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關於七一堵路的一些思考

廣告

廣告

這兩天都在網上熱烈討論七一遊行,頭腦繃緊得很。一方面為著那些上街的朋友著緊,另一方面又希望中和一下一面倒反示威的言論。氣上心頭的時候,可能這些話都聽不入耳,但我希望作一個較完整的記錄,供有心人以後參考。

中大左翼學會的七一聲明,是值得細讀的。當中論及香港社會上存在的問題,包括貧富懸殊、地產霸權、低下階層的苦況、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議會政治的欺騙性等,這些都是有心有力的分析。雖然我認為筆者既說「各方面都受資本影響的代議式選舉是不能真正解決種種社會問題」,卻又贊同以普選為終極目的的「五區公投」是有矛盾的,不過,這比說「為什麼不問自己為何不是另一個李嘉誠」、「香港沒有地產霸權」的高官,明顯對香港勞苦大眾有更深切的了解和真誠。他們看到政府一直漠視的狀況,也提出一般傳媒不願意說的事實,這樣的心機是應該被肯定的。

在所有報導七一遊行的新聞中,最給我深刻印象的,是在示威者在干諾道中堵路其間,記者訪問了一些被堵住了的的士司機。司機對示威者的為民請命之說嗤之以鼻,說「為人民?我也是人民。你地可以食飽飯坐係到,但我都要食飯,要開工。」我看到網絡上的討論,大都認為市民有遊行的權利,但認為堵路這等示威手法,對廣大市民造成不必要的不便,是很自私的行為。

當然堵路的示威者不會認同這只是「示威手法」,更不會認同這是「自私行為」,但為何理應被代表的廣大群眾,都會認同警察清場,反而指責示威者自私,更完全不覺得這樣的示威是代表他們呢?

這反映了大家可能不願意接受的事實,這樣個人主義式的抗爭(示威者不一定是抱著個人主義的心態,但以這樣脫離群眾和工人的堵路方式來與資本主義抗爭,確實很重英雄式的個人主義味道)是沒有代表性的,即使背後的理念是多麼的正確,勞苦大眾根本找不到為幾百人在干諾道中堵路和為低下階層發聲的關係,甚至會指這些人是與民為敵。這當然是以偏蓋全,但這樣的指控,卻代表了大多數人的心聲,而警察在事件上所表現的「克制」,更贏得不少掌聲。這樣辛苦一場,反而為做秀的議員制造宣傳機會,而左翼的綱領和主張,就完全不知所蹤!

參加過這些街頭抗爭、直接面對國家暴力的朋友,很自然會熱血沸騰,要計劃下一步更「激烈的行動」。但這些「行動」,往往令我們更脫離群眾,那位的士司機的提問,更應成為行動反思的重要問題。這樣的「直接行動」,是完全沒有群眾基礎的英雄主義,將抗爭的目的變成與警察對峙,而抗爭理應的目的只淪為口號式的叫喊。國家暴力是不容忽視的,總是把自己放在最當眼最危險的地方,給警察藉口向你動武,是絕不理智,也於尋求資本主義以外的出路無益。

再這樣下去,只會加劇示威者與群眾之間的割裂,令工人運動更加舉步為艱。「行動」不一定是要在鎂光燈下,或是搶一兩天的頭條報導。就如Ozaki Takami所言,抗爭沒有捷徑,「左傾行動者們其中一個應該思考的問題,就是認識工人階級客觀的(即使是還沒有系統地展現出來的)強大社會力量,和組織動員這種力量對根本改變社會階級力量對比的必要性。」

任重而道遠,各位同志實在要好好保重,也要沉得住氣,想清楚行動的方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