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懷疑虐畜案警方到場即叫「收隊」 動物團體向監警會投訴程序失當

廣告
懷疑虐畜案警方到場即叫「收隊」 動物團體向監警會投訴程序失當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爭取成立動物警察大聯盟」、「18區動保專員」與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於昨日(1月9日)在立法會舉行記者招待會,質疑大埔警方處理繁殖場程序失當。會議上披露了相關短片,說明前線警方辦事不足以及重申成立動物警察的必要性,並會向全監警會促調查事件。

日前,動保專員透過自發調查,以「放蛇」手法揭發大埔一間私人繁殖場懷疑虐畜。繁殖場內約40幾隻貴婦狗隻全被擠在狹小的籠內,環境衛生情況差劣。但報警舉報後,竟發現前線警員在處理動物案件時欠缺統一的明確程序,失責的處理手法使懷疑虐畜的店主有機會脫罪。在警方到達前,店主把繁殖場內十多隻狗運離現場,動保專員即時拍下車牌號碼並提供予警方追查。但警方未有按線索積極作出調查。動保專員黃豪賢批評警方推諉虐畜案件的舉証責任在市民身上,對已有的線索不認真跟進,輕放虐畜疑犯。

P1090132

警方縱容疑犯改動現場証據

爭取成立動物警察大聯盟發言人黃繼仁指,警方接報到達後,不但沒有即時封鎖現場,也沒有向店主問話,甚至很快就想要「收隊」離開。黃繼仁指警方不但沒有主動搜証,更任由疑犯在店內替貴婦狗修剪骯髒打結的狗毛,間接默許疑犯在店中改動重要証據。另外,黃繼仁更指疑犯一直表現得十分冷靜,似乎對處理舉報事件十分有經驗。他又留意到警方在過程中曾拉着店主在一旁對話,之後兩者還互拍膊頭,處理手法欠專業。

處理程序不清 延誤搜索時機

動保專員黃豪賢指,目前,根據警方前年推出的「動物守護計劃」,虐待動物案件主要交由警方、愛協或漁護署三方共同處理。警方接報後,一般應召愛協或漁護署到達,但在此案中,黃豪賢批評,警方沒有依序就案件通知愛協或漁護署的專家。後來,竟要靠市民電話通知,愛協人員才趕到場,但仍被繁殖主以私人地方為由,被拒進入,而警方並沒有積極協助。其後,在愛協人員提醒下,警方才召漁護署協助。由於前線警員不熟程序,離報案接近四小時才集合到三個重要的團體到場,漁護署人員才開始為店中狗隻檢查晶片。

P1090141

警方列作「誤會」處理

記者以電郵向警方查詢在事件中是否有處理失當。警方以書面回覆指經專家了解後確定動物健康狀況良好,事件不涉及刑事成份,列作「誤會」,交由相關部門跟進。動保專員黃豪賢表示對有關回應感到失望,認為不論事件被定義為「誤會」或「刑事」,最重要的是警方完全沒有檢討現有調查中的漏洞:程序混亂、更改証據、欠缺溝通等。

警員不認識動物守護計劃

18區動保專員召集人麥志豪批評,「動物守護計劃」前年底實行以來,警方從未正式公開動物守護計劃的內容。直到約一年後,才印刷相關文字簡介,在警局派發及以內部文件通知警員,但也沒有指引清楚列明警方到場後應採取的步驟。結果,前線警員只能帶着許多不確定去處理案件,例如是否需要通知愛協人員、如何處理動物屍體等問題。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認為事件反映前線警方處理失當,應該要成立動物警察處理動物案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