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芷昕

90後,愛創作。 網誌

生活

在推土機前凝聚社區——土家故事館

在推土機前凝聚社區——土家故事館
廣告

廣告

圖:土家計劃統籌王永棠(右二)與實習同學和社工。

(獨媒特約報導)這裡是一個唐樓密佈的老社區──沒有大型商場,只有滿街的車行、五金鋪、街市;不多見一個打扮新潮的年青人,只有打著赤膊的中年男人、拿著一袋二袋生果蔬菜緩緩走過的老婆婆,偶爾在行人道還看見幾個剛放學的野孩子在踢球──像個和諧靜謐的舊城。但仔細一看,經營幾十年的茶餐廳關了,剛開張一星期的超市,又貼上了結業搬遷的告示。這裡看似平靜,但實質暗湧著巨大而快速的變遷──這裡是土瓜灣。

batch_001

現在香港都在講社區重建。內城老了,為配合香港的經濟發展和人口增長,需要重塑、優化、善用城市空間,結果舊的人事物都敵不過時代的巨輪,為發展讓路,土瓜灣也毫不例外。沙中線工程進行得如火如荼,可以想像土瓜灣的改變將會是翻天覆地。

batch_003

batch_008
圖:土家仍保留上一手店鋪昌興雞鴨的裝潢。

為了在重建前守住土瓜灣社區生活的點點滴滴,「土家故事館」今年3月在鴻福街16號出現了。土家的出現為鴻福街增添了一股生氣,它逐漸成為街坊的聚腳地。公公婆婆閒時下來聊天、吹吹口琴、打瞌睡,媽媽們又會互相分享「湊仔經」,還有剛放學的小孩子在大暑天倚著風扇做功課,或在土家外的空地周圍跑來跑去踢足球。而在採訪當天,是土家舉辦粵曲會的日子,十多個老人家坐著專心聽著粵曲,外面的汽車同時呼嘯而過,形成一幅有趣的圖畫。

batch_005
圖:一家大細來到土家一同做手工。

凝聚街坊 留下故事

「重建活化不應只是留屋,更要留人。」在土家故事館搞藝術的計劃統籌王永棠(阿棠)這樣說。土家是聖雅各福群會繼灣仔藍屋香港故事館後,另一個社區活化和文化保育的資助計劃。一群藝術工作者和社工共同合作建構一個社區平台,把土瓜灣的街坊連繫起來,收集他們生活的小故事,從中發掘和重現社區的文化和性格,同時亦帶動街坊自發參與、規劃、設計自己的社區。雖然土家在6月7日才正式開啟,但早在3月裝修鋪位時,土家已在旁邊空地舉辦了「操場運動周」,與土瓜灣街坊打了個招呼。

土家常舉辦不同的活動以凝聚街坊,如每星期都會有兩次家長小組,讓街坊們互相文流烹飪和育兒心得。之前又製作了18張關於土瓜灣老鋪的立體拼貼相(fotomo),以此與18間店鋪交換他們在土瓜灣的故事。

batch_006
圖:18間土瓜灣老鋪立體拼貼畫。

土家又組織了土瓜灣導賞團,透過口述歷史加深街坊對土瓜灣舊街市、華樂戲院、維他奶、山寨廠等歷史的認識。又因為土瓜灣唐樓大部分的信箱都破爛已久或消失不見,土家教街坊造白鐵信箱,讓他們能收信。

batch_007
圖:小朋友製作的白鐵信箱。

在7月初的周末,則舉辦了電影會,放暑假的小朋友齊齊看《千與千尋》,之後阿棠還帶他們到牛棚藝術村燒玻璃畫。「土瓜灣的小朋友可能因重建而要搬遷,在變遷的環境下長大可能會影響他們的學習和成長。」阿棠笑說,希望透過這些活動讓小朋友們培養感情,「說不定十年後再在這裡相聚。」

batch_004
圖:小朋友開心地展示她在土家製作的玻璃畫和哨子。

鄰里人情味

阿棠坦言,在土家運作初期,大家都依然不斷摸索著「故事館」的概念和模式。但運作至今約半年,阿棠和曾在藍屋香港故事館工作、現統籌土家的社工小田都認為已見一些成效。很多街坊閒時都會來土家作客,訪問當日亦見婆婆向土家的實習同學送上湯水,盡顯社區鄰里間的人情味。土家舉辦的活動亦受到街坊的歡迎,粵曲會坐滿老公公、老婆婆,原來在宣傳海報張貼前,街坊便已滿心期待,不斷詢問詳情。

在土家任職內務的阿玲指,「即使旁邊的車行老闆不喜歡粵曲,但都會很包容。我們有時會幫街坊申請基金,他們都好熱情,鄰里關係很好。」亦有早已搬離土瓜灣的婆婆帶著兒孫來到土家,重拾在土瓜灣的生活點滴。現時,伴隨著土家的名氣漸增,愈來愈多藝術團體亦有意合作,如表演木偶劇和教小朋友彈古箏。

batch_009
圖:街坊可以把舊物放在這個書架。

發展是為誰?

阿棠常言:「土瓜灣的街坊過的是自發的有機生活,平時會自發的資源再用,又會種植盆栽。他們很organic,不會講社區保育這些大原則。」面對著土瓜灣每日不可預計的變化,阿棠希望「土家」先把街坊連結起來,養成街坊自發連繫的交流文化,讓他們以團結精神面對土瓜灣日後的重建和變遷。

在訪問過程之中,不論是談及重建或是沙中線的問題,阿棠和小田都是本著「以人為本」的原則。小田說:「街市和小販檔都沒有了,車仔麵店變成凍肉鋪,有想過開店的原因嗎?街坊真的會光顧嗎?其實只會令街坊的生活更不方便。」阿棠說:「其實普遍街坊對沙中線都是持正面態度,一個社區沒有基建,不方便街坊,社區可能就會老化。但地鐵怎樣建、為誰建就是另一個問題。地鐵出入口會不會只方便豪宅?建後又會不會令街市消失?」這都使我們反思,其實經濟原則非一定能提升生活素質,而是應以人出發、以人為本。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