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頂!為甚麼需要訓導主任?

廣告

廣告

http://wp.me/pv5M9-fI
文章完整版,請接上面回應

說真,其實這個問題,我從來都沒有深思過。一直以來,筆者以僅有的知識,都是以自由主義的角度來批判學校系統的獨裁性。但是至於學校為何要保持這種獨裁性,本地的博客,知識分子都彷彿是噤若寒蟬,完全沒有這方面的論述,使得「訓導制度為何存在?」這個論題完全是空白,可能不少人會笑筆者明知故問,但是人文學科最大的精神就是以童真的心情明知故問。故此,我卑微地期望本地的學者,有時間可以碰一下這個問題。

訓導制度為何需要?筆者認為有兩種進路可能提供到解答的方向。第一種是犬儒主義、集體主義與自由主義的角力,第二種是資本主義對人類的宰制。

紀律是重要的,相信沒有人會反對。社會契約論解釋政府形成的原因(而政府其中一個構成元素是紀律),人類為了自身的安全,故放棄一些權力讓渡給政府,然後由政府來保護自身。故此,所有人的自由並不是絕對的,而是有一定限制。

相信以上的立論,絕大部分人都會認同。但是,正如哲學家勞思光在《歷史之懲罰》中所言,人類在歷史發展中產生了幻想,繼而執拗迷信之,然後帶來了歷史的苦難,此為歷史之懲罰。我們用勞思光的法則來批判訓導制度,就可以窺見訓導制度的存在必要。

勞思光點出(雖然他無詳談),古代人類其中一個迷信,就是貴賤之幻想。人類之古代的歷史階段,幻想人類的血統有貴賤之分(這個意義是虛無的),是故人類的階級亦應該依血統的貴賤而分高下,結果造就了不同的獨裁制度,此和人類的迷信不無關係。最後,人類推翻了這個貴賤之迷信,然而,這些迷信所遺留的各種規條(都是為了鞏固貴族制度),並未因為貴族制度的退場而消失。反而,這些規條被新興的統治階級所承繼,故此得而保存下來。

筆者得承認,校規是必須的,青少年是需要淬鍊其紀律的。但是,現代學校的訓導制度最大的問題,除了侵害學生的人身自由之外,亦只是強迫要求學生遵守校規,沒有和學生討論法治的可貴。髮禁和服禁,限制了學生的身體自主權,正是貴族制度退場後而被繼承的殘留物。並不是說現代髮禁和服禁的樣式是貴族時代流行的,而是說學校的髮禁和服禁正正是代表一種高尚的意味,其他主流文化不承認的髮型樣式(如染髮)則是低賤,這種貴賤之分正正是貴族主義陰魂不散的原因,將人類無理限制在一個生活方式,正是筆者所反對的。

訓導制度存在的原因,除了是一些正路的答案——訓練學生紀律之外,亦是集體主義和自由主義的角力場所。要將學生訓練成缺乏批判思考的愚民,需要將學生的多元性盡量泯滅,所以在外表盡量讓學生一致,早日讓這群愚民做犬儒主義的信徒,認命做社會的小齒輪,做權貴的奴隸。這就是某些社會賢達最渴望的目標,當然,社會賢達打死也不會承認這個「不能說的秘密」,所以,他們主張收緊學生的自由和權利,都是高舉「同學的品德」、「同學的未來」、「同學的發展」……等大義凜然的理由。最近的校園驗毒計劃就是好例子。自由主義則是著重解放學生的思想,不再無理束縛學生的行為,故此,沒有一個自由主義者是贊同這種「填鴨式訓導」的。

犬儒主義則是訓導規條存在的原因之一。嶺南大學教授許寶強曾經多次撰文批評香港教育是一個玩假的制度,不論是老師還是教育官員,都是「假戲假做」,他們不著緊教育目標是否落實,他們只是緊張會不會被人指控「不落力教書」、「不落力改革教育制度」。故此,教育官員煞介有事推行不同的政策,教師就玩進修、玩計劃、玩評核、玩加班,為的就是證明他克己盡責,以免飯碗不保。當中的教育目標,自然是空中樓閣。是故為何訓導制度「五十年不變」,是因為教育官員和教師玩假,一些違反自由的規條自然得以殘留。

以上的角度僅是解釋訓導制度殘留的蓋然,但是,如果無一個龐大的力量,那樣訓導制度也無從立足。而使得反智的訓導制度得以殘存,資本主義的力量功不可沒。並不是說全球的訓導制度都像香港這樣反智,如果一些自由主義發展穩固的國家,學生的自由和人權的確受到尊重,但是一些自由主義發展時間較短的國家,訓導制度通常是比較封閉的。我認為這和資本主義有莫大關係。

學者恩茲伯格曾言:「古代暴政以愚民為主,當代暴政以培養識字率為第一要務。」意思是教育制度培養識字但缺乏批判思考的人,讓他們心甘情願地用自己的收入去無謂地消費,以解決資本主義的生產過剩的危機。識字,但沒有獨立思考的人,自然容易被這個消費社會的廣告所迷惑,以致他們拚命地賺錢、拚命地消費,鞏固了資本主義的宰制。

用這個思路來分析訓導制度,也許可以說訓導制度是鞏固資本主義的元兇之一。某些校規,例如欠交功課要留堂扣操行分,守時(遲時時間多少就會扣操行分)、走堂(記缺點),甚至為了校譽來嚴懲學生,而且沒有將功補過的機制。由此來看,訓導制度下的學校和工廠沒有分別,工廠將工人視之為零件,用完即棄,故此為了盡量榨取工人的生產力,守時、反怠工、多產量,是對工人的要求,而訓導正不知不覺間將學生工人化、零件化,學校沒有將功補過的機制,就像工廠不給予機會予有過失的工人一樣。

現在的香港,工時越來越長,人工卻沒有調高,而僱主亦要完全榨取員工的精力,是故訓導制度訓練學生的奴性,使得學生對日後的職工環境習慣,亦失去反抗的動力。為甚麼資本主義需要訓導制度,可以從此看到端倪。

總結而言,訓導制度是一種無形的填鴨式教育,用各種手段讓學生變得一致、零件化,從而讓他們習慣一個盲目守規則的社會,讓社會的穩定得以延續,一成不變。而學生在中學時代的訓導制度影響下,即使是大學也未能使其有「反抗的語言(理由)」,結果最後仍被迫因循這個社會的遊戲規則。我們得認真反思這個問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