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訪問:大陸社運青年看九一一罷課

廣告

廣告

IMG_7478

(獨媒特約報導)近年有一個觀察:無論我們願意不願意,香港發生的事,是影響著整個中國的。對一些大陸人而言,香港人是同一個種族的人活在截然不同的社會制度裡,活在一個曾經『更進步』的社會體制裡,但最近他們發現這個體制正在退化。對他們來說,香港是個非常有參考價值的存在。相反,大部分香港人根本不關心大陸在發生什麼。我們好像缺乏了這種『七百萬人在做,十三億人在看』的自覺。

反國民教育事件引起了很多大陸人民的關注。筆者在中文大學的百萬大道,就遇上了一個來港參與九一一罷課的大陸社運青年阿榮(化名)。阿榮是一名學生,半年前開始積極參加社運,包括烏坎村事件。最近因社運和公民社會的參與,讓學校停了獎學金。我很有興趣想知道,阿榮為什麼要來,還有他來了以後,對香港的理解有什麼轉變。

問:為什麼要參與九一一罷課?

榮:兩個目的:想親身體驗一個這麼大型的群眾運動,還有對你們的抗爭策略很好奇。你們經過了兩個月的抗爭,現在梁振英在九月九號的記者會發出這種聲明,在這種巨變下你們要怎麼部署?你們要怎麼把這個運動持續下去呢?

問:你是怎麼知道反國民教育事件的?你感覺一般大陸人怎樣理解反國民教育事件?影響大不大?評價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

榮:我的微博關注了很多社會運動推動者,我是從微博上知道反國民教育的消息。你說大陸人怎麼裡解反國民教育......我身邊的人很多是知道這個事件的,因為他們上微博就能看到消息,但只有很少人關心, 主要是社會運動的參加者在關心。大部分人不理解香港人要反對國民教育。因為我們從小就面對這種教育,但我們好像沒有受到很大的影響。

問:那你認為你理解嗎?你怎麼理解?

榮:以前的我大概也不會理解。以前我以為社會是很美好的,近年多了參加公益服務(義工), 愈知道社會的黑暗,多了反思,才能理解。我怎麼理解嗎?我認為,這種課程(國民教育)的影響看起來好像沒有很大,因為其實我們都不會認真去學,也常常不去聽課。但我認為這種影響是一種潛移默化的影響。它從小就灌輸一種意識,課本教的東西是不可置疑的,無法推翻的。你很難會懷疑這種想法。到以後你有機會去接觸真正的歷史的時候,你才會發覺以前的觀念是錯的。 那種教育對我的破壞是根深蒂固的。因為它弱化了我的思維能力,很多東西我不會去懷疑。而且很多時課程只是教育的一部分。更多的時候他們是透過一種社會網絡來達到的,例如透過老師跟學生的交流,或者身邊的文化。

我認為國民教育的重點在於,它是否真實的對待歷史。我認為要有國民教育要教的不是愛不愛國之類的,而是怎樣成為一個好公民。

問:你覺得在關注香港的社會運動以後,你有什麼轉變?這些改變怎麼影響你在大陸進行社會運動?

榮:我想我對身邊的事情變得更敏感了。因為香港人對身邊的不公平的事情很敏感,並跑出來抗爭,但大陸人是不會的。至於怎麼影響到大陸......我想香港跟大陸的社會環境太不一樣,而我對香港的了解又不夠,我想很難直接把香港的那一套拿到大陸去用。我覺得是一種探索吧。我會學習香港的社會運動者怎樣跟政府去博弈。當然在現在的社會環境在大陸是不容許這種博弈的,但它對我們帶來很多的啟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