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轉貼】劉嘉美:正義的囚徒

廣告

廣告

原載:當今大馬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192066
2012年3月14日
正義的囚徒1
三月初至,泰國曼谷的陽光織熱至極,我有點焦躁,腦裏在盤旋著待會的十二分鐘該說些什麼。

我正在前往曼谷監獄的路上,同行有幾位來自各地工運界的朋友,我們準備在離開泰國前探訪早前因“大不敬罪”而被捕的宋育(Somyot),他被捕至今已快一年了,這位經歷豐富的工運前輩,年少時加入過泰共,被捕前為民主勞工聯盟的主席,是泰國最進步的勞工團體之一。

對宋育所知不多,對他的認識是自去年四月份被捕後,不同的非政府組織聲援、要求釋放他所始。聽說他愛喝酒、喜歡說笑,是個豪爽親切的人,這次被捕全因他在主編的刊物中刊登了兩篇涉嫌有“對皇室不敬”成份的文章,在此之前,宋育說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一天。

冒犯君主罪可判監15年

在泰國,奉行的是形式上的君主立憲制,真正掌握最大權力的不是民選總理,而是舊有的保守政治勢力,那是由高層軍人將領、警隊頭目、行政官僚所結合的保皇派,他們利用刑法112條,以君王之名輯拿異己,但凡干犯“冒犯君主罪”,即有可能承擔刑責判監15年。

此法條例定義含糊,觸犯與否全按法庭的喜惡作裁決,因此,它成為了最厲害的打壓異己的工具,只要持有不同或反對意見,即可被貼上對“對君主立憲制度不忠”的標籤。
正義的囚徒2

面子書按“贊”也會中招

“我只是個平常人,不是政治人物,又不是反對份子,這與我並無關係的。”或許,對於絕大部份人來說,大家都不會覺得自己有一天會因政治犯罪而坐牢。但,112條的可怕之處正正在於它的無孔不入,發了一條手機短訊、給朋友發封郵件、在面書上贊好,這都成為了有機會觸犯法例的動作。

泰國資訊科技部長已曾在報紙公開警告國民,如果線民曾對羞辱皇室,更準確應說是反對舊有勢力的文章贊好,必需要儘快取消贊好(unlike),否則也有機會被視為觸犯112條。

宋育兒子等人絕食抗議

隔著那道厚厚的玻璃窗和鐵絲網,宋育用話筒和我們聊起天來,監獄限定每天只有十二分鐘的外間探訪時間,他的家人和支持者都會每天如時來到。後來,我們在其他當地朋友口中知道,站在宋育旁邊的三位囚犯都是同樣因為112條而被捕的,當中包括了紅衫軍活躍份子兼著名作家蘇拉差(Surachai)。

正義的囚徒3
為了聲援被捕的父親,宋育的兒子泰(Tai)決意在法庭外以絕食表示抗議,要求法庭立即釋宋育。當泰向父親表示絕食的意向,宋育惦念著的是其他的被捕人士,他叮囑孩子:“請不要為我一個人而絕食,如果你堅持要這樣做,請為了所有的政治犯而鬥爭”。兒子有著和父親同樣的固執:“你是我的父親,這是我該作的,這是我的道德責任。”作為一個父親,宋育是咎歉的,而泰堅持下來,靜靜的展開一周的絕食,他訴求清晰有力:“馬上釋放宋育”,很快地,他的行動打動了更多的支持者前來加入聲援行列。

監獄探訪過後,我們來到法庭前,行人路上有一名二十八歲的年青人特瓦力(Tewarit Maneechai)正進行絕食,特瓦力在大學期間一直積極參與學生運動,他和其他學生、社會人士、僧侶們正輪流的進行絕食抗議,他說:“我參與絕食是因為這是關於公義的問題,刑法112條不單只是讓那些在獄中的政治犯受害,這是與所有人都相關的議題。我在這裏爭取的是所有人、也包括我自己的公義,而真正的民主是應該建立在這公義之上。”

需要修改刑法112條

在政治犯當中,宋育和蘇拉差因多年的積極參與而為人所熟悉,可是,在監獄中有更多的政治犯是無名的,他們同樣是對抗這不義制度的改革鬥士,為了追求更進步的社會而默默耕耘,可是,也因此付上了嚴苛而不合理的代價卻不無人知。現時,因112條而被捕判刑的人數,並沒有官方的正式統計,公眾更無從得悉他們的個人資料和獄中情況,只知道這些人不是少數,並且有一直上升的趨勢。

可是,也正正被惡法打壓的人越多、它越收緊了公共的輿論空間,也越能激發起公眾,包括國際社會對它的注意和反省。就如宋育他所言,這不單是要求釋放宋育的一戰,它超越了要求釋放某人的訴求,而是更進一步地展開一場修改刑法112條的一仗。

如想瞭解更多關於修法運動的進展:http://www.prachatai.com/english/category/new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