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森工潮罷工報導之一

廣告

廣告

蒂森工潮罷工報導之一
2011年9月26日 健仔

9月26日,蒂森電梯職工會動員工會成員進行罷工,向資方表達三項訴求:一、增加維修技工薪金至合理水平;二、增加人手,實踐資方三年前承諾,確保二人工作;三、在不影響薪酬情況下保障工人的休息時間,及工作不多於24小時。全日參與罷工的工友數目約70人左右,工會稱有超過八成工會成員參加是次罷工,沒有參加的兩成工友則留守各區提供服務,以免市民因罷工而造成不便。

工會所屬公司全名蒂森克虜伯電梯(香港)有限公司(下稱蒂森),是全球第三大的電梯製造商,去年有共52億歐元的銷售額。據工友們透露,蒂森在港的市場佔有率僅屬中小型企業,單是電梯維修人員已佔全公司人數八成。雖然蒂森作為跨國大型企業,但公司的主要業務並非香港,而且除電梯外,蒂森母公司的業務還有鋼材等,這是公司管理層冷待這班工友的原因之一。其實蒂森方面一直也冷待這班員工,更漠視他們的訴求。

在決定罷工前幾天,工友曾經與資方開會相討工資問題,可惜資方態度強硬,非但沒有嘗試解決,不肯回應工友的訴求,更表現出一副傲慢的態度,揚言「你地要搞行動,你咪搞囉!」工友對此極為不滿,其後在會員大會上共同決定以罷工來回應資方的強硬回應。

罷工當日早上,約70位工友齊集蒂森位於紅磡祟仁街總部樓下進行罷工。十時半左右,工會代表收到資方消息,將會在十分鐘內派代表接見工友。但及後半小時,再收到資方通知有代表正由中環起程往紅磡與工友代表開會。資方一直採取「拖字訣」,根本沒有誠意與工友進行談判解決問題。直到中午十二時左右,勞工處代表到場並上樓與資方了解情況。大約四十分鐘後,勞工處代表下來向工友表示資方「唔想」與工友談判;但經過勞工處代表斡旋下,資方願意於下午與工友進行談判,但開出幾項條件:1. 會議只能由工人代表出席;2. 本次會議的資方代表並無「決策權」(*公司的香港區負責人外遊非洲不在港),並不能替公司作任何承諾。

以上所謂的兩項所謂「要求」,連工會幹事也覺得可笑。

第一、正如前段所述,決定罷工前幾天,工友曾與資方開會,當時工友人數約廿多人參與會議,資方與工友開會絕對可以容納廿多位工友參與。第二、當天開會,雖然港區負責人身在非洲,但資方代表仍然可以在眾多位工友、幹事面前以長途電話方式,與港區負責人直接對話,顯然資方是有條件、有能力可以直接與負責人作聯絡。第三、如果真的沒有「決策權」的話,那開會來幹麼?工友或資方真的需要時間來吹水嗎?顯然不是,所謂的沒有決策權,只是用以逃避責任的藉口罷了。此外,在現時科技這麼發達,蒂森又作為全球第三大電梯企業,要安排視像會議應該不是難事,作為跨國企業的他們絕對有能力做到與工友直接對話。

於是,照原定計劃下午二時十五分,工友代表與資方進行談判,工友們早已經就每個區份選出自己的代表進行談判。在上樓談判前,工會組織者再三強調工友們需要給最大的支持及信任予工友代表,讓代表們可以放心與資方進行談判。這個道理其實工友們早就明白,早於三年前的罷工,他們仍然記憶猶新。工友代表在眾人的口號聲,叫喊聲及歌聲坐陣下,步入電梯上樓與資方進行談判。

談判大約過了兩小時,終於有消息。資方派代表落樓派發一份「傳媒聲明」。資方代表不斷強調聲明只派發給記者朋友,並要求記者們出示「記者証明文件」,在場的記者都感到錯愕。幸好有位好心的記者朋友將聲明轉交工友們。聲明上簡單五點:1. 按通脹調整人工;2. 公司定期與工友「傾」;3. 人工要在12年1月1日先會作調整;4. 公司已委託顧問公司調查市況;5. 工友請返回崗位,以免影響市民。

以上五點聲明,工友們一概不能接受。因為資方並沒有就工友的薪酬問題進行討論,亦迴避工友們的需要,這篇聲明「講左等於無講」。四十分鐘後,工友代表落樓正式宣佈談判破裂,並表示罷工將會繼續,不排除將罷工行動升級。工友們隨即分組討論升級行動的做法,並決定全港只有兩區維持有限度的緊急服務,其餘區分及工友繼續進行罷工,及明天一早繼續罷工。

筆者雖不是工友們的一份子,亦未必能完全理解到工友們的處境。不過,筆者仍然能夠感受得到工友們的堅決,其實不少工友也反映罷工不一定會成功。但只要工友之間互相團結,公司就會有影響,資方就需要與工會談判。而且,大部份工友已經做好了長期抗爭的心理準備。工人的集體力量,就如罷工場刊中三年前的那場罷工一樣,只要工人能夠團結一致,就能夠爭取應有的權益。

走筆至此,不得不在此呼籲各界朋友,明天9月27日(二),如有時間的話,請前來聲援罷工工友。因為工友已經作了長期抗爭的準備,此時正值需要大家的聲援,讓他們知道他們的抗爭的值得支持的。希望,明天可以在罷工現場見到你。

時間:上午 9 時正開始
地點:紅磡崇平街2號富德中心

P.S. 蒂森工潮罷工報導之二是工友訪談,請留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