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寶琳:在威迫利誘中突圍──由居港權說起﹝獨媒六四特刊﹞

廣告

廣告

財爺三月宣佈為香港永久居民派發六千元,新移民團體遊行,他們不認同財爺亂派錢,更不希望派錢分化香港人。派錢及後真的觸發反新移民氣氛,Facebook萬人群組激發了香港右翼民粹力量,有說新移民是「蝗蟲」,更有甚者說新移民都是「共匪」,他們真的像間諜電影般,在生活中各個角落出現麼?或者享受香港民主制度的同時,投票時卻支持親中派候選人?筆者嘗試檢視內地人從居權申請者,到準港人至成為新移民的過程,看看中方如何以各種方法嘗試控制準港人。

從居權名額說起

香港每日有150個單程證名額,可是審批權卻在中方。內地以什麼準則、申請人是否獲公平審批權,港方無從過問。據知在配額中,有90個是因家庭團聚,其餘60個就是「其他理由」。當中包括「照顧年長父母或無依靠子女」、「承繼遺產」,但最令人感到恐慌的是,竟可包括「對共產黨有貢獻人士的後裔」,而這當中佔60個名額中多少比例,港方不得而知。

當年港府為阻止合資格內地人來港,說若不人大釋法,就會有167萬內地人來港,當時香港社會引起一陣恐慌。可是在過去十幾年,每日新來港人士數目都不足150名。內地以居港權作為「禮物」送贈,香港是若取回居港審批權,可杜絕內地在審批居港權時的貪污,及統一各省如今審批標準不一的情況。

爭取居港權運動已有十二年光境,一心一意想家庭團聚的來不了,港府竟突然於今年一月公佈,效法澳門政府做法,若父或母來港時子女不足十四歲,就可以使用原來每日150個來港定居的剩餘名額申請來港,據民間團體估計人數不足10萬,167萬的謊言,不攻自破。

中聯辦如何介入居港審批權

2007年1月29日,《南華早報》指,已故前民建聯主席馬力,將25名爭取居權人士的個案交到中聯辦和內地公安局後,先後取得香港的居留權,令人驚覺民建聯和中聯辦對居港審批權的角色。

爭取居港權家長協會主席林道成曾向報章表示,自從民建聯介入了居留權之後,一直都恐嚇家長,要加入中聯辦附屬的「促進家庭團聚互助會」,並要求每一個參加者都要提供一批有選舉權的香港永久居民的資料。在07年的立法會港島區補選期間,有中聯辦官員要求他們到論壇公開撐葉太,民建聯又逐一打電話給家長為葉劉淑儀拉票。中方官員在其他選舉又跟家長說如果選民建聯,子女好快會拿到身份證,他們甚至會打電話給仍在國內的居權申請者,叫他們有選舉權的香港親戚選民建聯。

林道成說,雖然現時許多來自國內的人都選擇加入這個會,但十二年來,爭取居港權家長協會每星期的遊行仍有數百位家長參與,這是因為他們對內地官僚和貪污腐敗深痛惡絕,也會窮盡不同的方法去爭取一家團聚。中共即使威迫利誘,爭取居港權家長十二年來毫無間斷,在建制外的爭取,就是要求香港應該捍衛司法獨立。沒有她們的堅持,我們以為牢不可破的居權政策都不會得以改變。

透過「新家園協會」建立親中網絡

新家園協會,名字溫馨而親切,這卻是另一個政治工程。協會於去年六月成立,董事會9名成員中,4人為全國政協,包括會長世茂集團主席許榮茂、副會長恒基主席李兆基兒子,富二代李家傑、恒大地產主席許家印和中洲集團董事長黃光苗。協會在強勁後台力撐下,短時間就籌得一億作啟動基金。港府多年前關閉了幾間原由社福機構營辦的新移民服務中心,現時協會就以社企之名,在香港和內地設立多個服務中心,且由於董事會有政協委員,該會負責人更向本地傳媒明言可以向內地有關部門查詢已申請單程證的準來港人士資料。除了來港適應問題,協會更解決新移民的就業問題,她連結了重慶最大腳底按摩企業富僑,建立合營公司,未來10年共同投資1.54億元在港設10間直營店。

結語

一直以來,親中的政黨和社團,以其建制政治資源,以「蛇宴」、「成本價吃喝玩樂團」等爭取街坊的選票,面對著這「社區福利主義」的狀況,泛民議員一直以社工式接收個案的方法來與街坊建立更深層的互助關係,與之抗衡。

然而,泛民除一直沒法進入新移民的群體之中,這與親中的一條龍式威迫利誘手段不無關係,事實上親中的社團就希望能把這批新的票源與香港社會隔離起來。學童上網計劃的醜聞告訴大家,親中建制最怕給把「進入基層家庭」的機會給予泛民相關的社團,因為管治與控制,正正就在這些最日常的場境裡進行。我們是要以隔離把這些新社會成員送給親中陣型,還是透過溝通與對話把他們拉到民主自由的社會裡?大家認真想一想。

連結:特刊全份睇
特刊其他文章:
阿藹:《愛未來 ‧ 愛香港》特刊前言
葉蔭聰:扎根香港 改變中國
拆開面目模糊的「新來港」之一:長平
拆開面目模糊的「新來港」之二:我的嫂子阿美
拆開面目模糊的「新來港」之三:北京青年tiger
將事情重新打開的艾未未──「艾未未作為一種方法」
灣區規劃的民主契機
國民教育就是意識形態教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