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對於5.18巡遊的一些思考與看法

廣告
對於5.18巡遊的一些思考與看法

廣告

圖:「518 愛爸媽. 愛我家」啟動禮

前日,浸信、播道、宣道三大宗派發出了《宣明婚姻立場,維護家庭價值》聯署聲明,旨在反對同志平權運動關於同性婚姻的訴求,並強調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婚姻為神所唯一認可的婚姻形式。同日,一場盛大的「愛爸媽•愛我家」巡遊在尖沙咀舉行,大力支持的機構名單中有著聯署的三大宗和一些歷史悠久的反性平權運動的團體。雖然巡遊籌委會出聲明否認其與三大宗聯署有關,但如此巧合或默契,再加上巡遊特別指出「社會風氣」問題,以及流出的某些教會內部鼓勵會友參加巡遊的訊息內容,很難想像這個巡遊本身的訴求和聯署聲明沒有關係。

在日常的情景下,幸福家庭展現他們的幸福是一種美好的分享,但這次巡遊主辦方和幕後推動者所真正要藉此傳遞的信息,卻讓這種「幸福的展現」扭曲了意義,變得愚昧和暴力。這「幸福景象」的展示是霸權的、狹隘的,它宣告只有一種形式的家庭/情愛關係被認同、高舉、祝福;它炫耀自己的「合法」地位和既有權利,絲毫不憐憫被制度和文化壓迫的邊緣人的苦;它閉眼不看自身真正的危機,只將矛頭指向外面的假想敵;它舉杯慶祝虛幻的「勝利」,卻不知已因驕傲自義而失掉人心。

我們身處的社會總在試圖馴化我們的身體,從生育到死亡,從性別認同到情慾表達,無一不是權力控制身體的技術。我們的性、情慾和家庭模式被劃分等級,異性情慾優於同性情慾,一夫一妻育有子女優於離異、單親、獨身、多元家庭......而因為性在教會和傳統的社會文化中都是一種禁忌的話題,一切關注和探討都只能在冒風險的情況下小心翼翼地進行。為免產生自我懷疑或被他人視為異類,很多人對於性甚至性別的領域都喪失了獨立思考能力,只一味接收權威的教條和自以為的「共識」作為藍本,並且也承襲這一套等級分明的價值判斷。

這種獨立思考的喪失於個人於他人都是一種危機。於他人的危機在於,框架中的人只將目光聚焦於他人的性與情慾如何違反了既有的腳本,將他者想像為衝擊破壞傳統婚姻的罪魁禍首而加以抵制,卻無視於自身對性話題的失語甚至無知,無視於這種單一價值體系給他者帶來的傷害。只以一個罪字將一切進行總結,這真的是行公義好憐憫的作為嗎?

於己身的危機在於,當由於各種原因實現不了這個婚姻家庭的模範藍本時,例如找不到合適的結婚對象、不孕、與配偶感情破裂等等,這套單一價值框架便會將其歸為殘破、不完整、次一等級的類別,但你喪失獨立思考的價值體系無法提供足夠資源讓你為自己的「降級」辯護,連你自身也會認同這種降級。而無論這個框架將自己裝扮得多麼包容慈愛,它都在傳遞一個信息:很可惜,你離理想的狀態還是差了一點。

所以,框架裡的人高於框架外的人,而框架裡成功實現腳本的人高於沒能實現腳本的人。等級高的總是得到最多掌聲和祝福,等級低的只能落寞地鼓掌,接受同情與幫助。單一的價值體系必然帶來這種等級劃分,這和世俗社會以金錢、權力、地位上的成功作為追求目標的價值框架並沒有太大的不同,只不過經過了多重溫情的包裝。

如果我的朋友中有人參加了這個巧立名目的巡遊,我理解你們對自己的孩子和幸福家庭的美好願景,但我希望你靜下來想一想,當代婚姻家庭所面臨的主要問題,包括家庭暴力、離婚率高企、教育問題、留守兒童、健康安全問題......這些真的是由於這個世上存在同性愛情而產生的嗎?我也明白無論表面多麼幸福美滿的婚姻,其內在總不免有需要處理的矛盾和張力,而這些又有多少真的和同性愛情有關呢?如果閉眼不看當代婚姻所面臨的種種內在和外在問題,只一味將焦慮和恐懼投射到一個無關的群體身上,以求內心虛假的平安,如此的作為意義何在?

這個社會上正在發生很多的事情關乎著孩子的成長與發展,食品安全、教育制度的僵化、地產霸權、言論自由收緊......如果你真心關心孩子的未來,希望你帶著孩子一起去認識這個社會正在發生的變化,教導他/她成為一個有愛和獨立思考能力的人。如果你只是單純想和孩子外出親子互動,那就請不要讓他/她成為被團體政治利用的工具。向往或展示幸福的生活並沒有錯,但權力可以借用獨立思考的缺失將平凡、善良的訴求扭曲為傷害他人的集體暴力。

我也希望你能多顧念體恤那些被制度邊緣化的人們的感受,他們並不因為在你所追求的家庭腳本之外而比你有更多罪,他們也並不因為性向與你不同便失去得到愛和改善自身處境的資格。很多傳統教會將性與性行為放大視為同性戀群體唯一的需求,併將牧養工作的重心局限在遏制其性行為上,這種目光很狹隘,失去全人的關顧,而且已經對這個群體造成傷害。

作為個體,如果願意多看到自己已經擁有的和別人所被剝奪的,多一些傾聽和體會他們的內心,少一些偏見和自以為是,多一些同理心,少一些劃清黑白界限的執著,也許你會看到不一樣的基督。

如果你對是非黑白的問題仍有許多疑問,希望你看一下現任天主教教宗方濟各,他雖然堅守教義反對同性婚姻,卻為了這個群體的益處呼籲支持民事結合。他指出教會過於沈溺於反對同婚、墮胎、人工節育問題,卻使牧養工作失去平衡,忘記了要顧念人。這難道不是對保守教會及其會眾最好的警醒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