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環團研究:機場三跑倒蝕千億 環評未計社會成本

廣告
環團研究:機場三跑倒蝕千億 環評未計社會成本

廣告

圖:(右起)地球之友高級環境事務主任周月翔、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洪家耀。

(獨媒特約報導)機場管理局將於星期五公布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的環評報告,由香港地球之友、香港海豚保育學會和公共專業聯盟組成的評估小組上星期六(6月14日)率先發表「社會代價及回報評估」(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 SROI)研究結果,發現總社會及環境成本可達6,688億,令第三跑道出現「負經濟收益」,倒蝕逾千億,並非如當局所言「必賺」。小組要求將結果納入環評考慮,機管局代表反駁SROI不適用於大型基建項目。有環團又質疑運輸及房屋局在第三跑項目上逃避責任,將屬於整個社會的投資交到機管局手上。

評估小組的研究範圍分3部份:航空活動產生的碳排放及對氣候變化的影響、對中華白海豚及其生境的影響、引致的噪音污染和空氣污染。小組聘請英國民間智庫「新經濟基金會」(New Economics Foundation, NEF)作為顧問,並以NEF就倫敦希斯路機場興建第三條跑道的SROI為參考對象。

SROI研究不獲港府協助

評估小組指出香港與英國相比,NEF進行的SROI得到當地運輸部的協助,提供實質數據和數學模型,以便計算社會和環境成本。反觀香港政府從沒有就大型基建項目進行社會成本研究,各部門例如民航處公開的數據有限,未能配合研究,計算相關成本如飛機架次和型號的碳排放。

第三跑道的社會及環境影響評估結果總覽表:

sroi2

經濟效益扣除社會和環境成本後還剩多少?

根據機管局的經濟回報評估,以2012-2061年為期50年的估算,第三條跑道的經濟回報淨值將達5,420億。然而,小組指這只計算經濟效益,忽略附帶的社會和環境成本。SROI研究結果顯示,在基本情況下,氣候變化(3,510億)、噪音(47億)、保護中華白海豚(186億)、觀豚旅遊業(175億)等成本的總和是3,918億元,令第三跑道的社會整體回報淨值只餘下1,502億元。在悲觀情況下,更出現負1,268億元。按照工程現時目標,新跑道最快於2023年啓用,因此小組相信社會整體回報淨值應是更低。

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黎廣德表示,機管局的顧問報告曾指出經濟回報淨值在最壞情況可能下調60%,故社會整體回報淨值甚至有機會變成負5,644億元。他表示在不同情境下,正負差距巨大,當局在決策過程中需要慎重考慮。

觀豚活動助建香港「品牌」

當被問到觀豚活動對生態的影響時,海豚保育學會會長洪家耀表示明白觀豚活動會為中華白海豚帶來滋擾,但相信只要實施一定的規管,觀豚活動便可以有秩序地進行。他續說觀豚活動對建立香港「品牌」有莫大幫助,讓更多人知道原來中華白海豚等受保護動物可與城市共存,這比起旅遊經濟價值更有意義。

航空業污染欠規管

地球之友高級環境事務主任周月翔指在香港製造空氣污染的主要行業有發電廠、海上和陸上交通工具等,政府對這些行業都有相應的政策去規管其空氣污染物的排放量,但對航空業卻缺乏明顯的規管。然而,飛機釋出的空氣污染物也不少,包括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可吸入懸浮粒子、揮發性有機化合物和一氧化碳,而且飛機的噪音亦會引致人們失眠。

機管局:SROI不適用大型基建

參與研究發表會的機管局企業發展執行總監馮永業回應指全球頭30位的機場和全球148個大型基建項目都沒有做SROI,倫敦希斯路機場是一個例外,「不可能用一個例外的例子延伸到全世界」。他說機場的影響層面廣闊,社會和環境成本的範圍太廣泛,「SROI不可能完全覆蓋並量化」。他又指SROI會直接詢問受影響者選擇什麼替代物(proxy)來轉化並反映其價值,由於每人所選的替代物都不同,所以存在「主觀性問題」,如此有爭議性的數據無助成為決策的基礎。

環評可考慮納入社會成本

長春社理事熊永達慨歎「環境影響評估是現時通往立法會之前唯一一個供公眾參與的窗口仔」,指政府決策透明度不足,單靠環評讓公眾參與討論的渠道不足。他期望當局不只做到法例要求的最低門檻,而是有一流的公眾諮詢,讓公眾看到全面清晰的投資回報。馮永業其後回應指機管局已做超過法例的最低要求,在環評裡包含了碳排放的研究,又指碳排放佔整體社會成本超過7成,即是說已概括了大部分的社會成本。

熊永達表示雖然在傳統成本效益裡,社會和環境成本是最難計算的,而且存在很多爭議性,但未嘗不是一個好開始,可以考慮把社會成本納入環評要求。他指在第三跑道的諮詢文件裡,總是提及工程能獲得多少利益,但成本方面則猶如白紙一張。

立法會議員梁繼昌則表示建做社會成本的數據庫需花費好大功夫,希望將來能有一個國際通用的數據庫,並且可以每年更新,為日後的基建評估提供基數。

工程討論不見運房局蹤影

熊永達、梁繼昌和黎廣德一致質疑為何發展第三跑道完全不見運輸及房屋局張炳良現身立法會說話。他們都認為運房局作為政策局,應為大型的基建項目負上最終責任。熊永達批評興建第三條跑道不只是機管局的項目,而是整個社會的投資,運房局應帶領整個基建規劃;而且民航處比機管局更清楚現時機場的承受力,包括香港空域及跑道航機升降容量等,相反機管局只負責地勤方面,不了解跑道和航機的日常運作。

在場的運輸及房屋局政治助理胡韻珊回應指會把與會者的意見反映給局長,並重申機場是核心設施,全港市民也會從中得益。

【研究內容簡述】

1. 氣候變化成本

民航活動與氣候變化有著密切關係,2013年4月發表的一份國際碳排放報告《Aviation Carbon Footprint: Global Scheduled International Passenger Flights 2012》指出,香港國際機場的碳排放佔世界排名第三(10,367公噸),僅次於第一的倫敦希斯路機場(16,404公噸)和第二的杜拜國際機場(10,968公噸)。

小組在預測2023至2061年,第三跑道建成後的碳排放總量時,考慮了「香港國際機場離境飛機架次的增長率」、「機場三條跑道系統的承擔能力」和「航空技術進步提升能源效率的可能性」,根據英國政府的能源及氣候變化部制定的碳排放價目表,以價格低、中、高,分別反映對氣候變化的樂觀、基本和悲觀的預測情境。因此,氣候變化成本的範圍由樂觀時約1,054億港元,至悲觀時約6,263億港元不等。

2.(a)中華白海豚社會價值

新跑道將建於本港3個中華白海豚棲息熱點的中心,阻礙海豚的流動,亦會破壞沙洲及龍鼓洲海岸公園和大小磨刀洲海岸公園作為海豚棲身地,勢令稀有的白海豚數目進一步減少。

小組與香港浸會大學合作,在去年12月以電話抽樣訪問1,007名香港居民,結果顯示有7成受訪者願意為保育白海豚生境付出金錢,平均金額為$253。據政府統計處推算,2013年香港整體人口約719萬人,得出市民願付金額總值159億。

結果又顯示8成6受訪者,願意更改行經中華白海豚棲息地的渡輪航線,平均增加航程時間21分鐘。政府統計處資料顯示2012年香港居民平均時薪$55,以此將額外的航程時間轉換成金額,再乘以香港居民經港澳碼頭及中港碼頭出入境的每年平均人數,得出總值26.7億。

因此,香港社會未來願意為中華白海豚生態付出的保育成本總共186億。

(b)觀豚活動旅遊經濟價值

此外,觀賞野生白海豚是受歡迎的生態旅遊活動,若白海豚滅絕,亦將影響旅遊業收益。小組訪問觀豚活動的主要營運商,香港海豚觀察公司和5間大澳快艇公司,計算他們在2013年的收益推算未來10年的總收入可達12.3億元。

小組又透過問卷調查,訪問本地居民和旅客,發現受訪者參與觀豚活動的意慾超過5成。小組假設這些觀豚者,在未來十年只參加一次本地觀豚活動,每位觀豚人士願意付出$573至$779不等,遠遠高於現時香港海豚觀察公司收取每位350元的費用。因此未來10年潛在的旅遊經濟價值共有175億。

總結以上結果,把社會價值(186億)和經濟價值(175億)相加,中華白海豚在未來10年的總價值是361億。

(有關研究的中華白海豚部份,詳細可看〈中華白海豚值361億 三跑工程毀生態旅遊〉。)

3. 飛機噪音成本

根據民航處的資料,一年內超過25%時間錄得超過65分貝噪音的地區,包括欣澳、青龍頭、汀九及馬灣。小組預計將來第三條跑道落成後,噪音會向西北方向延伸,波及屯門,特別是黃金海岸一帶。小組採用噪音貶值指數(Noise Depreciation Index, NDI),計算樓價因飛機噪音破壞寧靜生活環境的跌幅。根據各受影響地區的平均樓價(2013年3月至6月),小組計算出香港國際機場的NDI為1.2(即飛機噪音每上升1分貝,樓價便平均下降1.2%)。以政府統計處2011年全港人口普查的數據,估算受影響地區的居住人口和家庭數目,結果顯示每上升1分貝噪音,各區每戶家庭所承擔的噪音成本分別是:馬灣 ($61,788)、青龍頭($58,109)、汀九($61,433)和香港黃金海岸($53,521)。在三種不同的預設情況下,受影響家庭的總噪音成本由樂觀時$86,881至悲觀時$360,773不等。

相關報導:
港珠澳大橋工程趕絕白海豚 環團望機三跑汲取教訓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