中忽然間覺得燥動。

燥動的是,今天才洞悉黃毓民的真面目,黃毓民的真面目不過是一個無政治道義的獨裁者,在今次社民連分裂事件中,他完全沒有盡最大的誠意來彌補裂痕,反而搞一個誰都知道,只有一種聲音的集思會,在「黃衛兵」的歡呼下進行精神自瀆,然後感覺良好地自以為受人民擁戴,宣佈退黨。所以當我聽到黃陳搞一個這樣模式的集思會的時候,已經直覺地覺得他們不會退黨的機率如天文數字般低,這不是事後孔明,事前真的有這樣的感覺,只是沒有在網誌上說出來。

說黃毓民沒有政治道義,理由有四,第一,沒有盡最大努力平息黨爭;第二,黃毓民作的退黨理由牽強,當市民是白痴;第三,損人不利己;第四,和民主黨某程度相似,為香港的民主發展埋下惡果。

如果黃毓民真的有政治道義,就不應該對社民連始亂終棄,他們負起領袖責任,收拾社民連的亂局。他要是有誠意的話,好應該邀請行委會一齊開集思會,讓雙方能夠在會員面前坦誠討論,然後理性解決箇中的分歧。這樣,會員就能擺脫網上的罵戰影響,能夠重新認識對方,減少裂痕。如果真的解決不了分歧,才退黨也不算遲。然而,黃毓民急急找自己的支持者來集思會,然後在一面倒的歡呼聲下退黨,當中有多少是受現場氣勢影響而作出非理性判斷,實不得而知。這裡倉促成事,足以見到黃教主分裂社民連的決心。

另外,這個場面不過是歷史的重演——當年毛澤東在天安門上檢閱紅衛兵,將文革白熱化;今天黃毓民在集思會檢閱「黃衛兵」,把社民連肢解,兩者何其相似!黃毓民做出和毛澤東一樣的行徑,除了是想搶奪社民連僅餘的政治資本,我想不到其他更合理的解釋。

黃毓民所說的退黨理由,亦是當市民是白痴。當中的潛台詞就是說:「我就是鍾意搞散社民連,你吹咩?」,令我感到髮指。

第一,他指自己受到社民連當權派的打壓,當權派蓄意人身攻擊自己的派系,這完全是顛倒是非,賊喊捉賊。首先,別人只是在Facebook或微博,或者只有小貓三、四隻的節目抱怨或批評數句(我不否認有人身攻擊或粗口),對黃毓民和馬草泥的名譽影響極微。相反,黃毓民自9月23日起已經不停在網上電台攻擊社民連現任內閣,使得行委辭職的辭職,退黨的退黨,心灰的心灰,再加上儼如「社民連官網」的香港人網的網友日夜人身攻擊行委會。行委會為了應付黃毓民和「黃衛兵」的攻擊而疲於奔命,所有的工作幾乎停頓。黃毓民經常批評行委會在Facebook將會務洩密,自己卻在電台大爆社民連黨務和鬥臭對方,完全是雙重標準。究竟誰是強勢,誰是弱勢?誰是當權,誰是賤民?相信不言自明!胖虎哭訴自己「經常」被大雄「欺負」,還要如此理直氣壯,真是一個奇聞。

其二,黃毓民指責吳文遠未經行委會和會員大會同意就註冊公司,所以促成他退黨,又是一個白痴的理由。首先社民連有一個紀律委員會,而黃先生你是成員之一,既然吳文遠犯錯,為甚麼你不先紀律處分他,反而急急退黨?你是不是完全不為黨著想?其次,現內閣的政綱是表明要將社民連政黨化,這樣預早註冊公司,也是履行政綱的承諾。可見這個退黨理由是一個循詞。

還有,黃毓民指出區選問題引致重大衝突而迫使他們退黨,亦站不往腳。陶君行指社民連主力狙擊建制派,只是一個客觀的現實,因為事實上報名參加區議會的社民連會員僅有少數是狙擊民主黨。我反而奇怪的是,當日集思會有幾百人出席,大會又聲稱有幾百個人退黨,為甚麼當初這幾百人沒有人奮自告勇去狙擊民主黨?反而(可能)集中在網上打飛機,攻擊行委派?現在究竟是誰被中共滲透?這又是一個循詞。

黃毓民這樣分裂社民連,實屬損人不利己的行為。星期日晚和同屬黨員的paulymh討論黃陳兩人退黨一事,paulymh也不明白為何黃陳兩人會選擇最差劣的方法分裂社民連,因為這樣對他們亦無好處。說得對,如果許寶強的所言屬實,那麼社民連的迅速崛起並不是因為人們認同激進抗爭,而是另一種犬儒政治的表現,人們只是以看戲的心態,因為他們厭倦民主黨的政治抗爭,才追捧社民連。如果社民連的激烈抗爭被他們厭倦,那麼社民連亦被放棄。香港人仍然只是慣於「消遣式抗爭」,沒有和政府做抗爭的準備。

打了一大段字,只是提醒黃教主,你的政治能量是建築自不穩固的基礎之上。如果想保留影響力,就需要一個強大的政黨作為支持,建立完整的政治論述和文宣來說服港人支持抗爭。而黃教主就運用其暫時個人魅力來吸引選民,這樣兩條腿走路來才能成事。可惜的是,黃毓民沉醉在支持者(?)的歡呼聲,用最惡劣的方法來分裂香港的反建制力量,社民連除了缺乏魅力領袖助其宣傳政治論述,而黃毓民亦沒有一個班底助其建立論述,其魅力遲早會被敗光。如果黃毓民用倒閣形式來復辟,這樣還好過退黨,起碼沒有分裂到反建制力量,可惜的是,現在黃毓民卻讓反建制力量四分五裂。

黃毓民是次退黨,和他所憎恨的民主黨有某程度相似,為香港的未來埋下惡果。黃毓民之前在節目力斥民主黨通過政改方案,讓香港的政制發展停頓十年,為香港未來埋下惡果。但是黃毓民現在分裂社民連,亦是為香港未來埋下惡果!現在,黃毓民分裂了香港的反建制力量,讓政治論述不能建立未能取信於愚昧的港人;還有,黃毓民此舉亦限死了激進力量在未來兩年只能狙擊民主黨,而沒有在社會民生其他範疇作出行動,這樣鬼打鬼的行為(偽君子總好過真小人),難道不是對民主運動傷害至鉅嗎?

以上的內容,淺論了黃毓民退出社民連所帶來的傷害,以及理由的白痴。從此之後,我想我再也不會支持黃毓民了(雖然支持的程度一直不高),他對香港民主運動的傷害,和民主黨有甚麼分別?

(附錄:聽到蕭若元的錄音,覺得他的言論大多是老作,如果陶君行真的有心搞黃毓民,會讓你這個人套到這樣多秘聞?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