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台灣獨立音樂反核專訪:林生祥 承認生命的不完美

廣告
台灣獨立音樂反核專訪:林生祥 承認生命的不完美

廣告

台灣近年社會運動一浪接一浪,其中反核運動在2011年福島核災後力量愈來愈大,今年3月的「309廢核大遊行」,於台灣北、中、南共有22萬人參加,要求停建核四。台灣社會對議題逐漸形成共識,各界別的民眾都加入反核行列,以不同方法發聲。多年來,一直不乏音樂人創作反核的歌曲;而今年,第一張台灣反核專輯終於面世。台灣環保團體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與獨立音樂界合作的反核音樂專輯〈不核作 — 臺灣獨立音樂反核輯〉於12月正式發行,開宗名義以音樂推動反核運動。合輯有30多個音樂單位義務參與,其中兩組樂隊:生祥樂隊和929樂團,於上週末來港參加「自由野」演出。

(獨媒特約報導)生祥樂隊的主音兼結他及月琴手林生祥參與社會運動多年,早在1999年反水庫運動,當時他的交工樂隊便為運動做了一張專輯〈我等就來唱山歌〉,2001年亦寫了〈非核家園進行曲〉。今年收到邀請,請他寫一首有活力、希望的反核歌曲,讓小孩也能夠唱,於是他交出暌違12年的新反核歌〈Formosa 加油加油加油〉,收錄在〈不核作〉合輯,而這首歌曲的原創者其實是他未滿6歲的女兒!

6歲女兒創作反核歌曲 帶來活力希望

林生祥在日常生活中,常常與女兒亂唱歌為樂,〈Formosa 加油加油加油〉的旋律便是女兒某次在車上哼出來的。「女兒說這是她創作的歌,我覺得它的節奏很明確,而且剛好是小孩的旋律,於是把它寫成〈Formosa 加油加油加油〉。女兒聽到卻很生氣,覺得我怎麼可以用她的歌!然後我太太跟她講,你不是要大家跟你一起反核嗎,這個歌就是跟大家分享,請大家跟你一起反核,女兒聽後就接受了。」

環島一圈宣揚反核訊息、以總統府為終點的「廢核行腳」11月到達林生祥一家居住的美濃,在集會上,林生祥的女兒上台帶唱,氣氛非常熱絡,大家都開心的跟著高唱「不要再有下一個福島」,互相打氣。核問題關乎千千萬萬條生命,談起可怕的核災難,誰也難掩沉重,然而反核運動長路漫漫,這樣活潑童真的一首歌,可以給予人們力量,讓為下一代奮鬥的目標更加明確。


林生祥女兒在反核集會上帶唱〈Formosa 加油加油加油〉

音樂與社運:觸動生命 記錄歷史

以音樂介入社會運動,雖然未至於決定運動成敗,但音樂帶來的正面能量確能鼓舞群眾。林生祥覺得音樂可以是社會運動的其中一種手段和工具:「音樂不是物質的東西,是很精神層面的。我們喜歡某個音樂,可能是因為這個音樂給我們的生命特別的觸動,跟我們的生命連接,有感動的時候,它就似乎能給我們一些很特殊的力量。」

林生祥承認音樂對社會運動的影響有其局限,但他提到音樂另一個更為深遠的功用:為歷史作記錄,替運動留下痕跡。林生祥說起1999年創作專輯〈我等就來唱山歌〉的緣由:「反水庫的時候,我的搭檔鍾永豐說那個仗已經打了很多年,該說的都說了,該做的論述都做了,可是他覺得有可能會輸,因為面對國家機器,社會運動輸的機會比較大。他說如果這場仗輸了,我們一定要留下文化的東西,讓後面的人能看得到。」於是他們做了一張談這場抗爭的音樂專輯,直到現在,若要回顧、了解反水庫運動,亦有人會引用這張專輯。

關心社會是公眾人物的責任

在香港,藝人大多避談政治,甚至直言「討厭政治」;但台灣近年的社會運動中,不難找到主流藝人身影,如五月天、林志玲、蔡康永等等,都發聲反核。林生祥覺得不論是主流藝人或獨立音樂人,他們樂意表達對社會議題的看法,是很大的一個進步,而且這是作為公眾人物的責任。「一個藝人的聲望其實是來自於很多人願意支持他,因此藝人很大部份是公共的一塊。我認為關注公共議題是公眾人物不可迴避的責任。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別人給予你這個肩膀,就應該要扛起來。」

生命沒有完美 建核電廠心態傲慢

林生祥對音樂的看法,延伸到他反對核能的立場。「沒有甚麼叫完美,沒有無懈可擊的東西,只要是人都會犯錯,只要設計出一個工業產品一定都會犯錯,(指記者手上的手錶)只要造一個手錶,它一定有虛弱的地方。我們做音樂,音樂裡不是要求完美。我覺得好的音樂應該是一個好的架構,應該有容許犯錯的空間。我的作品裡面有些地方有瑕疵,但是我沒有去改它,因為我覺得生命本來就是這個樣子啊。生命就是由無數的殘缺組合成的,世界上怎麼會有人要造一個完美無缺、零失誤的東西?可是核電廠是不容許犯錯的!它是對土地、世界非常傲慢的設計。任何東西都有弱點,人都有弱點,為甚麼要這麼自大去弄這個東西?」

人類自以為有能力控制自然,但其實一切惡果,都轉嫁到弱勢的人身上。「有人說核電是乾淨的能源,但現在沒有一個人能處理核廢料,現行的處理手法都是去壓迫比較僻遠地方的人,而且它還是一個未爆彈,這些問題都沒有辦法處理。」林生祥指,沒有能力處理核能的問題,就不應繼續花費鉅款在核電,應該把錢花在開發比較永續的電源的可能性。

其實對他而言,更直接的反核原因是為了孩子。生祥樂隊其中一位樂手Ken有一個小孩,311核災發生的時候他們在日本,食物安全等問題都十分困擾他,林生祥不能想像如果核災發生在自己的家,為了孩子他會多麼的擔心苦惱,「我想我會瘋掉」。而且,成為父親令他明白生命需要一直傳遞、延續,這是相當重要的過程,但核電就是不能延續的,不符合生命的過程。


〈Formosa 加油加油加油〉

台灣獨立音樂反核專訪系列:
929樂團 為了理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