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偉才

筆名李逆熵,香港著名科普作家。曾任職中學教師、太空館助理館長、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港大國際學位課程中心總監。一九八五年因致力普及科學獲選為十大傑出青年。現為香港科幻會會長、香港科學館顧問委員會委員,及網台節目「浩浩熵熵」主持人。至今發表著作逾三十本。 網誌

生活

你還未看V煞?

你還未看V煞?
廣告

廣告

最近我在家第十二次看《V煞》(台灣譯《V怪客》),終於破了我看得最多的電影《鐵馬騮》的記錄。

這部2006年的電影在香港上映時幾乎無人留意,我也是看影碟才得悉,看後卻是愛死了。我之所以看了這麼多次,是每年我都邀請不同的學生(實質是港大附屬學院的mentees)到我家吃飯,飯後事必播放這部電影,而我則樂於陪他(她)們一起觀看。

《V煞》原名V for Vendetta,你可能未有聽過,卻必然見過電影中男主角由始至終戴著的面具,因為這個Guy Fawkes mask已出現在世界各地的遊行示威之中(佔領華爾街、阿拉伯之春、香港七一大遊行…),並成為了反強權、反建制的象徵。一個自稱為Anonymous的網上群組便以此為標記。(他們的口號是We are Anonymous. We are Legion. We do not forgive. We do not forget. Expect us. )一部電影的道具竟有如此廣泛的影響,也可說是一種異數。

這部電影可談之處實在太多了:電影實改編自著名漫畫家Alan Moore於1982年發表的同名漫畫(他的另一本作品Watchman也被拍成電影)。女主角是當時還未獲選影后(但已演得非常好)的妮坦莉‧寶曼(Natalie Portman);男主角是始終沒有露面,但聲線極懾人的Hugo Weaving(電影Matrix中的Agent Smith是也)。事實上,本片的製作者正是Matrix系列的製作人華卓斯基兄弟(Wachowski brothers)。他們是這本漫畫的忠實粉絲,早在拍攝Matrix之前便已把它寫成劇本。Matrix熱爆全球,使他們可以「夢圓初戀情人」,並找來最佳的班底製作,結果是成績斐然。

電影中有很多名句,包括「人民不應害怕政府,政府才應該害怕人民。」「藝術家用謊言來揭示真相,而政治家則以事實來掩蓋謊言。」「公平、正義、自由不單是字面的東西,它們是抉擇的取向。」「上帝在雨水中。」「沒有了跳舞,革命便不值得進行了。」「你準備好了嗎?我們準備好了嗎?」「再沒有把戲、再沒有謊話、只有真相。」「在這個面具之後的不單是血肉之軀,而是一個意念,而意念是刀槍不入的。」

如果你還未看過這電影,我極力推薦你盡快找來一看,並試找出上述的名句。即使你看過,我也鼓勵你再看一次,因為你必會有新的得著。

對我來說,最激動的一幕不是最後的爆炸,而是人群無視於嚴陣以待荷槍實彈的軍隊,不斷如潮水般湧向英國國會的情景。他們越過特拉法加廣場的一幕,直令我想起了一九八九年北京天安門廣場的人民英雄記念碑。但兩者的結果是何等的不同啊!我記得我最先看的三數次,每到這幕都禁不著熱淚盈眶。

Vendetta究竟是什麼意思?大報復是也!文學世界中最著名的大報復見諸那部作品?當然是大仲馬所寫的《基度山恩仇記》。筆者小學六年級曾於大會堂兒童圖書館借閱這本書的中文全譯本(而非節縮本)並一口氣把它看完,印象至今難忘。電影其實是向這本文學名著(及由此拍成的電影)致敬。而其中也有它的金句,那便是:「去找你自己的樹吧!」

要想先睹為快?大家可立刻上Youtube看它的宣傳短片 “V for Vendetta trailer”,更可集中看V怪客發表演說的那一段 “V for Vendetta: The Revolutionary Speech”。 待看畢整部電影時,請再問問自己是否同意以下這句說話:電影近結局時,蘇格蘭場探長要進入地下鐵道捉拿V怪客時,他的助手忍不著跟他說:「這一切都錯得離譜,對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