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從十九年前的石議員看無綫獨大的荒謬

廣告
從十九年前的石議員看無綫獨大的荒謬

廣告

昨晚六點時,陳興昌的一句「亞視將轉讓股權予香港電視的王維基」令一眾傳媒都「精神」起來,社交網絡亦再次給「港視」,「亞視」和「發牌」洗板,有網民甚至認為愚人節提早一天到來。從過去十年,到今天無綫被批評只會製作「膠劇」,都一再說明了現時台前及幕後都的出路狹窄,香港的電視業根本沒有「行業」可言。「發牌」印證了「台前」、「幕後」、香港人甚至整個城市的可悲和怨憤。

繼《選戰》後,香港電視的劇集《導火新聞線》再成為網民茶餘飯後的話題。通識教師葉一知話睇完新聞線後很感慨:「點解咁好既野唔可以多啲人享受到?」,這套電視劇對傳媒尤其報紙的行家來說,一定很有共鳴。

早幾日前是無綫新聞主播周嘉儀的 Last Day,有網民笑言周家怡和周嘉儀都通通離開無綫。昨日無綫公報去年的業績,但連黃金收視也拒絕按「慣例」披露,令人開始猜想無綫的收視是否倒退到難以想像。

有人辭官故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在《導火新聞線》中飾演石俊賢,即同時被汪海藍及方凝愛上的那位區議員,這位演員原來是19年前叱咤新秀銅獎,同屆的金獎是鄭中基,銀獎是K歌之王陳奕迅,他的名字叫李忠希。

李忠希前幾日上了謎谷的節目,談到十多年來的辛酸史。他不但曾經是歌手,更可以說是音樂世家。他表示自己都幾乎忘記了自己曾經有過「歌手」的身份。哥哥是外號「神童」的結他手,表姐夫是勁歌金曲和超級巨聲等音樂節目的結他手,表哥是太極樂隊的鍵琴手 Gary Tong。李在中五畢業後,自己又喜歡唱歌,所以成為了表哥的助手。

久而久之,他對音樂產生了興趣,遂去學唱歌。及後遇到經理人鍾定一,跟曾路德學唱歌技巧,並到 EMI 試音,最後簽約當時的新力唱片。最後在21歲之齡出唱片,主打歌叫《太著緊》

他更拿了當時只頒發十個獎的新城獎項,李也自言:「際遇既野好難講既。」拿了獎後,翻版碟問題嚴重,加上經理人的問題令他有點停滯不前:「個時開收音機和電視,千嬅和Eason就不斷派新歌,我開始急,但都無用...」

李最後在98年加入為期半年訓練班,同期的是楊怡、林峰和徐榮等人:「企係度都可以瞓著,個人無哂focus,真係好辛苦,唔係講笑。」。當時上堂及實習各佔一半,他表示真的很「chur」。

李後來轉營,在全線大搜查及東張西望當主持。監製當時希望他能夠近水樓台,可以「歌手問歌手」。他坦言,當時要放下歌手身份轉做主持:「都好難過自己個關嫁。」後來向劉家豪毛遂自薦,加入劇組。

李忠希透露更曾一度心灰意冷,考慮轉行,並曾投考警察。他更表示應徵其他工作時,遭對方問到「你明星嚟嫁,都要嚟見工?」李激動回應:「我只係主持,劉德華同張學友就係明星,人人都識。」他又強調入行都只是希望有人對他說「我睇過你做戲,你叫李忠希呀嘛。」而將來更希望只要有機會在無綫,上台唱一次歌已經足夠:「真係唔洗攞獎,有得唱下已經好開心。」

有一點很重要,李忠希絲毫沒有提及「石議員」,不論在訪問或是個人的微博中,一點都沒有。是甚麼原因?不太清楚,但很清楚的倒是他已經重返無綫了。

引述李忠希受訪的故事和點滴,只為了說明香港的電視業出路狹窄。沒錯,看見無綫的面書專頁有近六十四萬的粉絲,但細心一看,來自馬來西亞的佔了一半以上,「本土」只有近十萬人。這說明了甚麼?某程度上說明了無綫製作的劇集,主要受眾是大中華市場,尤其是馬來西亞。筆者曾經在馬六甲街頭,看見過百人圍著電視,追看香港人認為是「膠劇」的港式劇集。

單是2013及2014年,《飛虎II》、《衝上雲霄 2》、《仁心解碼II》、《On Call 36小時II》、《老表,你好hea!》等等,全是續集。編劇就沒有題材,沒有新意,沒有方向了嗎?不,是因循守舊已可以賺錢了:「不要搞那麼多。」這是一位無綫高層親口說的話。

筆者不敢說無綫已經不需要香港市場,但從無綫製作劇集的濫竽充數和快刀斬亂麻可見,無綫根本不重視香港市場。而且,更重要的是,現時開辦新聞和傳播相關課程的大專院校絕對可說是多不勝數,課堂上離不開採訪寫作外,還有拍攝、製作及剪片等。不要忘了還有演藝和專業學院等學生,但市場上的待遇和工作上的殭化根本嚇怕了有志在這個行業發展的年青人。當然,也不乏「掉那媽,頂硬上」的「新鮮畢業同學」入行。大家記得無綫那套甚麼《快樂聯盟》嗎?「參考」韓國大收旺場的 《Running Man》卻「參考」得不倫不類。不暪你說,筆者睇到想嘔。

然而,免費電視牌照的問題所衍伸的是,我們不單是睇電視,睇電視背後更是包含了一個行業的前途,幾代人的生計,一個城市創意工業的命脈。

一男子,仲玩鬥爭?成個香港已經俾你搞彎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