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胡世君

自由寫作人、文化人、性別研究/文化研究雙碩士。 喜歡性別解謎、逃出香港、愛情小說及解構電影。 曾旅居澳洲一年,驚覺天下之大,香港之小。世界原來好好玩。 我的個人網誌﹕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網誌

生活

離別的一課(澳洲工作假期)

廣告

廣告

前天認識了法國女生Aurelia和Sylvie(是Aurelia主動與我搭訕的,嘩哈哈~ ~ ~),那晚零晨是Sylvie的生日,我唱了國語版的生日歌給她聽。突然之間,大家像是十分老友。

昨晚是Sylvie生日party,我又再次把家姐手造給我的禮物轉贈她人(中國特色的耳環)。的確,這是不錯的交友方法,而她看來也甚驚喜。Sylvie與我一樣愛寫作,當她知道我是專欄作家時,她看似蠻興奮的。而Aurelia是一名鼓手,3歲便開始打鼓,是當時Paris最年輕鼓手,她的專輯更將於網上發售(亞馬遜)。我們聊天、喝酒,拍照、吃Pie、唱歌……Aurelia說Paris是一個很美的城市,但法國人有點粗魯也比較慢熱,但若認定了你是朋友,他/她們便很樂意與你分憂。此外,她說那裏治安不太好﹕「若我於深夜穿上迷你裙逛街,兩秒之內我便會被強暴﹗」聽來很嚇人,但她仍然極力推薦我們到Paris旅遊。當然,我亦一盡香港人本份,向她推介香江名勝,更以「免費住宿」作利誘。她口中的巴黎人與澳洲人很不同,在這裏即使不認識的人也會向你打招呼﹕“How are you?”,尤其在Shepparton這小鎮,也許是因為這裏人少,生活步伐也較Sydney慢吧。

與她們認識、稔熟,就在兩天之內發生。今天,她們已向Mildura進發尋找農場工作(其實還有別人,但我跟她倆最投契)。Aurelia不斷說我很Nice,其實我認為她才最友善。看著她們離開,突然感覺怪怪的。怎麼昨晚才談天說地、樂也融融,異國情誼迅間發生,卻又在一天之後悄然消逝?Backpackers的生活並不如想像般浪漫,很多時甚至挺無聊。然而就如Sylvie所說,我們是來Adventure(歷險)的,因此我們還得好好尋找每一分樂趣……與異國朋友或聚或散,每次分手都可能是「永別」,那算否一種「歷險」?與她們的擁抱,讓我憶起離開上一站悉尼的宿舍,Tokyo Village時的情景,跟眾人一一擁抱道別,簡單而真誠、窩心卻難過。現代人界線太多不容逾越,但一個親切的擁抱卻打破敏感的防火牆,感情傳遞理應這麼簡單直接。

聚有時,別有時,命運使然我怎能隨心所欲?但我會銘記每一個擁抱,把友誼留於心間。我從來不太懂得handle離愁別緒,今天我又惡補了一課。

後記﹕
去年我們到巴黎旅行,住在Aurelia的家。大家重溫舊事並同遊美景。異國情誼得來不易,更難以維繫。我不知道我們還會否見面,但肯定段段友情將長留心中。

第四集做嘉賓,未聽可上網重溫﹕ RTHK《遊學全世界
下星期最後一集。

My Blog 「自由寫作人 胡世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