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蠟炬成灰,所以要有新蠟 ── 專訪吳靄儀

蠟炬成灰,所以要有新蠟 ── 專訪吳靄儀
廣告

廣告

95開始做立法會法律界議員,吳靄儀足足在議會待了17年。到她宣佈不再參選,近來與她有關新聞,就多是關於郭榮鏗是否能夠接她棒選得上。但一個花半生認真待在立法會的議員,應該有更多話要說,不應埋沒,所以記者請她來談一個很悶但重要的題目:議會。

吳靄儀任內最後一份工作報告,叫做《Final Submissions》。揭到後半有長達10頁的time line,由95年讀起,件件大鑊:回歸、釋法、董建華提早下台、政改、23條立法。

她的回應緊隨其後,是另外8頁她在立法會的工作。17年間,她加入過155個法案委員會(Bills Committees),其中有50次做主席;另外再加入過66個附屬法例小組委員會。最最最粗疏計平均,一年要做近10條法案。

「我要攬住個議會」

Youtube上流傳片段,詹培忠在大會上當眾人之臉豪言壯語,對吳靄儀嘲弄一番,頗為侮辱。嬲唔嬲?

她想了一下笑,「我85年開始論政,文匯報日日攻擊我,咁你讀著讀著當然不會心情愉快」,「不過你攻擊我吳靄儀有幾閑?」語氣一轉,說話很少大動作的她張開雙臂,「但係我要攬住個議會」,好肉緊,「你攻擊個議會,我就同你死過」。

舉個例,5月時份,社民連及人民力量議員在立法會發動拉布戰。連日下來,人人眼訓。漫漫長夜通宵開會,主席曾鈺成在半夜突施「剪布」,下令終止辯論。事發凌晨4點,64歲的吳靄儀金晴火眼,是泛民第一人,即時衝入議事廳與曾鈺成理論。

議會運作沉悶,文件冗長,立法過程緩慢,她幾十年來,日日提高警覺,半點不鬆懈。 她說她從政,有個終極目標,「是要nurture一個民選立法機關,有議會文化」。香港的議會文化,在普羅市民眼中如非掟蕉,就是官員站到直、睜大眼說謊或者撒賴。但她要建立的文化,沒這麼visible、戲劇性。她夢想立法會的行政管理委員會、秘書處規模、《議事規則》、《權力及特權法》等,可做到與外國先進議會不惶多讓。

她視程序為「立法會的backbone」,自謂咬得很緊。「這是為什麼我第一個衝入去,叫曾鈺成再諗過。你中唔中意都好,都要保障議員發言權」。「立法會要有規有矩。好像李國能,他的任務就是要令香港的終審庭,拍得住世界上其他法院的水平,這就是我來議會的目標」。

但是議會還有用嗎?

議會功能自回歸後一直萎縮。目前只有政府可以提條例草案、議會由建制派佔大多數、正副主席都由建制把持、來屆可能連1/3否決權都不保,議會是否已經無用了?「一個議員的權力很細,但立法會整體其實有很大權。」所以她尤其痛恨議員沒有好好珍惜制衡政府的權力。內會主席,次次代表議會去和政府(政務司司長)開完會,回來都說「無野報告」。說起來她幾乎拍枱拍櫈,「點會無野報告?無野報告,即是你和政府無關係,監察不到政府」,議員「唔做野」、自我削權,「議會在那刻就已開始崩潰,不是掟蕉掟出來的」。

永遠做少數,如何力挽狂瀾?「下屆要用新的方式,一定要更策略性,令議會真正可以發揮制衡作用」。即是拉布嗎,倒還真可以拖死幾個決議案。「但拉布不是好策略,今年能拉,只是時機剛好。」她沒有具體說出可以如何,正如幾位拉布議員,只能見機行事,兵來將擋。唯一肯定的是,必須要像她一樣對《議事規則》和議會操作滾瓜爛熟,才能把握機會。

「我的缺點是好易發嬲」

議會不義,無數膠事。例如總是否決平反六四議案,甚至連「立法會支持捍衛新聞自由」這種議案,歷年來也否決不少。17年來的議會現實,不時與吳靄儀的核心價值作對。漫長、細緻的堅持當中,她處理憤怒與激情之道,對社運可有啟發?她對價值跡近固執,究竟如何待了下去,年復年在議會,挺住一口真氣不吐血?不問由自可,一問。「哇,好辛苦呀」,「好沮喪呀」,「好艱難!」,她接連說。「連長毛都叫我,唔好咁易發嬲,一發嬲你的判斷力就不好」。

「但是你知道自己有個使命。不能被情緒左右自己的行動。」從政好壓抑,「我們無權沮喪、無權絕望」。「你要記住你來議會係為乜。」

「不要和共產黨鬥落區」

於是只好多D來、密D手。她不但在議會內爬梳文件,更在議會外發起45條關注組。後來慢慢發展成公民黨,是她心血之一。她認為組黨是走向群眾重要一步。

但是公民黨總令人感覺藍血、離地? 去年區選成績不算理想,常被批評「總是太遲落區、地區工作不夠、無樁腳...」,她另有見解,「老實說我覺得那種樁腳,公民黨無得爭。有個老左和我說,你唔好同共產黨爭落區,人家資源多你千萬倍,你不可能贏。」

所以要倒過來,打核心理念牌,因那正是建制派的禁區。她說反高鐵事件給她很大希望,還有近來的學民思潮,香港的新一代。「這些人不是蛇齋餅糭收買到的,他們真視香港為家,是根」,是她要爭取的一群人。話說回來,「所以政府先要搞國民教育呀!」證明年青人的腦袋正是兵家必爭之地。洗腦的另一面,就是要令新一代都成為建制的票倉,「等你到時就算有直選,都會自願投民建聯」。

新政府 新任務

梁振英政府上場,分別大嗎?吳靄儀認為梁有任務在身,「他要示範政治壓倒一切,要讓你香港市民,看到真正的由誰人話事。現在中聯辦要顯示實力了」。

5司14局政府架構重組一役,連經歷過殖民前後幾屆政府的她也驚訝,「從未見過政府咁樣推野,就算是23條都無咁做過」。當年只得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死推,其實不影響政府運作;今次是冒險,令整個政府過去幾年為立法所做的努力,可能毀於一旦。「我和某高級公務員講,你地點做野架?點解好些法例去到開花結果的階段:一手樓、公司法,你會冒著最後可能過不到的險,都要推?」

對方的答案,說「公務員苦勸無效,這是政治決定」。

吳靄儀指,梁振英亦早有心向專業界別埋手,「他頭10年是打專業牌起家」,但那批專業人士,是那種開口埋口「依仗國家發展、北上尋找商機」的專業人士,「慢慢來取代較獨立、堅守核心價值的一批人」。

「民主派以為可以在議會解決,其實唔得」

真正退下來,她認為,未來的路向一定要組織群眾。「04至08年,民主派以為事情可以在議會內解決,但其實不」,「公民黨的問題,就是有時太過流於發言、有意見,但行動不夠」。一定要行動:反對國民教育,「政府就是睇死你不會罷課」。議會外組織民眾,點搞法,她沒仔細講,但在工作報告中,盡量挑了參與遊行時身水身汗的照片,略作啟示。會不會去參與直選?「不,太辛苦,我太老了」。

小結

這樣的議會,任誰也會累。訪問中吳靄儀說了一句,「蠟炬成灰」,燒到最後,好悲。但接下去隨即說,「所以要有新蠟」。Margaret這名字,在波斯語裡頭,解作光明之女。
 
 
*圖片來自吳靄儀最後一份立法會工作報告,第18-19頁。按圖應該是2012年七一遊行,吳靄儀在銅鑼灣街站,為遊行市民打氣。

 
 
 
 
*吳靄儀小檔案*
- 先後自港大和波士頓大學取得哲學學位
- 早年曾任職大學行政及美資銀行企業傳訊部門
- 80年代初,詹德隆提議她念法律,她報讀劍橋大學法學士。念到一半回港小休,開始在英文報章寫專欄發表政見。之後加入《明報》為副總編輯,並升為督印人
- 離開《明報》,88年成為執業大律師
- 95年成為立法會議員
- 03年成立45條關注組,06年成立公民黨
- 2012年宣佈不再出選立法會,正式退下議會工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