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對月熊之惻隱

廣告
對月熊之惻隱

廣告

中國人說,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其實錯不到那裡。

只不過惻隱之心是很容易就會被其他「私心」所淹蓋,當惻隱之心正阻擋你去追求私慾,你就很快會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輕易為自己開脫了。

因此,在中國可以出現可能是最殘忍、最泯滅人性的一門生意:活取熊膽製藥。

在中國的養熊場,活熊取膽就是一件很隨便、很原始、不涉及甚麼高技術的黑心作業。用狹小的鐵籠困著黑熊,絕望的黑熊無從轉身,再在熊的肚子箍上一件 鐵衣馬甲,上面裝置了一條鋼管,專用來取熊膽汁用的。鋼管活活穿透到熊膽上,取膽汁就像開水喉的簡單。 唯一小麻煩就是過程中黑熊都會發出慘烈淒厲的哀鳴痛哭,令人心煩意亂。 當深綠色膽汁從鋼管流出時,黑熊流着淚水,撩動了養熊人本來「人皆有之」的惻隱之心。 不過都是過眼雲煙,動搖不了他們賺錢的決心。抽膽汁的動作又重複幾遍,直至完成。這樣每天取兩次,黑熊十年的生涯就要被折磨7,200多次。如此,甚麼惻隱之心都麻木了。甚麼時候良心作祟,就要好好觀賞鈔票的艷紅亮麗,和熊膽汁的慘綠互相輝映。如此就可以出了一個「歸真堂」,抽膽汁抽成一個企業,大搖大擺的想集資上市去,將殘害虐待黑熊大眾化!

信奉「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當然不止於企業家,也有個體戶。去年吉林揭發了六名疑犯自製爆炸裝置,抹上蜂蜜、牛油作誘餌,兩年內先後炸殺八隻棕熊。被殺棕熊被破腹開膛取活膽、斬斷熊掌剝皮剔肉,最後棄屍於荒山野林!

我們稱自己是文明人,和動物最很重要的區分是我們有道德觀,行事為人有道德上的約束,對於一些害人利己的事,我們不單止不參與,也要站出來仗義聲討。活取熊膽是罪孽,用以製藥也是罪孽,售賣的也是,購買的也是,我們知道卻保持沉默的也是!!

香港人沒有活熊取膽,卻容許熊膽藥品在市場上自由買賣,中醫藥管理委員會的中藥組竟然向立法會聲稱熊膽藥無法替代。這罪孽會比在內地的養熊人輕嗎?

難道我們的惻隱之心,都一樣敵不過一句「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