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論盡媒體

獨立、公義、良知、多元。 網誌

那一年,澳門人怎樣回應中國民主運動

廣告

廣告

五月的陽光.澳門 from iam chong Ip on Vimeo.

鹹蝦仔

一九八九年,對中國人來說,是個驚天動地的一年。這一年的春夏之交,形象開明、思想活躍,卻因「反自由化不力」而在宮庭政變中被罷黜的胡耀邦,在四月十五日鬱鬱而終。消息傳來,北京的大學生都為胡耀邦正當盛年早逝感到不值。他們認為「該死的不死,不該死的卻死了」,於是開始以各種各樣的方法自發悼念胡耀邦,要為他討回公道。

而這一年,亦是中國經濟改革已進行十個年頭,但在鄧小平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的呼籲下,有權的官員和他們的家屬子女,果然紛紛先富起來,經濟改革開放所得到的成果全給這些蛀蟲吞掉了。於是,在悼念胡耀邦的同時,學生乘機表達對社會的不公平的不滿,提出「反貪腐」、「反官倒」(何謂官倒,可參閱區錦新facebook專頁的一篇文章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27248823963026),而這個訴求迅速獲得民眾的認同和支持。於是,一場八九民運便轟轟烈烈地開始。

在澳門,首先站出來回應的是一群來自東亞大學(澳門大學的前身)的學生,他們自發地組成了「東大學生關注北京學運小組」。五月四日,五四運動七十周年的當天,小組除在校內主辦剪報的圖片展覽和簽名運動之外,下午殺出校園,進行環市遊行,聲援北京學運。七十多人參加,遊行至中國新華社澳門分社(現時新馬路中國銀行側)遞交請願信。

五月十七日,小組再次上街遊行,遊行結束後就在中國新華社澳門分社門前開始馬拉松式的靜坐,直至學運遭鎮壓後還在此地設靈弔唁了好幾天。

五月中旬,隨着中國的局勢惡化,學生開始進行絕食,作為教師團體的澳門中華教育會亦公開表達支持北京學生的愛國民主運動,向北京致公開信,開始籌款和收集簽名表達意見。

五月二十日,由「聲援中國學運聯委會」發起的「救命救國救中華」大遊行,近兩萬市民在九號風球狂風暴雨下參加了遊行。這裡要帶出一筆,這個「聲援中國學運聯委會」是從哪裏來的。

上世紀八十年代,伴隨着澳門的經濟發展,澳門開始有一些相對較中產的知識階層的出現。私立的東亞大學出現,標誌着澳門開始有現代高等教育。內地高考亦向澳門學生打開大門,讓澳門學生可進入內地接受高等教育,加上原來已有的到香港、台灣以至海外升讀大學的年青人,讓澳門出現了新一代的知識份子。在這一群人中,除了部份是新移民外,大都是本地土生土長的澳門人,對澳門有一份強烈的歸屬感,更希望推動澳門的開放進步,建立公平、公義的社會。這群年青人不定時聚會,以民主沙龍形式,交流各自獲得的社會訊息,討論社會時事。這個民主沙龍,幾乎每月聚會,持續了相當長的時間。踏入一九八九年,胡耀邦逝世,北京學運爆發。這群多年來「坐而論道」的人感到再也坐不住了,感到澳門也應該要有一些社會行動來聲援北京學生。

藉五四運動七十周年之際,這群年青人借用望廈牧民中心發起了首次的「五四反思夜」,望牧內坐滿和站滿了(部份人還一度站在門外進不了場)為中國的前途憂心忡忡的有心人,整個晚上,人們熾熱地討論着場由學生帶領的民主運動,彷彿看到中國光明的未來,也討論着應如何支援這場偉大的民主運動。

不論參與五四反思夜的朋友們如何慷慨激昂,但北京的情況愈來愈惡劣,學生自五月十三日發表了絕食宣言開始進行絕食,眼看絕食已進入第五第六天,年輕的生命已危在旦夕,這群人連夜組成了「澳門聲援中國學運聯委會」,打出「救命、救國、救中華」的口號,發起了「五二零遊行」。前一天(5月19日),人們才看到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凌晨時分親到天安門廣場向學生表示「來晚了」,請求學生原諒,並苦口婆心地勸說學生停止絕食。學生有感趙的誠意而宣佈停止絕食,無奈不足二十個小時,中共召開黨政軍大會,李鵬等在這個「五一九大會」上發表了殺氣騰騰的講話,宣佈北京進行戒嚴,並立即調動軍隊入城以「恢復」北京的秩序。情勢之緊急令人喘不過氣。北京市民大怒,紛紛湧上街頭阻止軍隊入城。澳門人則在九號風球高懸、風狂雨暴底下,近兩萬澳門市民踏上聲援中國民主運動之路。

及後隨着局勢的不斷惡化,「澳門聲援中國學運聯委會」還分別於五月二十二日、五月二十八日舉行了有數萬人參加的遊行,也參加了由中華教育會、工聯、街總等親北京系統社團發起的五月二十三日的十萬人大遊行,全力聲援中國的民主運動。這段期間,澳門不少社團都同仇敵慨,在報章上大版大版的刊登聲明和啟事,苦口婆心希望中國政府從善如流,妥善回應這場愛國民主運動。

六四槍響,震碎人們的幻想,一場澳門歷史上規模最大的遊行在大三巴集合舉行,根據當時報章的報導,十多萬人(華僑報報導十七萬,澳門日報報導二十萬人)參加了遊行,抗議血腥鎮壓、憤怒聲討北京當權者的暴行。這是空前,相信也是絕後。

六四過後,血仍在燒。只是,在鄧小平六九講話之後,曾一度熱血奔騰的人開始調整立場,各「愛國」團體開始低調轉軚。「東亞小組」於當年八月在負責人遭暴力襲擊後宣佈解散,只有由「聲援中國學運聯委會」在六四血案後改組成立的「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仍堅持秉承「回應中國民主運動,推動澳門民主發展」的宗旨繼續奮戰。

八九民運在中國是撒下了民主運動的種子,而對澳門也如是。澳門的民主派是藉此而凝聚,澳門民主運動亦自此而正式啟動。 

文章來自《訊報》,2011.6.3「論盡澳門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