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文藝

莊子與隋的教訓及看財政預算

廣告

廣告

莊子

莊周家貧,故往貸粟於監河侯。監河侯曰:「諾。我將得邑金,將貸子三百金,可乎?」

莊周忿然作色曰:「周昨來,有中道而呼者,周顧視車轍中,有鮒魚焉。周問之曰:『鮒魚來,子何為者耶?』對曰:『我,東海之波臣也。君豈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周曰:『諾,我且南游吳越之土,激西江之水而迎子,可乎?』鮒魚忿然作色曰:『吾失我常與,我無所處。我得斗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於枯魚之肆。』 」

——《外物.二十六》

大意:

莊周很窮,所以向監河侯借粟,他說:「好,我快會有錢,到時再借你三百金,好嗎?」
莊子怒不可遏說:「我來的途中聽到有尾魚呼救,我問他:『魚過來!你因何呼救?』牠說:『我是東海的海臣,你有沒有斗升之水來救我?』我說:『好,我就到南方吳越處,拿西江的水來救你,好嗎?』魚怒不可遏說:『我要好少水就能生存,你這樣說就等如叫我枯死。』」

今日政府你放水就放水,說得冠冕堂皇地放六千塊進強積金,到大家退休時才能拿到或者斗升或者千萬的金錢。意義何在?豈不猶如那監河侯一樣,要百姓繼續活在水深火熱當中?

而隋又亡於什麼,不惜民力,大興土木、連年征戰、國富民貧……最後弄得民心思變,財爺你無能做到運年征戰,誠不能也非不X也,然而大興土木、不惜民力,弄得國富民貧你就做到十足,可見行仁政,為民制產於財爺你,實不為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