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愛情重傷後的幻覺:蔡健雅《天使與魔鬼的對話》

愛情重傷後的幻覺:蔡健雅《天使與魔鬼的對話》
廣告

廣告

印象中蔡健雅自從失戀之後好像寄情工作,於是,定時定候就有新作品,不用歌迷們等到天長地久。不過,這幾張唱片,好像都在期待她重新振作,瀟灑上路,因為,那個時候的蔡健雅寫出來的歌最多元化,苦情歌敢寫,獨立自信的亦有。

來到這張《天使與魔鬼的對話》,聽了一遍又一遍,覺得她仍未走出失戀的世界,而這張更來得更徹底:不是指整張唱片都慘情,而是,胡思亂想,活像一個愛情重傷者一時清醒一時情緒低落的狀況。

我這樣說不是亂來的,不如,看看我每一首歌的想法吧!

青峰用極光來形容一個被拋棄者回望那段情的想法:希望愛情天長地久,但結果像極光,短暫美麗但留下餘韻。究竟這段情是不是如極光般美得讓人讚嘆浪漫其實或者只是當事人的想像,不過,又如何呢?所以,這歌旋律以至編曲都是平靜而帶點遙不可及的迷離,直到最後也是沒有答案的。

無論曲風與氛圍都很接近的是第一主打單戀曲,曲詞包辦把不斷的單戀描述成無助的獨留在平靜的海底,孤獨地沉溺著,看著那些沐浴愛河的,百般滋味在心頭。以歌論歌,水準當然不賴,但絕不像一首主打歌。倒是這個mv真的拍得很有好看:

那麼,費洛蒙又是什麼?Google一下,原來是動物與生俱來自然散發的求偶激素。失戀太久,總會渴望重新被愛。中板節奏之下高唱著Cause I feel I'm ready for love,好想戀愛,帶點原始的欲望。點題作天使與魔鬼的對話,其實都不止一次,她用歌形容自己不好愛,但其實不太差。這次自行分析為何自己那麼難以觸摸,因為內心的天使與魔鬼不斷的交戰,再繼而推斷,自己如此難以配合,所以他是不是應該跟我戀愛呢?

Tanya與MC Hotdog又是怎樣的一回事?首先主場的很巧妙的把作客耍家的Rap放進很自己的音樂世界,是放於一個很舒服而錦上添花的位置。這首Easy Come Easy Go,是希望說服自己不再相信天長地久,倒不如跟一個人無負擔地愛,想走就走大家沒有什麼承諾應該會更快樂,不過歌曲最後那句『會是你還是我先走掉,微笑的走掉』就像一個很大的問號:做得到嗎?

專輯裡每首歌都很坦白的說出歌者現時對愛情的想法,最徹底的其中一首可算是唱衰:別人叫我站起來,我偏愛處於黑暗,還在歌頌黑暗消極負面的世界。很靡爛沉淪的態度,從歌詞編曲到演譯都很到位;於是,接著的墜落就是一種強烈的延續:別理我了,對愛已經毫無期望,愛不屬於我,就讓我墜落。這是蔡健雅系列的苦情歌,總會,在某晚,你突然聽到,然後落淚。

這種狀態的人還是要面對社會面對世界,特別是藝人。於是,小S寫了一首很到題的詞被馴服的象,走肉行屍還是要強裝快樂配合,其實越來越迷失,不知怎樣走下去。或許這是唱片中少一點愛情元素的作品,但跟小S這次合作實在成功,言之有物,值得我們反思。

愛情重傷者有一個環節一定會有的:就是欲哭無淚的怨天:我知道我不完美,但真的要給我在愛情上那麼多考驗與磨難嗎?我已被一次又一次的傷害打擊到無力還擊反抗,連再站起的勇氣也沒有了,這就是你希望給我的嗎?這是絕望的呼喊,這是一首最掏心掏肺有血有肉的歌。

放在最後的,可算是她,或者很多人,都希望記得的事:「讓陽光照進來,我心房裡那一片灰暗,那片海沒有岸,我漂浮著但離不開;將呼吸再緩慢,證明自己還存在,Keep Breathing」這首Keep Breathing不是那些突然忘記悲傷一反常態的正能量作品,而是接受自己,認識自己身處的狀態,消化,慢慢呼吸,了解自己仍然生存著,難關,慢慢便過。很喜歡這首歌,特別是歌詞,與及歌曲開首的引入,都是感動而溫暖的。

她最徹底的接受自己的想法,用歌曲紀錄,如她在歌詞首頁寫的:「What you resist, persists. 就這樣,我把OK繃撕開了。讓光不再害怕黑暗,黑暗讓光照進來」這是一張很內心而每粒音符與歌詞都赤裸裸的唱片,所以,當你細心地聆聽,你會被深深打動著。再一次拿下金曲獎最佳女歌手,這張,絕對有機會。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