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教育

耕耘與收穫

耕耘與收穫
廣告

廣告

在美國,要有大學取錄是非常容易的事,因為大大小小的大學有二千多間(四年制的正式大學,不計社區學院),大部份的入學要求都相當低,只要你肯讀,幾乎是總有一間會收你;可是,要入一流的大學,則絕非易事,至於頂尖學府如哈佛、耶魯、史丹福、普林斯頓等,真是用「爭崩頭」也未能形容入學競爭之激烈,每年都有很多成績優異的學生被拒諸門外。

我自問從來沒有強迫阿樂學這學那,要他「贏在起跑線」;雖然認為他資質好,對他有期望,但不會向他灌輸非入名校不可的觀念 --- 只是幫助他養成閱讀課外書的習慣,並鼓勵他發掘不同的興趣(媽媽的實際功勞最大)。然而,他上了高中後,好像突然有了明確的人生目標,立志考進最好和最適合自己的大學,讀自己有興趣的學科;他主動發奮讀書,完全不需要父母的督促,除了用心於功課和測驗考試,還有極多的課外活動,校內的固然有,校外的也不少,例如到醫院當義工。

也許有些家長會羨慕我們有這樣的孩子,不用擔心他讀書不成,而這方面我們的確是深感慶幸;不過,阿樂這麼「搏命」讀書,時間便很不夠用,以致長期睡眠不足(經常只睡五、六小時),倒令我們擔心他會弄壞身體。更令我們擔心的,是他的努力耕耘未必會得到應有的豐盛收穫,假如考不進自己理想的大學,到時可能會精神崩潰,後患無窮。我們已不只一次勸告他放鬆一點,不用這麼勤力,但他總是不聽,總是說自有分寸、應付得了。

因此,阿樂讀書有壓力,我們做父母的也有壓力,就是怕他承受不了失敗。昨天是 PSAT (Preliminary SAT)成績公佈的日子,我們相當戲劇性地度過了,過程很能反映這對父母所受的壓力。

PSAT 是美國大學入學試 SAT 的預試,可以當作 SAT 的模擬試,但對於成績好的學生來說,PSAT 的意義重大,不僅因為它能準確預測 SAT 的成績,還因為分數最高的 1% 學生會入圍 National Merit Scholarship(PSAT 也被稱爲 National Merit Scholarship Qualifying Test)。這個獎學金數額不大(只有二千五百美元),但一旦得獎,便是身份象徵,大大增加了被頂尖大學取錄的機會,而且取錄後大多會得到該大學另給的獎學金。

PSAT 在十月考,要到十二月才公佈成績;好不容易等過了這兩個月,昨天早上上學前,我語重心長對阿樂說:「知道成績後就用短訊通知我,就算成績未如理想,也不是世界末日,還有很多其他機會的。」他只是點了點頭回應。

我在書房工作,精神有點難以集中;我知道阿樂在午飯時間前會拿到成績單,可是,等到下午二時還沒收到他的短訊,令我緊張起來。我給了他兩個短訊,他都沒有反應,我更「囉囉攣」了,相信他是成績不如理想,太不開心,所以沒有理會我的短訊。後來我到他的房間,發覺他原來忘記帶電話,根本沒有收到我的短訊!我頓時安心了一點,可是,回心一想,就算他沒有電話,假如成績好,也可以借同學的電話通知我呀!於是又開始「囉囉攣」了。

這天阿樂有課外活動,到晚上八時許才回家。我和他媽媽在家裏乾著急,預了他成績不理想,只是不知道他的心情壞到怎樣;我已準備了安慰和鼓勵的說話,等他一回來便跟他說。終於聽到開門聲,只見阿樂低著頭進來,然後急忙走入自己的房間;我趕忙追上去跟他說:「成績不太理想吧?」他背向著我答道:「是的。」我多問一句:「差到甚麼程度?」他輕聲說:「總之就是不好。」我正要說出預備好的安慰話語,阿樂突然轉過身來,滿臉興奮神色,高聲說:「二百三十二分!我有二百三十二分!我得咗,好開心啊!」(他當時說的是粵語)原來這「衰仔」成績這麼好,卻竟然存心作弄父母,令我們白擔心了一整天!

二百四十分是滿分,他拿了二百三十二分,是很高的分數,根據成績單,已屬於最高的 1%。雖然阿樂不一定會得到 National Merit Scholarship,但機會已十分高,而且至少已入了圍;最重要的是,這個成績可說是一口強心針,令他信心大增,壓力也隨之而減。

這不是個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世界,見到兒子的耕耘得到相應的收穫,開心之餘,也抹了一把汗。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