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這不只是環保問題!

廣告

廣告

上週五(六月十七日)機場管理局行政總裁許漢忠在各大報章洋洋一千四百字,苦口婆心一再重申機場擴建工程很環保,並聲稱「如果決定興建第三條跑道,機管局會在目前就環境影響所作出的初步評估基礎上進行法定環評,並繼續與持份者,尤其是環保團體緊密合作,以公開、透明、專業及負責任的態度做好環評工作。」

上年高鐵撥款一役,反對者提出多項質疑,包括造價不合比例地極高、需求不足將來長期虧損、技術不靈、走線錯誤、票價無理、高鐵供解放軍動員等,而非只有遷拆菜園村,不只是保育問題、不只是另類生活問題;港珠澳大橋環評不及格,是涉及政府對待基建的審核機制不完善,公民黨無可奈何下啟動法律程序叫停,亦不只是環保問題。

本來,「統一戰線」是中國共產黨三大法寶之一,其精髓是「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誠然,技巧本身是中性的,就如炸藥一樣,可以開山,可以殺人,機管局許總裁深諳「統一戰線」策略,「以正合,以奇勝」,高調回應環保問題,高調承諾做好環評,高調答應與環保團體繼續合作,然後對於極大量的技術問題充耳不聞苟且含糊,實在令人惋惜。

周邊地區經濟發展,未必與香港機場需求成正比。機管局口口聲聲容量將滿,是否已經充份考慮及評估航空業轉型的可能?中小城市人口財富都增加,飛機乘客足以支持點對點航線,深圳同胞可以直飛吉隆坡,現在每日有兩班航機了,每周更有三班機直飛悉尼!香港機場宏偉巍峨,就可以吸納乘客不在自己城市上飛機,而要舟車勞頓到赤鱲角?還有貨運方面,香港無工業,珠三角貨物一定要經香港嗎?貨運會否出現客運般,由「樞紐對樞紐」模式轉為「點對點」模式,機管局有否詳細評估,倘若泛珠三角的貨物量足以支持在廣州起機,為何要再用貨車運來香港?

機管局更從未回應空域問題,現在中港空域管制,就算機場有三條跑道都完全無助提高班次。香港機場起飛的飛機,高度要爬升至一萬五千七百呎以上,才可進入大陸領空,飛機無奈要繞路,先繞飛東南,慢慢盤旋爬升,再朝向北;這亦使香港機場只有兩個進入航點,抵港飛機只有兩個「入口」,及相應的四條「隊」,由於空域限制,飛機只能在東南、西南和西面繞圈,多了跑道亦不會多了地方排隊緩衝。情況如同火車站,兩條路軌連接十個月台,再多月台路軌不變,「前面列車尚未開出」,一樣進出不得。

機管局更對將來新跑道的航道潛在危險隻字不提。香港最高峰大帽山高三千二百七十七呎,飛機離地最少一千呎才算安全,故此倘若飛機要飛越大帽山,至少要在四千二百七十七呎。讀者一看,都赫然知道航道理應對大帽山避之則吉,但竟然新跑道的航道與大帽山成一直線,實在令人目瞪口呆(坊間云「O晒嘴」)。這更影響飛機著地前「抽頭」的緊急情況(上星期才發生了一宗),飛機從西南著陸第三跑道,倘若需要緊急重新爬升(例如為了避開氣流等),其爬升航道將會直線飛向大帽山,如果轉右,又會與其他航道重疊,唯有轉左先避開大帽山,低空經屯門右轉往大埔再右轉飛到東龍洲重新排隊。要解決這荒謬的技術問題,其實將新跑道西移,或縮減北跑道與新跑道的距離已經可以,但機管局就是不肯回答,是連「要起,都起好一點吧」的「建制內」問題都視若無睹。

機場新跑道諮詢,官員及裙帶關係者重施故技,只將反對者的論述簡化為純粹的海豚保育,而淡化其他討論重點,而且當年玫瑰園計劃包括赤臘角機場的十二項大型基建,只用了6年時間建成,現在距離2019至23年,即機管局預計的機場飽和量還有八至十二年,但有很多論者卻只強調要快,更實在是匪夷所思。最令人憂慮的是,機管局是豎起「海豚VS經濟」的稻草人,掩蓋大量技術問題,將千三億工程計劃含混過關,到時千三億就用了,機場容量卻不見提升,飛機起落需求又不是機管局聲稱的多,正正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孫子云「上兵伐謀」、「勝兵先勝而後求戰」的又一反面教材。

機場發展關注網絡更多資訊
https://www.facebook.com/No3rdRunway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