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50萬的民意

50萬的民意
廣告

廣告

醞釀年半的「佔領中環」民間全民投票昨天終於開始了。

由於溫和的政改方案在5月6日商討日(三)全被剔除,未能出線,不少人質疑佔中運動已經被騎劫,倘若不支持「公民提名」方案的市民因此不願意投票,投票人數可能會低落。在全民投票雪上加霜的是,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於週一(6月16日)表示,電子流動應用程式遭受黑客持續廿多個小時,強度達每秒75Gb的「分散式阻斷服務攻擊」(DDos)襲擊,導致系統癱瘓,三個系統供應商有兩個決定不再提供服務。事實上,投票系統昨天未啟動前已經受到黑客襲擊,強度較之前高四倍以上,達每秒最少300Gb,接近世界最強攻擊紀錄,即每秒400GB。如果網上投票系統因此全面崩潰,15個實體票站在6月22日當日只能承受7萬多人。

在這情勢下,大家對投票人數不敢樂觀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投票人數如果低落,全民投票當然沒有什麼重要意義。事實上,佔中三子在5月底曾經表示,如果6月的全民投票人數低於10萬,他們會承認和接受推行了一年半的佔中運動失敗,也願意為此問責,並向市民道歉及退出佔中領導角色。

出人意料之外的是,首日的投票人數竟然勢如破竹,從昨天中午12時開始直到凌晨零時,投票人數逾40萬,首24小時破48萬,今天下午3時昂然越過50萬大關。投票人數不僅遠遠超過佔中三子早前所設的10萬人下限目標,也使到2012年民間選特首的23萬投票人數的紀錄相形見絀。

香港特區政府或許高招些,在投票還沒有正式開始之前,昨天上午就表示法律不存在全民投票制度,投票沒有法律效力。港澳辦和中聯辦則在投票人數出現後才回應,顯得有些被動和無奈。他們猛烈批評,指香港「無權自行創制公投制度」,公投是「非法的、無效的」,只是「自編自導」的「一場鬧劇而已」。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院長最近表示,他本來對投票有保留,但現在會積極考慮參加。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這種既機械又平面的官方回應,在專長於憲法學的陳文敏教授面前,顯得極其蒼白無力,也反映出香港政改和社會發展的癥結之處。事實上,表明會投票,並且呼籲市民積極投票的人當中有不少是專業和法律界人士,他們當然清楚知道這次的投票並沒有法律效力,但為什麼他們仍要投票呢?政府是否願意重視這次超逾50萬人所表達的清晰意見呢?

沒有一個民選政府不關注民意,因為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因為政府的權力最終來自人民。沒有一個民選政府斗膽漠視立場清晰的民意,尤其當民意背後有超高的數字支持。只有不是民選的政府,以及一味向權勢靠攏的政客,才會輕易踐踏民意。

儘管董建華政府曾經信誓旦旦地說,無論2003年7月1日遊行人數多少,政府也一定會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但最終還是選擇不與50萬的遊行市民為敵。難道11年後的政府竟然失去了這種政治智慧和勇氣?

我們必須慶幸,香港迄今仍是一個可以清晰表達人民意見的地方。我們必須珍惜我們今天仍然擁有的,可以表達自己意見的自由和權力。我們應該為自己鼓掌,我們可以感到驕傲,在國務院強勢宣布中央擁有香港全面管制權白皮書之後的10天,我們仍然有捍衛«基本法»所賦予我們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的道德勇氣。

我們勇敢地向假普選說「不!」,我們堅決地拒絕以黑為白、以非為是、以偽為真!我們做到了,我們強大了!

為了香港,為了我們的下一代,我們必須捍衛我們的公民權利!

高牆在前,我們必須發聲,我們沒有其他選擇。

( 稿于 2014-06-21 深夜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