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艾未未仍未回家 藝術公民大聲行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記者報導〕誰人害怕艾未未?4月3日國際知名藝術家艾未未原計劃前來香港,卻被人在機場強行帶走,至今音訊全無。為支持艾未未,香港近日亦出現一名「塗鴉少女」,在各處噴上圖案,令警方高調出動西九龍總區重案組徹查。白色恐怖的陰霾深深籠罩中港兩地。

昨天(4月23日)的「藝術公民大聲行」,就是香港藝術界支持艾未未、「塗鴉少女」及捍衛表達自由的呼聲。主辦單位「藝術公民」表示有約二千名藝術家及其他市民參與遊行,藝術家們以音樂、大型裝置、行為藝術及其他表達形式「發聲」,要求釋放艾未未及其他內地被捕人士。


代表著言論自由的「草泥馬」一直走在遊行隊伍前。

香港藝術家齊撐艾未未

是次遊行選擇在旺角行人專用區出發,終點為尖沙咀香港藝術館。遊行開始前,大會首先將繫上各種標語的汽球放上高空,接著由本地藝術家製造的等身大的「草泥馬」模型帶領隊伍前進。

不少遊行人士自備了道具遊行,有的戴上艾未未的面具、有的拿著艾未未的巨型肖像或「草泥馬」模型;有藝術家在身上塗上紅色顏料,也不少人沿途演奏不同樂器,引來很多路人圍觀。


不少遊行人士都自備了道具表達自己對艾未未被捕的看法


遊行過程中大家各自各演奏,譜成自由自在的樂章。

過去,一般的遊行都選擇以維園或修頓球場出發,遊行至政府總部或中聯辦。這次組織者卻特意選擇在旺角,沿途是川流不息的街道,自由旅客的集中心,讓更多香港人及中外遊客關心事件。

香港文化中心外的集體藝術創作


近千人在香港文化中心外集會

當隊伍到達中港城一帶時,有不少中外遊客駐足觀看及拍照,他們當中很多都被隊伍中的巨型艾未未肖像吸引。

遊行隊伍首先到香港藝術館外集會,將一幅艾未未巨型肖像及「藝術無懼、真理無罪」標語在藝術館平台上展示。艾未未是國際知名的藝術家,主辦單位「藝術公民」認為表達自由是藝術家及所有公民必須捍衛的底線,可是香港官方藝術機構卻沒有對艾未未被捕表態,實在令人遺憾。


主辦單位「藝術公民」將一幅艾未未巨型肖像及「藝術無懼、真理無罪」標語掛在藝術館平台上

其後隊伍轉到文化中心《自由戰士》雕塑外舉行「反白色恐怖藝文表演」,除了音樂、舞蹈等常見藝術形式外,行為藝術家(姓名)即場派發A4 白紙予參與者,再一起拋上半空,寓意將人類信息盛載及隨風飄揚,作為一個集體參與創作的藝術作品。

行為藝術家歐陽東則在文化中心外邀請兩位現場朋友創作,他在空地放置一個框架,以啤酒和清潔劑為地面「清潔」。

警方的不合理遊行安排

警方一如以往妨礙隊伍前進,在彌敦道和咸美頓街交界攔截了遊行人士,要求遊行人士須沿快線前進。在多番談判下,警方才開放慢線予遊行人士。警方這次亦要求隊伍沿佐敦道前往廣東道(上次是職工盟集體談判權遊行),可是從佐治五世公園至中港城的路段,途人極少,這部份安排實在不合理。

其實警方較早前以重案組警員調查和跟踪「塗鴉少女」的手法,已非常荒謬,是故網友已發動「人人都是塗鴉少女」的行動,以互相掩護。


很多遊行人士在沿途貼上艾未未的頭像

當人人都是「塗鴉少女」時

「塗鴉少女」在較早前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表示,為了引起港人關注艾未未被捕,她直言不怕被捕及下獄。有約二千名藝術家及其他市民響應呼籲,參加昨天的遊行。「塗鴉少女」曾承諾出席遊行,但究竟她是哪一個?

早幾天在 Facebook 上亦有不少人呼籲少女們站出來保護「塗鴉少女」,讓警方難以確認及追捕。這次遊行,警方依舊全程錄影,事後亦可能會仔細分析錄像,把「塗鴉少女」揪出來。不過筆者認為這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當人人都是「塗鴉少女」時,即人人都勇於站出來以各種方式表達異議聲音,掌權者要擋也擋不住,那麼誰是真正的「塗鴉少女」就不再重要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