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大國是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於一九七五年成立,一直致力推動「認祖關社」運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乃中文大學中一個以關注國家及香港事務為定位的學會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uhkcss 網誌

社運

可笑的絕食

可笑的絕食
廣告

廣告

文:中大國是學會主席黃宇翔
刊於《成報》9/4/2014

早前,民主黨早前宣布進行絕食,以「雞蛋抗高牆,絕食為普選」作為口號,以爭取普選。然而,絕食可以「輪流」,又可以在醫生指導下停止,那麼這還是絕食嗎?實為一咄咄怪事。

以絕食作為抗爭手段,應當是以生命作為代價,至少有心理準備付出生命,才能具有道德感召力,以昭示強權下人民的無力。作為對強權的控訴,絕食作為抗爭手段是極其悲壯的,如台灣的著名社運人士施明德,為抗議江南案便進行四年七個月的絕食,而國民政府不單不樂見其死,反為保其命,強行對其灌食三千零四十次。看到此處,讀者可能會問政府為什麼會解懷他一己的生死,除去反對者不正對政府更有利嗎?

其實不然。全因為政府所恐懼的,就是這些知名人士的「第一滴血」,他們的死去某程度上就以自己的生命掲示了政府殘暴的本質,以及其為強行通過一項政策而不顧人民反對的獨斷。正如蘇格拉底的慷慨赴死,掲示了雅典民主「多數人暴政」的本質一様。他們一死反而使政府恐懼。也惟有如此,絕食才能發揮道德感召的價値。

另外,値得一提的是,施明德其兄施明正,為聲援施明德絕食,絕食四月至死。

所以,絕食作為抗爭本身,有其内在價値,以及工具性目的。而今日的民主黨進行絕食,缺乏以死明志的決心,在道德上的感召力便差了一大截,本質上就是「輪流放飯」的禁食,而非絕食。不求死的絕食究竟是為絕食而絕食,還是一場「政治騷」,民主黨的行為實在使人丈二摸不着金剛。

而從其實際目的而言,絕食又是為了甚麼?他們説:「雞蛋抗高牆,絕食為普選」。然而,雞蛋擲出去,只能點到即止,決不能擲破,濺汚「高牆」,而又認為可以逼使中央恐懼,進而讓歩,那麼要不是天真,就是嚴重缺乏常識。

十八世紀法國大革命時,羅蘭夫人曾説:「自由啊!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以諷刺革命者假自由之名,行奴役之實。而時至今日,我不禁一問:「絕食啊!多少愚蠢假汝之名而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