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社運電影節籌委會:抗議匯豐銀行連續兩天粗暴打壓放映

廣告

廣告

抗議公共空間私有化
抗議警商勾結打壓言論自由
抗議主流傳媒製作「事實」 扭曲言論自由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2012年10月7日就被匯豐銀行襲擊事件聲明

就2012年10月6日及7日,在中環匯豐銀行總行外,我們只是在公共空間進行公眾活動,放映電影及進行討論,卻受到匯豐高層指使保安進行襲擊,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籌委會要在此進行嚴正的聲明及抗議。

對於這兩天受到不斷升級的暴力對待,對於匯豐銀行可以將公共空間私有化到如斯地步,可以擁有治外法權,任意施行暴力。在10月6日,他們所宣稱的「公共空間私人管理」範圍,是大約到花糟外他們就不管。保安主管今天卻聲稱這是「私人地方」,而且「私人地方」的範圍比昨天宣稱的大了一倍有多﹣﹣竟聲稱直至馬路邊3-4呎都是他們匯豐私人地! 10月7日,匯豐高層命令六十至七十名保安去包圍為數約十名只不過坐在花糟邊的人士,保安人員被要求排成前後兩排人鏈,竟欲以排山倒海之勢,兩排一邊呼喝一邊向前衝,為的就是要把約十名沒有任何進行反抗行為的人士擠出他們所謂的私人界線以外!所有的危險與混亂場面,全是由保安高層的決定所造成。這種無必要的暴力明顯就是為了製造事端,令場面變得混亂,以製造畫面符合他們心目中所謂「佔領中環人士企圖回到匯豐樓下」的故事。(詳細過程請看聲明後附件)

更可恥的是,高層的命令,固然就是全不顧及保安工友的安全,而且有強烈種族歧視的成份。我們見到被安排在前排的,大多是尼泊爾保安和中老年的保安!在有保安人員聲稱受傷倒地後,如果不是籌委看不過眼責問匯豐,叫他們派人來照顧,根本就沒有人理會這個工友,由得他在最開揚的地點被傳媒拍攝!這種對待勞工的態度,令人髮指!

這兩天,連續受到匯豐保安的襲擊,電影節的觀眾、籌委、器材,全部損傷,警察一旁觀賞我們受到無理攻擊,沒有理會。當雙方有人受傷,警方就選擇性帶走一名站在人群邊緣的觀眾,指他「襲擊」在最前線的保安,另一方面卻明看到我們所有人被襲擊而不聞不問。這不是金權政治的赤裸裸的現實是什麼!?

事件結果,一名保安聲稱受傷,一名電影節籌委被推至背後右邊第十節肋骨崩裂,一名電影節義工撞傷腿部,全部送院。

主流傳媒,第一天接獲單張明知我們是第十屆社運電影節,卻硬派我們是「佔領中環」。第二天更沒有一間本地的主流傳媒企圖進行任何採訪,只是把鏡頭拍攝回去就一面倒講述口徑一致的匯豐銀行版本!在本地各大傳媒口中,兩天的社運電影節節目,竟變成了「佔領中環人士企圖回到匯豐總行通道」,甚至演變成「佔領中環舉辦社運電影節」!在兩天內,所有的主台發言都是由社運電影節籌委及義工所發出,沒有任何發言指稱過這是佔領中環的活動。我們完全不理解這種硬派身份的現象,背後到底是運作著怎樣的邏輯。社運電影節已舉辦了十年,何以忽然去年才成立的佔領中環人士竟變成了主辦單位?是否以後任何人去到匯豐銀行總部樓下,只要不只是坐在那裡,他就會被描述為「佔領中環人士」然後予以暴力驅趕?

對於這兩天官、媒、商的通力合作,我們看得咋舌。事實上,今屆不少電影節的籌委平時都有參與基層和社區的工作,也在不少情況下,見過小市民在生活遭打壓之下還要受官媒的抹黑的情況,這次親身領受,只會更令我們深信:必須要讓不同的弱勢者連結起來,對抗社會上這種結構性的不公義;同時,要努力建設民間的各種獨立傳播渠道(包括公共空間的使用),社會,才有出路!

在此,我們深切感謝現場與我們一起共同打造公共空間的所有電影節觀眾及義工。

同時對這個金權政治,把基層人民放在前線迫使大家互相衝突的卑污手段,表示非常的憤怒。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籌委會
2012年10月7日
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每年10﹣11月放映,今年仍有十多場放映,在不同的地點進行,想了解我們,請去:http://smff2012.wordpress.com

附件一:2012年10月7日事發經過
2012年10月6日,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的籌委及觀眾,遭受到匯豐銀行無理的粗暴對待,以致放映器材的損毀,以及有觀眾被推跌受傷。10月7日,由於不能接受匯豐銀行將公共空間私有化,籌委一致決定,一早定好在中環匯豐銀行的放映會將如常進行。

本來,由於器材已不堪再受撞擊,我們已打算將器材放置在10月6日匯豐銀行人員所指示的「私人管理範圍」外的花糟之外,豈知,商企在香港的金權實在非我們可以想像!

事件發生經過時間表:

17:30: 七名籌委帶同器材到場,什麼都沒有做,保安人員已開始用膠帶和雪糕筒把我們包圍,並趕走附近的外傭姐姐,沒有人願意回應我們的問題。現場有早到等候我們,知道匯豐銀行可能對我們不利,希望協助我們的電影節觀眾約4名。

17:38:保安主管過來聲稱了一個「私人地方範圍」,並言明「知道是做放映,但不允許舉辦這個活動」。。在10月6日,他們所宣稱的「公共空間私人管理」範圍,是大約到花糟外他們就不管。由於資源有限, 器材不堪再受破壞, 我們開始時已把器材放在花糟之外,但保安主管今天卻聲稱這是「私人地方」,而且「私人地方」的範圍比昨天宣稱的大了一倍有多﹣﹣竟聲稱直至馬路邊3-4呎都是他們匯豐私人地! 同時,他們已指令保安人員在地上把範圍貼上膠紙界線,令我們馬上離開。他宣稱不同意我們在這裡播電影,要求我們馬上離開,被問及為何地方性質兩天的形容和範圍都不同時,他要不就不理會我們,要不就重覆這裡是「私人地方」。

約18:00 :籌委顧及電影節實是資源短缺,故器材與技術人員已移至匯豐聲稱的界線外行人路上, 但早到的觀眾及部份籌委,仍留在匯豐準備與驅趕的範圍內與保安人員理論(當然想不到根本沒有什麼理論的機會)。

約18:28:見到警方增援,警民關係科的人出現,站在馬路邊,沒有嘗試進行任何溝通協調。

約18:50:有匯豐的白人主管走過來聲稱19:15不離開就清場, 現場保安人手加大。

約19:00 :約十名尼泊爾裔保安被派到仍留在範圍內的大概十名人士的身邊準備清場。

19:13 :白人主管走過來聲稱2分鐘內離開。不一會有一男一女的籌委分別被保安拖行出膠紙界線以外。他們沒有反抗,本來抬人很簡單就可以完成清場的工作,可是匯豐高層似乎不做大龍鳯心不息,命令約六十至七十名保安人員排成前後兩排,竟欲以排山倒海之勢,兩排以高速加上呼喝一起向前衝,為的就是要把約十名沒有任何反抗行為的人士擠出他們的膠紙界線以外!而且,前排有許多都是尼泊爾裔和中老年的保安!這樣的情況下,出現了極度危險的場面,許多保安跌下時,是自己推自己人,疊羅漢式的倒下。同時,部份的籌委差點被推擠出正在行車的馬路,部份則被推壓在載器材的鐵車上和路旁鐵欄無法動彈,有籌委則抱著投影機和電腦等不能被破壞的器材從後被撞倒在發電機上。其時,根本保安們一早就推過了他們高層所講的「私人界線」,卻仍在推撞。還有剛到場的觀眾,還未知發生什麼事就忽然被衝過來的人浪推倒在地。

約19:40 :匯豐銀行保安終於停止推擠,保安群散去,留下一個中老年保安躺在馬路邊最開揚的位置,同時部份籌委和觀眾也受傷跌坐地上。等了約五分鐘,竟然沒有任何匯豐銀行的人員出來關顧這名聲稱受傷的員工,籌委看不過眼,拿起揚聲器責問為何匯豐的同事倒地沒有任何匯豐的人來理會,卻由得他躺在地上讓傳媒拍攝!這才有個保安人員被指派走過來,隨意問了兩句。

後事:傷員都上了救傷車後,忽然一行約十多至二十名警察快速移動把人群邊沿一個觀眾帶走,其他人追問,初時警方說協助調查,但就帶上警車,一分鐘內開走。(數小時後警察就指他襲擊,但讓他以輕微的一百元自簽擔保離去。)
回到現場,該名觀眾被帶走後,籌委與仍未被嚇走的觀眾商討,大家是否仍想看今晚的兩齣電影,及在那個空間看。有觀眾去視察過,認為在銀行街/皇后大道中交界的街角放映,因那兒投影器可與銀行的外牆距離較近,較可能做到放映。多名保安員在匯豐聲稱的管理範圍排成一直線,阻止觀眾和籌委越過,更一度嘗試推撞觀眾。由於該處行人路較窄,保安員又阻止觀眾在行人路聚集,又進行了比剛才小規模但粗暴程度相若的推撞,觀眾被迫站出皇后大道中。警察又要求觀眾返回行人道,但當籌委追問如果回到行人路上受到保安襲擊,警方是否會保障觀眾的安全,警方的回答是:「為你的安全著想,請你回到行人路。」擾攘一輪,觀眾們自行規劃出週日晚上行車疏落的皇后大道中一條行車線坐下觀影,相信一大堆人任何駕駛人士在空曠的馬路上離遠都可看到。終於我們完成了本該歴時只有兩小時的放映時,已經是23:30,觀眾也進行熱烈討論,零晨才散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