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民間國民教育研討會

本會的使命:認清歷史,把握時事,反對一切挑撥陸港矛盾的言論,反對盲目排外,促進香港市民在「愛國愛港愛人民」的原則下團結起來。 https://www.facebook.com/HKCNEDG 網誌

國際

陸港矛盾系列之(二) --官僚問題就是資本主義的問題

 陸港矛盾系列之(二) --官僚問題就是資本主義的問題
廣告

廣告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蘋果日報)

上回的評論我們主要地談過到全國的宏觀情況,以及本港內部的一部份意識形態分歧,與我們接下來要談到的官僚腐敗話題有着緊密的連繫。國內的官僚腐敗問題用不着本會多費唇舌去指出,各種社會現象均顯示存在腐敗問題是無法否認的客觀事實,社會各界的分歧只存在於採取什麼樣的辦法去處理問題。「愛國」陣營認為腐敗問題可以由管治當局從上至下的改革整肅官僚團隊的辦法治理,「港獨」方面則認為香港應首先在法理上脫離中國實現自治,與各種來自內地的因素楚河漢界,然後通過西方社會的協助,解決本地的官商勾結問題。

右翼對解決社會問題的主張

以上兩種見解構成了兩個極端,介乎兩者之間尚存在其他的見解,一種主要力量是「民主派」,一般來說,他們在國土問題上與「愛國」陣營沒有非常重大的分歧,亦不像「港獨」主張分治,而認為中國應該實現民主選舉制度,以普選形式產生最高領導人。由於「民主派」與「港獨」均不反對資本主義,研討會將他們歸納為反對派當中的「右翼」。

右翼主張「民主+資本主義」的公式,他們的口號是「實現普選」,認為內地和本港均欠缺完善的選舉制度是一切社會問題的癥結所在,因為「普選」能確保統治者可被撤換從而防止官僚濫權並實現集中多數人意見的「民主」,讓社會總是朝正確的方向發展,確保法制得以完善並嚴格執行,資本主義則為社會帶來經濟繁榮。

我們基本上不同意這種主張,主要原因在於資本主義社會必然導致貧富兩極分化,就算把善良願望明確寫在法典上,統治者可被隨時撤換,法制被嚴格執行,盲目的經濟法則仍會照樣起作用,如不改變「私有產權神聖不可侵犯」的基礎,資本主義就仍舊是資本主義,別的事情就會成為中看不中用的華麗裝飾。而我們更認為,資本主義之下發生的官商勾結和腐敗等官僚問題,主要地還是產生於資本主義本身,如果要在資本主義的基礎上建立「普選」,我們只會對有關行動採取觀望的態度。

另外,右翼開出「民主+資本主義」的藥方與他們把官僚問題視作「封建」有一定關係,在世界歷史進程上,由市民階級推翻封建貴族官僚專制所實現的,就是「民主共和」以及資本主義的生產辦法。以「民主」否定「封建專制」本來是對的,資本主義取代封建社會的確在各方面帶來了極大的進步,但目前中國明顯是實行資本主義的國度,於是右翼的主張一旦實現,社會的主要的變化就是出現一個明文規定的選舉制度,對改善兩地民眾的處境,不會產生長遠的作用。

以下我們從歷史的角度考察一下什麼叫做「封建官僚專制」以及它被「民主」所推翻之後,制度的根本變化為社會帶來了什麼好處吧。

封建時代的官僚現象及資本主義的興起

「封建」社會是指從前以地主和農民構成主要人口結構,地主通過地租對農民進行剝削的社會形態。在不同的國度和時代地租可能以稍不同的形式出現,有的場合是以土地產出的實物或折成貨幣交付,有的場合則以佃農到領主的領地去義務勞動表現。地租之所以產生乃由於「國家機器」的存在,在武裝力量建立的社會秩序之下,皇權貴族及受其分封的諸侯領主,得以享受無償獲得貢賦的特權。一般來說,貴族地主們會把到手的財富用於揮霍及維持自己的武裝力量,平民就要遵守很多的禁令。

由於自然的農業經濟限制了社會的生產力,憑地租剝削得來財富沒有條件進行擴大生產,決定了社會產品也總是十分有限。封建社會純粹由官僚權力支配,權就是法,平民的財產甚至性命都可能因故被剝奪,一個人的血統幾乎決定了一生的命運。總之,封建社會的官僚專制現象幾乎無處不在,妨礙着社會的進步。

後來由於航海技術發展促進了海外貿易,為了生產更多的商品以作貿易,人們不自覺地發明了集中勞動,分工協作的生產方式,生產潛力和財富就不斷被開發,反過來又促進生產技術的改進。官僚權力已壓抑不住人們擺脫物質匱乏的決心,資本主義作坊的經營者實際上掌握了推動社會發展的領導權。後來資產者得到人民的支持,通過革命使封建官僚的獨裁讓位於資產者之間的協商並廢止了所有公民的人身束縛,這就是西方現代「民主」社會的萌芽,而最初的「民主選舉」是有資格限制的,並非一人一票的「普選」。

如果我們用經濟觀點考察,就會看到封建社會生產能力相對固定,在貴族官僚與人民之間的產品分配構成了主要的政治鬥爭。而資本主義社會就有兩個同時發生的趨勢,一是社會生產能力不斷擴大,資本家為了更大的利潤而不斷加大投資擴大生產,社會同時在發展,二是社會財富分配同樣不平均導致貧富分化。

暗示對「普選」持消極態度者為「封建愚民」不智

有的時候,輿論當中會有暗示對「普選」持消極態度者為「封建愚民」的詞句,研討會成員在日常接觸當中間中也會遇到類似的論調。在現代人眼中,毫無疑問會認為將「民主」實行於官僚社會有助推動文明進步,然已當我們以古諷今嘲笑先民愚昧無知不懂「民主」的時候,是否又有點質問自己的祖輩為何不使用電腦的諷刺意味呢?我們認為「上下其手」的做法並不會使立論者變得高明,反而顯出論者對過往時代的歷史局限性認識不夠深刻,以及對目前陸港兩地「爭取普選」的運動長期沒有得到廣泛支持的社會因素作出客觀分析。

當前可能會有人認為:上次美國大使都已經走上北京街頭了,市民仍然沒有魚貫跟上,對官僚當局打壓的恐懼實在有點「犬儒」的味道。我們認為實情並不如此,積極爭取普選的人士與其抱怨民眾無動於衷,不如首先檢討一下自己的號召何以對民眾缺乏號召力更為妥當。

就算在封建社會,農民擁護官僚國家也不是全因愚昧,那個時候世界尚處於野蠻狀態,民族或王國之間經常發生戰爭,又存在四處流動的匪幫。由於當時社會人口主要由農民構成,他們被束縛於土地上處於文化和資訊閉塞的狀態,根本沒有條件去思考戰爭如何導致,更不可能去化解,只會直覺認為資助封建主維持武裝力量去保護自己是合理的,對貴族地主的各種詐騙和花言巧語只有將信將疑或者逆來順受,更不可能預見到由自己供養起來的武裝勢力將反過來壓迫自己而及早進行「民主」鬥爭。然而一旦他們的生存處境嚴重惡化,還是會迫不得已進行起義,具體情況最好從歷史資料當中去了解。

兩地人民直覺上意識到單靠普選無法擺脫困難

近年資本主義的缺陷已明顯地暴露出來,實現了「普選」和資本主義的歐美社會就是擺在大家面前活生生的例子,在普遍內地人的角度會覺得,既要付出血的代價而換來的只是歐美那種模式是不值得的。而且多年來美國對各國的指責皆不能令人口服心服,經濟問題上處處刁難,政治問題上又持雙重標準。對於國內社會問題,兩地「民主派」往往與美國當局口徑一致,不能不令人猜疑前者會否是後者的代理人,包括指責官僚腐敗在內各種政治問題,只是要中國經濟上屈從美國的漂亮藉口。

本港「民主派」的表現更難以讓基層市民信服,他們對民生問題根本提不出有意義的方案,往往始於挑出政府官員以權謀私、向大資本家輸送利益或者個人誠信等官僚主義問題的內幕,而結束於「必需在法治範圍內尋找方案」,最終只發生對問題小修小補甚至不了了之的情況。可以說「民主派」經常首先佔領了道德高地,可是接續手段卻「雷聲大雨點小」。這是因為多數情況下,官員的作為都處於法律上的灰色地帶,再者,就算官員操守存在重大疑問,資本家的作為卻往往是合法的,最後一切「鬥爭」行動大多淪為了無力的道德譴責。

總而言之,兩地「民主派」的表現反映在基層市民眼中的印象就是:他們以官僚問題為理由鼓動人們跟隨挑戰政府權威,但除了口頭同情之外,又無力解決經濟問題,道德上譴責壟斷資本家但行動上構成了縱容,客觀上就是對資本家的貪得無厭小罵大幫忙。人們不一定能很有條理地說得出所有道理,但直覺上總是覺得積極支持「民主派」的「普選」口號有點不對勁。於是人們雖然痛恨官僚腐敗,又感覺到扳倒現在的統治者扶上了「民主派」也沒什麼好處,因此按兵不動靜觀其變。

資本主義之下官僚腐敗的社會意義已發生變化

其實中國經濟上早就實現了資本主義,目前決不可能對社會大眾產生初生時期那種推動物質和文明進步的刺激作用,國內人民只要容忍官僚權威,還是得以享受憲法規定的各種自由,反而財產水平取代了等級森嚴的各種封建規條,有錢人到處通行無阻,一般來說官僚濫權目的也在於「搞錢」。雖然下層官僚的腐敗有時純粹出於個人貪慾,可是上層決不會允許各種腐敗行為動搖資本主義的經濟基礎,否則就不能長期實現經濟利益。

非法剝奪或敲詐他人財產.以及直接限制人身自由甚至進行人身傷害的事情並非沒有,可是往往跟資本壓迫不無關係,例如強徵土地以及暴力驅散維權人士,而大規模的維權事件則經常發生在工廠裡面的勞資糾紛,在在顯示現代官僚腐敗的社會意義已發生了本質上的變化。上面我們已為大家指出過封建的官僚社會只發生財富向官僚積聚,而接下來我們將說明「現代化」的官僚腐敗主要屬於資本行為或者與連繫在資本主義的系統當中。

簡單如公款吃喝雖然對公共財政造成了損失,然而消費了的公共財富在另一領域形成了需求,對高級餐飲業和釀酒業發生了促進作用,也刺激有關行業對勞動力的需求,效果與政府投資基建,促進建造業發展並為有關行業提供更多職位空缺的情況是類同的。請大家注意,我們不是說公款吃喝道德上沒有問題,與投資基建促進國計民生的社會意義完全一樣。我們希望大家理解現代的「政府行為」實際上處於資本流通的領域之內。官僚強徵土地以及打壓集體維權,更加是直接站在地產發展商和廠家的立場上辦事。

更廣泛的,官僚侵吞國庫虧空公款或者索要賄賂,把大量現鈔藏起來是不現實的,容易被盜竊之餘也隨時東窗事發(雖然確有實例)。通常他們會把錢用於別的投資項目上,就算存進銀行戶口也會成為銀行融資貸款的資本。官僚侵吞國有企業雖然不能直接「享用」,但可以繼續經營從而實現物質利益,這樣子官僚直接地就是資本家;又或者干脆把企業轉賣出去,這樣子就是公共資本變成了私人資本。

國內的官僚腐敗既是「官倒」也是「休克療法」

1989年發生的「民主」運動所反對的「官倒」,指的就是諸如此類「損公肥私」的事情。以後「民主派」也沒有怎麼提「官倒」而以「屠城」問題挑戰北京權威,後來類似操作也變得高明,「民主派」對合法地佔有國有資產的行為又不吭一聲,大家的注意力就轉移開了。官方宣佈將大型國有企業「股份化」,說是引入先進的市場化經營模式,實際上安排親信在企業內掛職高層享受高薪厚祿,有時乾脆把經營權交給外資代理。如此一來,官僚既博得提高國企效率的美名,又用不着親自負擔業務管理樂得逍遙。此後就是資本主義越來越氾濫,人民面對的剝削也就越來越嚴重。

有一段日子不時傳出「國企股」上市後短期內上升多少倍的股壇神話,陸港兩地股民以及持有股本的外資樂開懷,官僚保有的股份也令他們身家暴升。似乎沒有人想到股份化之後國企利潤高增長的假象,是由於本來沒有市場價格的國有資產當初估價嚴重過低,以及早前大量國企工人下崗減輕了企業負擔所導致的。這實質上是「進化版的官倒」,也是「循序漸進版的休克療法」。回歸以來的意識形態鬥爭的焦點圍繞中國主權,實際上「口水仗」對主權的影響十分有限,反而經濟主權卻在不知不覺間逐漸流失,大家很大程度上脫離了歷史和現實,沒有切中問題核心。

爭論「愛國」和「民主」而忽視以上情況構成了嚴重失誤,愛國者必需明白,面子是「虛」國民經濟才是「實」,國人要對關乎國計民生的事情心裡有數,對國家政策要「是其是,非其非」,不能對國內外的權威評價照單全收,也不應將「愛國」簡單地演繹為無條件維護國家的尊嚴。外國的干涉並不限於政治層面,還存在於經濟層面,西方對中國「成就」的贊美起始於90年代,原因在於「民主派」有利西方的經濟主張實際被當局以較緩慢的方式實現了,國人對西方的「捧殺」手段必需提防。

政治問題歸根究底還是經濟利益的分配

「民主派」把「民主」演繹為一種形式,經濟藥方就是一下子全盤實現「市場化」,硬把自己的一套想法當作人民全部的願望。用「普選」等同於全部「民主」的內容其實偷換了概念,再加上與資本主義捆綁起來的主張,完全違背了人民改變貧富懸殊的強烈願望。當局每次改革就是擴大市場化的水平,越改革基層勞動者的生活越不好過,目前人民受到官僚壓迫的同時也受到資本主義的壓迫。沒有了官僚腐敗的資本主義仍會把人民壓得喘不過氣來,況且實際上也未曾有過那種純淨的資本主義社會。觀感上,「民主派」為了把官僚貴權扳倒不惜犧牲國家利益向西方靠攏,注定了他們的「悲情牌」和行動號召在基層面前不能管用。

本港基層市民不一定很深刻地認識到資本主義的全部內容,但直覺上必然會對市場化的「地鐵」兼併公營的「九鐵」,票價減了一次以後就是反覆加價;又或者像「領匯」一樣,優化公共資產的同時不斷向小商戶加租等情況有所感受。所以面對目前形勢,研討會認為各方必需盡快放下意識形態分歧,從改善基層市民的收入着手,引導他們投身於捍衛自己經濟利益的行列,在行動過程之中建立共識。

生活負擔輕鬆了,才會有閒暇探討更高層次的問題,以後才談得上團結起來,就發生在公共行政和司法領域的官僚主義問題向政府施以群眾壓力。下次我們將探討吸引內地人大量來港購物的「物價差」因素以及本港經濟的一些基本情況。

民間國民教育研討會
2014年3月22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