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婉容

全職麥田捕手,在懸崖邊書寫國際事務﹑中東研究,還有背包路上種種風景。偶爾回歸本性書寫文藝。文字見於《明報》星期日生活及各報章雜誌。 網頁:sherrychan.net; FB專頁:www.facebook.com/sherrychanyy 網誌

國際

少談ISIS,就代表不關心嗎?

廣告

廣告

圖:法新社

不如這樣說。

會不斷地發文講加沙,講ISIS的相對較少,為甚麼?真的如有個別人士在這裡留言說的那樣,是左派「包容文化差異」嗎(而其實我真的覺得這些指控很沒邏輯)?如果我要包容「文化差異」,何必在書裡用了半章罵俄羅斯假民主,用了半章罵伊朗高壓政權?說我偏私伊斯蘭國度或俄羅斯的人,實在是白費心機。

較關心加沙,不代表不關心ISIS,而是要抗衡的媒體力量不一樣。當全世界的媒體標題都是「ISIS屠殺基督徒」﹑「ISIS迫害少數族群」,但對以色列的鞭撻卻少之又少,但他們做的根本是同一回事的時候--正常人都會忿忿不平吧。明明是屠殺,卻講成戰爭,甚至是自衛,我就算寫一萬篇文章去糾正這種不義,也不為過。(何況我根本沒寫夠一萬篇,雖然星期四又有一篇。)我早在許多訪問裡說過,巴勒斯坦是我關心國際公義之始,我對它有特別感情是真的。雖然,究竟我寫不寫ISIS,跟其他人有甚麼關係呢(想了很久還是想不通)?我不寫代表我不認為他們值得譴責?那按這邏輯,我不關心緬甸羅興亞人被迫害,不關心有人虐貓虐狗,只因為我沒寫?香港近年新興起這種邏輯,很難懂。

好了,批評ISIS,你能否不提11年前在WMD(編按:大殺傷力武器)證據極度薄弱下出兵的美國?安南在回憶錄裡寫道,當年美方向聯合國提供的所謂「WMD證據」,跟白紙幾張根本沒有分別。最後也證實伊拉克根本沒有WMD。美國騙他們的人民,戰爭是為了讓你們能夠用廉宜的石油,石油價格下跌了嗎?也沒有。美國根本沒有提升伊拉克石油出口量,戰爭是為了讓稱為Big Oil的巨型油氣公司有龐大油田可供發展,油價愈高愈好。

現在打ISIS,又是為甚麼?幾個月前我本來要在明報寫ISIS,後來爆發了明報劉進圖被斬的大新聞,才臨時轉了題目。沒錯,ISIS不是這兩三個星期才冒出來的。友人早在四﹑五個月前已經不斷跟我偶爾談起ISIS,雖然他們現在異軍突起,發展到這個地步,我們是始料未及。但美國現在非常高調的說,我們要阻止種族屠殺發生,要空襲伊拉克,我真的是差點笑出眼淚來。第一,明明ISIS對中東局勢有威脅,是一早肯定的事實,為何現在才來空襲?又是石油大亨的油田安全問題。第二,種族屠殺?美國當然不會人道干預加沙,我就不提了,但中非共和國呢?中非共和國的基督徒在屠殺伊斯蘭教徒,為何不干涉?達爾富爾呢?時間再回轉一下,盧旺達呢?他們連肯定一個死了一百萬人的浩劫是「種族清洗」都不敢。

ISIS為何崛起?美國在八十年代資助拉登聖戰組織打蘇聯的事,早已人人皆知,而ISIS就是阿蓋達組織的進化產物。美國從來都在中東實行拉一派打一派政策,且看ISIS兵臨城下之時,伊拉克政府軍退的退縮的縮,是因為美國對伊拉克所謂的「重建」,就是安植什葉派政府來打擊遜尼派勢力。候賽因沒錯是殘暴高壓,但美國推翻了他的政權後,又建立了甚麼?另一個殘暴高壓貪腐的政權。馬利基在上任後,即對國內遜尼派教徒強硬打壓,伊拉克早就進入了Noam Chomsky所謂「failed state」狀態,所謂政府軍比較像佔領軍,國內派系鬥爭引起的治安問題從來沒有中斷過,而美國就拍拍屁股走了……而現在,半邊天下都失去了,你看伊拉克政府還在權鬥。

ISIS是否殘暴﹑兇殘﹑冷血?絕對,肯定,是。有數萬Yazidis人活活餓死,有婦女被抓去當性奴,有小孩被活埋。或如果我們真的有文明社會,這就是我們絕不能夠容忍的事。我唯一懇求的是,請大家對被迫害的人,無論他們是基督徒﹑天主教徒﹑伊斯蘭教徒﹑佛教徒﹑無神論者,伊拉克人,阿富汗人﹑香港人﹑中國人﹑美國人﹑日本人……都一視同仁。從我出生到現在,這種人生而平等的信念,沒有一刻動搖。再多一千萬個留言說我這樣那樣,我都問心無愧。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