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重建區30年心血鴿業 突然「非法佔用官地」

重建區30年心血鴿業  突然「非法佔用官地」
廣告

廣告

觀塘地鐵站附近,協和街街市後的仁信里,有一間經營了34年,專賣鳥類、鴿類、鳥糧、鴿粟的香港梁錦洪國際鴿業,在因重建計劃而遷出的十室九空小巷裡,堅持每天大開3個鋪面營業,為的是一家7口的生計和對鴿業的熱誠。

鴿業是自己生意,近五十歲的店主梁錦洪先生由1979年起與父親以十多萬元購入現址經營雀鳥生意,尤以鴿業為主,一做幾十年。梁先生酷愛鴿子,玩鴿的技術出神入化,常在內地取得獎項;以鴿業為事業,更可以結識各方的養鴿愛好者。但這大半生努力經營的志趣生意、安穩生活,轉眼間將化為烏有,因市建局指這店是非法佔用官地,只能以最低的金額賠償,而且遷移此地後不能繼續售賣白鴿。不但梁先生養鴿、玩鴿的半生手藝要隱退江湖,一家人從此也無以為生。

原來還有仁信里這裡的嗎

早在2007年3月,市建局已在觀塘重建區挨家挨戶做凍結人口調查,以便日後進行安置及賠償。梁先生憶述,當天市建局職員來到國際鴿業,詳細登記人口資料,帶同測量儀器量度店鋪面積,連閣樓都計算在內,滿以為之後能和其他街坊一樣,按照重建的一貫程序順利獲得賠償。怎料幾年後當附近的攤檔商戶都被陸續安排入商場,梁先生遲遲還未收到安置通知,便向市建局查詢,得到的官方答案竟是「非法佔用官地」。

「原來還有仁信里這裡的嗎?」梁先生轉述市建局職員當時的反應。表面原因是「非法佔用官地」,實際只因市建局安置商戶時遺漏了仁信里這偏僻小巷中的30戶店鋪。梁先生聽聞市建局的指控時十分震驚,在此營業30多年,從未聽見有人說他是霸佔官地!由79年至今,所有的商業登記證、雀仔牌都是以仁信里的地址申請,梁先生翻箱倒出一疊疊的官方文件給市建局職員作證,只換來一句:「這些只是參考文件而已。」「喜歡就叫參考文件,喜歡就突然話人侵佔官地,以後哪一天不知他心血來潮又會玩什麽花樣!」梁先生義憤填膺地說。80年代仁信里曾發生幾次大火,當時區議員要求拆卸潛建的臨時房屋,而現存的30戶商店則保留為合法用地。如果仁信里鋪戶實屬是非法霸佔官地,那為何當年政府清拆潛建時會允許他們繼續營業?

所有鋪戶劃一賠償5.4萬

後來市建局提供5.4萬的一次過名不正言不順的特別援助金,但不是直接交到商戶手上,而是補貼他們限期一年的租金。按主流媒體的說法,市建局本來不需要作任何賠償,只是好心讓步,「加碼」提供5萬元的租金津貼(注1)。無論是一架手推車,或是如國際鴿業般共佔約150呎的正式商鋪,均只獲賠定額5.4萬;卻以每呎16萬的天價買入裕民坊的恒生銀行,原來這就是市建局對小本經營商戶的好心讓步。市建局曾安排仁信里的30戶店鋪搬上附近瑞和街、宜安街的食環署街市,但這類街市在區內的客流量一向偏低,要街坊商戶搬進去即是自斷去路,一年半載後便要關閉營業。梁先生見安置其他重建鋪戶的商場方案還未落實,曾要求市建局也讓他們遷入商場,但市建局以商場圖則已完成為由,拒絕這項建議。因梁先生經營的是雀鳥業,市建局進一步提議他遷至旺角雀仔街。雖然雀仔街本已有各種大大小小的雀仔鋪,但梁先生還是積極考慮這個方案,自行到雀仔街物色鋪位,滿以為把仁信里鋪裏的一切照搬過去,便能繼續經營鴿業,解決多年來的搬遷困擾。

三倍租金+放棄賣鴿 = 趕盡殺絕

要從150呎的自家鋪位遷至陌生環境的租用小攤檔,不但搬運過程勞累,而且要重新建立、適應營生網絡,卻只有5.4萬賠償,可不是人人都願意的。梁先生也算是十分良善:「我贊成重建觀塘,社會要發展嘛!我也不是想在安置計劃中牟利、賺錢,只是希望能保住現時的家業,繼續糊口而已。」可惜,雖然梁先生多番讓步,市建局卻沒有誠意協助梁先生落實雀仔街的解決方案,令這看似雙贏的計劃最終告吹。普通雀仔街的檔口只租3300一季,即1100一個月,但為了確保梁先生能成功投標,順利遷出仁信里,食環署特意安排梁先生以最高的起標價「3300一個月」率先投得,是其他雀仔街檔口的3倍租金。「當時食環署那位鄭經理還讚我有眼光,挑著一個靚位,他們會以最平的價租給我。接著我去打聽才知道是別人檔口的三倍,他們簡直是當我白癡,能騙就騙到底!」梁先生感覺市建局只管千方百計把重建街坊偷呃拐騙地遷出重建區域,出來後如何維生?或靠自己重新打江山,或吃穀種,或望天打卦,市建局一概棄之不管。

除了租金比其他租戶昂貴得多,食環署更不允許梁先生在雀仔街售賣白鴿,原因是食環署認為梁先生養的賽鴿是需要放出來活動,容易散播疾病。自06年起,漁護處就不再派發售賣鴿子的牌照,國際鴿業現時也只是由漁護處額外豁免領牌才可售賣鴿子,所以梁先生的鴿業是香港碩果僅存的一家。而事實上,梁先生在仁信里經營鴿業這許多年,從來沒有把鴿子放出來活動;所有鴿子都有確實證據證明其衛生安全:一開始的白鴿源頭是從荷蘭、比利時以正牌入口,後來由梁先生自己以專業技術純種繁殖,定期注射疫苗;漁護處的人員也經常來檢驗鴿子的健康情況,均合乎標準;連之前香港爆發沙士、禽流感等,國際鴿業這裡也安然無事。既然漁護處能寬鬆處理在仁信里的鴿業,那同是梁先生的申請,為何不能在雀仔街也照樣寬鬆處理?如果說賽鴿因出來活動而容易傳播疾病,那以梁先生的鴿子只困在籠裏,是否應和其他雀鳥一樣情況看待?食環署職員以申請白鴿展覽牌來搪塞梁先生,但其實這牌只允許飼養白鴿,不能進行買賣。有市建局職員建議梁先生以鴿子相片作招徠,於網上經營鴿業——這簡直是爲了誘騙國際鴿業遷出而毫不負責的說法——轉作網上生意,還是原來那花了半生經營的鴿業嗎?只要市建局稍有良心,都不會說出如此涼薄的言語。梁先生指食環署和漁護署互相推卸責任,都不肯向他派發售鴿牌。他一旦離開仁信里,這鴿業和近百隻鴿子便是死路一條,在港僅餘的老一輩養鴿發燒友也無處覓得鴿店。而且,梁先生之前曾遇交通意外,雙腿不能受力,難以在年過半百之際轉行謀生。他家中上有父母,下有三個兒女,最小的8個月,最大的今年入大學,加上妻子,一家7口,全靠三十多年熬下來的鴿業糊口,如果放棄經營鴿業,梁先生實在想不到能如何生活下去。

無休止的等待,與折磨

上個月,市建局提出把一筆過特別援助金提高至6萬,梁先生以鄙視的語氣說:「我重視的是那一點點的錢嗎?說真的,調換身份來想,如果有人以10萬賣給我這3間鋪位,我也願意要,這不是錢的問題!我只是想繼續經營伴了我大半生的鴿業,讓一家大小能安穩生活。」問梁先生現有何打算,他指市建局說他這是特別案例,要耐心等待進一步的安排。「但我這是實實在在的生計,每天靠它開飯,能像你那班高薪厚職的職員般坐在辦公室裏等嗎?」面對財雄勢大的市建局,即使是最基本的生活需求,也要聽候發落。梁先生也只能守著那破舊小巷裏的鴿業,等待市建局格外開恩的那一天。

注1:星島日報,<仁信里30檔販「索賠」拒搬遷>,2012-11-19,http://www.singtao.com/yesterday/loc/1119ao10.html

更多關於香港梁錦洪國際鴿業的網站

1. 香港梁錦洪國際鴿業簡介 http://www.chinaxinge.com/xinge/shop/model8/about.asp?shop_id=248

2. Yuenyan,<雀仔街禁賣鴿 店東拒遷 最後鴿舍觀塘重建中湮沒>,http://kwuntong.wordpress.com/2013/02/26/disappear/

3. 爽報,<30載賽鴿老巢 不敵重建推土機>,http://www.sharpdaily.hk/supplement/100004/20130225/177025/%E7%88%BD%E4%BA%BA%E7%89%A9-30%E8%BC%89%E8%B3%BD%E9%B4%BF%E8%80%81%E5%B7%A2-%E4%B8%8D%E6%95%B5%E9%87%8D%E5%BB%BA%E6%8E%A8%E5%9C%9F%E6%A9%9F/4

更多關於觀塘的點滴和重建情況可見

1. 我們的地圖:觀塘文化與歷史 http://www.kwuntongculture.hk/home.php?op=about

2. 活在觀塘 http://kwuntong.wordpress.com

草根.行動.媒體網站 http://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草根.行動.媒體fb https://www.facebook.com/grassmedia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