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頂理

關心社會,其實可以很簡單 網誌

生活

再見,馬屎埔村再見

再見,馬屎埔村再見
廣告

廣告

文:鄭子聰

今天到了粉嶺馬屎埔村,希望你能夠繼續生存,不遷不拆,也是我所願所想。經過路邊小徑,一大片綠葉呈現眼前,還有準備接載乘客的單車,負起接載村民的使命。

農夫們的默默耕耘,從這些綠田園,已能感受到。屋外的鐵皮信箱,手寫的住址,代表反璞歸真的通訊模式,我們何時可放下手機片刻,見微知著看世界?村民毫不顧忌地曬衣服,穿上吸收過陽光的衣服,應該會很溫暖吧。

路德會的社區發展計劃在這裡設立社區農莊,讓一家大小也能在星期天,親親大自然,學習耕種,增進家庭關係,能吃到自己一手種大,好不容易才能長大的新鮮蔬菜,相信他也會跟他們一起長大。

進入馬寶寶生活墟,吃過社區生產的豆腐花,配合售賣者的親切感謝,人情味比豆腐花的味道更美。還有,這裡有廚餘回收,也邀請人們將垃圾分類,放在門外,反正未來也要用者自付,在這裡練習一下,也是好的。

看見支持村民的藝術工作者,製作不同會馬屎埔特色的藝術品,就是為了讓我們關注,這裡即將沉沒,希望我們能作為公民,用行動令這裡保留。屋外的壁畫,將村民平日的生活及工作立體化,好讓我們了解他們的努力。

看見他們畫上的昔日情味村民情,珍寶珠、益力多、可口可樂和芬達,想起我在大學時,與同學一起完成的懷舊情懷習作,就是這些回憶,讓我跟這裡帶點聯繫。

每當我看見私家重地,閒人免進的提示牌,心便會有點酸,因為這些牌子代表,此地已被收回,換句話說,不久的將來,這處將會消失。夢想的噴畫塗在地上,有點褪色,好像要告訴我們,村民的簡約夢想,將會被抹掉。

鐵絲網也開始支持不住,生鏽的下一步,或會斷裂,意味著辛苦經營的安樂窩,快保護不了。大部分村民亦遷出,窗戶破爛沒人理會,屋內變為廢墟,村落將會黃昏老去,土地被收回的事實,將會逐漸呈現。

雖然老伯伯力有不逮,但他仍努力地驅車,慢慢向上爬,盡力過著他喜愛的生活。貓兒看見我們經過,竟然主動走近,凝望著我們的相機,施展渾身解數,吸引我們的注意,這讓我感到有點淒情,清拆之後,牠們何去何從?

經過梧桐河,有人在練跑、有人在涼亭甜睡、還有一對情侶,拖著雙手,在河旁漫步,我想,這才是浪漫的生活。圍村只剩下一塊牌匾,背後已發展成一堆堆現代化的村屋,這圍村形式上存在。但實情卻是名存實亡。

路經一間舊屋,窗外寫上守望相助,賊請回去,我們好像忘記了,鄰舍的感情也能建立的。荒廢空地上擺放著一張簇新的餐檯,這種被荒廢與新家具的強烈對比,再次體現,這裡消失的日子近了。

政府強勢發展,對村民冷淡,無助感越來越濃厚,讓我感到他們開始束手無策,若你還想多見它一面,快來看看,探望一下這即將逝去的小村落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