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勞工

踢爆中介不法行為 印傭人權問題惹關注

踢爆中介不法行為 印傭人權問題惹關注
廣告

廣告

論壇當日,不少民族打扮的印尼傭工出席論壇。

(獨媒特約報導)兒歌唱作歌手李紫昕(Purple姐姐)讓印傭睡廁所遭全城怒轟,網民紛紛聲討她刻薄。其實那位印傭姐姐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不幸」固然是被安排睡在度身訂造的馬桶睡房,「大幸」卻在於她是紫昕姐姐的傭人。若非該兒歌天后在港略有名氣、媒體為她做專訪,恐怕睡廁所事件仍然不見天日。事實上,中介公司和僱主一直剝削印傭薪金及福利,又沒收她們証件,以便控制。印尼移工工會(IMWU)及香港職工會聯盟(職工盟)最近舉辦論壇,發布印傭在港為人不知的處境。

IMWU及職工盟於六月二十四日(星期日)下午在理工大學舉辦名為「印尼家務移工為人所知和不知的處境」論壇,報告該兩個團體合作進行了一年,關於印尼家務移工在遷移過程和在港被中介公司出賣和強迫勞動實況的研究計劃結果。計劃以問卷形式成功調查930位印尼移工,以及小組及個別訪問進行研究。部分發報亦以印尼文進行,輔以廣東話翻譯,讓出席的印傭更易明白。

中介公司隻手遮天 印尼政府為最大幫兇

調查發現印尼移工面對很多剝削人權的問題都由中介公司而起。離開家鄉前,中介公司已僞造及非法扣留她們的文件,強逼簽署各項文件並以不同形式的培訓剝削印尼移工,例如要她們做低報酬工作、性虐待、限制她們對外通信及提供一些不正確資訊如東道國的社會文化及工作條件。到達東道國後,有超過八成的受訪者表示其工資被連續七個月扣起每月3千元或共2萬1千元,作為不明文規定的中介費。在香港,印傭的法定最低工資只有3740元。高昂的中介費用比印尼人力及移民局明文規定的1萬5千元高出六千元,足足是兩個月薪金。

而且,約四成受訪者表示未完成最少七個月的「扣薪期」便被終止合約,約六成受訪者指現時的工作內容與合約所定不符合。終止僱傭合約後,中介公司又以另一些方式壓榨印傭。例如約兩成受訪者表示完成合約後不獲發還身份證明文件,及其應得的補償如部分工資、機票費、年假薪酬及回鄉旅費津貼等都被中介公司扣起,相關勞工權益被嚴重剝削。 中介公司能肆無忌憚剝削印尼移工,印尼政府責無旁賃。印尼人力及移民部於2002年頒佈法例管理印尼移民工的分配,把移民工轉介程序交由私營中介公司全權負責,這些公司獲得政府絕對授權以在國外尋找職位空缺並與東道國的代理機構協調。印尼政府抱一副「我們的城市一切從簡」、採取放任的態度助紂為虐,中介人公司權力過盛又不受法例監控,印尼移工的福利人權慘遭剝奪。即使香港政府,同樣沒有盡力打壓這些無良中介公司,讓本港聘用家傭的居民隨時間接變成無良僱主。

但無良僱主是「有心」或抑或「逼不得已」?Purple姐姐要傭人睡厠所在社交網站廣為流傳後,熱門討論區「親子王國」亦展開「應如何對待工人????????」的激烈討論。有的說只要有獨立空間,其實厠所不太差,有的指香港居住環境擠逼,不是每個僱主都能提供工人房。又有網民把論討焦點變為這例子不是最慘,香港僱主都好慘、外傭有很多工會政黨幫忙、道聽途說或個人經歷外傭的不是(虐兒虐老、偷竊等)。部分討論節錄如下(討論見此):

「以前的工人姐姐同我講, 葵芳的公屋做, 屋內有6大2小, 晚上她要所有人睡了才可以沖涼 同睡覺(在廁所門口)」

「唔洗咁擔心,有勵行會、李卓人、長毛加攻民(編:公民黨)同自己個勞工拹(編:應作「協」)會強大後盾幫手,不如擔心又一名幼兒被虐好過」

「我接受唔到工人同家庭任何成員同房訓」

「政府用一套外傭政策就將社會責任推卸,你估好多人想請外傭呀?如果有完善安老同托兒服務,好多家庭唔駛再受外傭氣,更加唔會成日發生虐兒虐老事件,更加唔會有機會俾咁多僱主做刻薄僱主。」

「所以咪叫個D掛住清高兩個字嘅人,唔好站係道德高位上大言去審判,仲以偏概全,苦了班外傭顧(編:應作「僱」)主」

這邊廂工會及外傭團體申訴無良僱主,那邊廂有僱主出來「吐苦水」。事實上,香港外傭數目接近29萬,社會實在不能再漠視這群體。平日有份聲討無良僱主的香港打工一族,亦應潔身自愛,不要加入剝削工人的行列。

編輯:方鈺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