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被要求禁聲

廣告
被要求禁聲

廣告

最近有18區家教聯會的代表在whats app群組內暗示,叫筆者不要用西貢聯會的名義在媒體發表有關社會議題的意見,以免影響18區聯會云云。真奇怪!文章末端已註明是個人意見,而且為何發表意見會影響他們?影響甚麼?而那代表也提及聯會只應關心教育問題,一向從善如流的我,也就談談其他政策對教育的影響吧。

筆者曾被邀請在小學的校車招標會內,商討有關合約期內加價問題(合約訂明第二年可調整的),車費的加幅最少接近20%,部份路線更達50%,最離譜的,是合約訂明7月份不得收費(只得幾天須要上學),但校巴公司仍無視合約精神,希望強行加價,經過幾次會議後,最終校巴放棄了收取7月份的車費,但其餘車費加幅,依舊十分驚人。

其實一路以來,筆者接獲投訴之中,校巴服務長居首位,而在商談過程中,校巴公司給人一派[唔休做]的感覺。我很奇怪,他們一定沒有聽過「今時今日,咁嘅服務態度?點得㗎!」這句宣傳口號。於是筆者發揮[找源頭]的精神,原來問題出於交通政策的關係。

不知何故,政府大約在十年前停止發大型旅遊車牌照(24座位以上),最初沒有多大的影響,直至大陸擴大自由行,旅遊業漸轉興旺,很多大型旅遊巴士公司,由做學校生意轉為接待旅客,這樣做,當然是因為價錢好,還無須安排保姆姨姨跟車,生意人,怎會和自己盤數作對,直至最近幾年,校巴服務不單投訴不絕,連投標者也越來越少,據了解,部份校巴公司更用同一車隊,和3間學校簽合約。而有些學校每次招標,很多時也只得一間公司投標,在這種僧多粥少的情況下,服務又怎會好 ?價錢又怎會低?

除了學生及家長受影響外,連學校都有所擔心,雖說保姆車可補校巴的不足,但一般家長,仍然是對經由學校統籌的校巴較有信心,倘若沒有了校巴服務,連收生也可能出問題,在這樣不平衡的條件上議價,主客的位置,明顯不過。

筆者找不到資料因何故要停止發牌,只知道任何一個行業如果限制經營者的數目,其市場價一定不停飈升,以往不費分文即可做生意,現在據說一個大巴公司牌,短短十年間已升至數百萬。香港一直奉行自由經濟,筆者看不到任何原因,旅遊巴牌照須要有所限制,不知運房局長可否解釋一下?好讓家長們釋疑。

曾經勸說聯會代表不要公開談論社會議題的人,對於由學校、學生以至家長都被校巴公司[㩒住黎打]有甚麼感覺?還是仍然拋出那位歌星的名句:「我討厭政治!」就要我們的下一代,活在不公不義的政策當中?

本文僅代表個人立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