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撐警、反佔中

廣告
撐警、反佔中

廣告

近來建制派的反動員行動,光怪陸離得可以拍一部奇幻片。明明是和平佔中,明明在七月二日已經示範了一次極為克制,非暴力的公民抗命,反佔中偏偏就要硬說你是暴力;明明是批評警方濫權偏頗,撐警方就急不及待走出來說要捍衛警方權威,支持警察執法。

有人說過警方不應執法嗎?有人要立法褫奪警察的公權力嗎?是有的,但主事人不是公民抗命的支持者,而是中央及香港政府。七一和平示威的組織者,可以被隨便安插罪名而拘捕;幫港出聲的成員在城市論壇揮刀亂舞,只是被警告就放走;疑似黑社會毆打示威者警察視而不見。有法不依,有法不執,前線警員受上級指令而選擇性執法,才是破壞公權力的行為。

然而,這些道理對周融,李偲嫣均不重要,因為由始至終,這些反動員都不是為了以理服人,亦不是要爭取具體的群眾支持。反佔中聯署之所以錯漏百出,包括重覆簽署,企業威迫員工聯署,原因是因為他們想市民去留意這些漏洞;網上聯署受黑客攻擊的消息亦然,反動員的精髓,是要複雜一個山寨佔中:「你有街站,我的街站比你更多;你有八十萬人公投,我弄一個百萬聯署;你有七一遊行,我動員搞一個反佔中遊行。」

反動員搞得愈山寨,就愈能令情況和稀泥。愈和稀泥,中間游離市民便覺得兩派均做假,兩邊均不支持。不過山寨貨始終有被揭穿的時候,反佔中陣營死頂至十月才出具體方案,就是要知道若他們的篩選爛方案現形,市民便知道這場大龍鳳只是為了「保篩選」。現在可以做的,就是讓這些反動員露出尾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