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要自治,抑或要「蝗蟲」?

廣告

廣告

到底,「蝗蟲」可以再飛多久?

近日主流傳媒開始反撲,說雙非問題,經「蝗蟲論」發酵,漸漸演變成「非理性、敵國家、仇內地、反融合、受境外反華勢力利用,甚至尋求港獨」的潛在力量。然後,再將反思自由行及反對自駕遊的聲音,連上「蝗蟲論」,一併標簽為非理性和危險。

從社會運動的角度說,這完全不值得高興(荒謬是有人正在宣稱勝利) 。有幾多香港人願意參加上述描繪的「運動」。本來,雙非問題乃人神共憤,自由行則極待檢討,而自駕遊更是蓄勢待發。現在,「蝗蟲論」一飛,立即給當權派拿下口實;而許許多多普通人也被「蝗蟲論」的歧視傾向嚇阻,不是進行反撲就是保持距離。

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從用「蝗」字形容大陸人一刻開始,常人都能預料,此舉定必引發今天的反感,因為在香港的都會文化中,一直存在強調多元和包容的傳統,那怕只是流於政治正確的強調。

當然,「蝗蟲」可以再飛一會。君不見「蝗蟲論者」每次談「蝗蟲」之時,都要不斷附加abc定義嗎?這種澄清不是倒過來說明「蝗蟲」一詞固有的混淆嗎?既然,諸君願意如此費力地澄清,「蝗蟲」是可以苟延一會的。

但請不要推卸責任,不要老是怨別人抹黑你,因為言語自有它棲身的語境。「蝗蟲」所引發的普遍反感(包括可以預料的法西斯聯想),不是靠幾位鍵盤健筆,就可以輕易抹掉的。

相關聯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