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六四回顧,被遺忘的香港主體性

六四回顧,被遺忘的香港主體性
廣告

廣告

六四的本土意義總是受到遮蔽。八九六四是香港社會最重要的一次民主啓蒙,那時候接近全社會總動員的投入支援,上至跑馬地,下至大中小學,無孔不入。但八九年香港這一頁,記述的仍然是如此這般的少,因大量回顧總是局限於天安門廣場的範圍之內,但究其實,八九六四這個事件,當時確是照遍了香港的每個角落,構成了踏入1990年代之前最重要的政治衝擊和民主洗禮。

但這份遺忘實在根深柢固,以至近年當有人說什麼六四乃大陸自家的事,跟香港無關,因而毋須紀念之際,竟然也有些人信以為真,這絕對是本土的悲哀。至於支聯會,其實也難辭其咎,因其紀念一直以來也幾乎完全失掉了「八九香港」的一頁,使本土完全缺席,造成了一大片歷史空白。

可是,也許你會問,為何要強調「八九香港」的位置呢?難道強調世界公民或愛國精神,不都已經足夠了嗎?然而,這卻遺漏了香港自己的故事和向度,即香港人在八九年是怎樣的覺醒並走上街頭的真切經歷。

說是無孔不入的程度,並不誇張。舉例,當年百萬人大示威,就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遊行。公共集會地點是跑馬地,這被當時指為,象徵着人們不再純粹「馬照跑舞照跳」的政治覺醒;同時,八九的力量也鑽進人們的私密空間,人們在家中的客廳電視機前紮營,跟廣場上的學生聯繫在一起;更不要說,25年來,於兩岸三地之中,香港是最主要的紀念場所,人們用力用心。但這段我們自己有份參與的過去,在後來的回顧中鮮有談及。

想說,談論自己,不是因為自戀,而是因為這個事件委實意義重大,因它標誌和記載了香港人民主意識的誕生和一次大爆發。而這頁歷史的空白,所標誌的恐怕是對香港人主體性的再次遺忘,如果不是背叛的話。

文章刊於今日《明報》24-4-201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