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自由法治 決勝關鍵

廣告
自由法治 決勝關鍵

廣告

香港兩大黨報,在中聯辦的指令下,過去3個多月來,發表批鬥港大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的文章至少120多篇,旗幟鮮明地提出政治任務,就是千萬不能讓「反中亂港」的陳文敏出任港大副校長;不僅如此,兩大黨報還以「社論」向特區政府施壓,要求廉署依法追究查處,因為陳文敏容許戴耀廷接受支持「佔中」的所謂「黑金」,「可能已經違反『不得接受不明來歷捐款』的校規,觸犯公職人員受賄、瀆職的法例」。

儘管土共殺氣騰騰,一般人又迷信在中共撐腰和幕後策動下,建制派動員能力強大,只要掌握足夠的授權票,便可輕易擊倒港大關注組的兩個沒有約束力的議案;殊不知投票結果出人意表,護校力量大獲全勝,由港大校友關注組提出的兩個議案,全部獲得八成以上的投票支持,反而由親中的建制派彭泓基提出的表面支持十大院長聲明,以捍衞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為幌子,實質譴責學生所謂暴力干預會議和企圖突出校委會的最終無上權力,無視校友對土共政治勢力介入校大事務的關注,目的旨在完成689政權和中聯辦指定的政治任務的議案,卻只能獲得不足兩成投票的支持。

事實清楚說明,邪不能勝正,校友民意一面倒,即使沒有約束力而校委會成員又以建制派佔多數,但肯定李國章、盧寵茂、紀文鳳之流即使如何霸道,也不可能完全無視校友的意見,自把自為。

老實說,當晚我亦有親臨現場,見與會者十分踴躍,源源不絕,台上發言又是九成支持校友關注組的議案,我即時判斷正義必勝,但最樂觀的戰果估計也只是七對三之比而已;豈料歷史又一再證明,群眾一旦自覺地動員起來,結果每每出乎意料,哪怕是最樂觀主義者,亦無法準確估計。

最主要的原因,其實並非廣大校友全然支持陳文敏的任命,亦非響應遭左派和彭泓基之流誣指公民黨是幕後黑手的校友關注組的號召,而是人人自覺須要捍衞根深柢固的核心價值——自由和法治。當晚與會人數創下空前歷史紀錄,高達3257人,連同授權票合共逾9000票,而校友關注組只能取得大約2500張授權票,以彭泓基的議案獲1814票支持推算,約有1600票授權票屬於獨立的校友,連同大多數出席人士,相信至少有一半票數都是自作主張的,不受外來因素影響,說明港大人思想獨立,不受政治因素干預。

回歸以來,每有重大政治衝擊,一旦觸及自由法治這兩個主要核心價值,都會引起社會普遍的強力反彈——2003年第23條立法引起的七一大遊行如是;佔中電子公投前中共發表摧毀「一國兩制」的白皮書如是;人大8.31決定觸發歷時79天的佔領行動如是;今次投共的校委會成員脅迫主席梁智鴻企圖干預院校自主和打壓學術自由,亦莫不如是。

作為最高學府,港大是百年老店, 是港英管治時期為香港留下最重要的瑰寶。100年來,港大為香港社會培育的精英,既是各界翹楚,締建香港社會穩定繁榮功不可沒,同時亦是既得利益的建制派,不啻社會的縮影;他們絕大部分都不是激進分子,不會盲目支持任何不管左右的極端主張,只相信理性、包容、自由、平等、程序公義和民主等現代文明社會普遍接納的普世價值;他們不一定支持陳文敏當副校長,那根本不是問題關鍵所在,而是誠如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所言,不任命可以,但要給出一個合理理由,總不能長官意志至上,連荒謬絕倫的「等埋首副」亦可成為藉口。

有趣又值得注意的是,建制派不乏親中人士,但有頭有面有名望的建制派,對於土共文革式的批鬥,從不願意站在台前政治報効,充當馬前卒的全是業界三四流的腳色,或是下三濫的流氓人物,因為他們心底裏同樣認同自由與法治的核心價值,深知拋頭露面有失身份,只會自取其辱,受公眾鄙視。激進派可能對這些被指為離地、 為英美帝國主義利益服務的核心價值嗤之以鼻,但偏偏香港每次遭逢劫難,受到外來的敵對意識形態重大衝擊時,最能動員和團結港人奮起反抗的,恰恰正是這些早已成港人生活有機部分的核心價值。

除非這一代人都死光,由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後移民香港的所謂「新香港人」全然取替,否則在可見的未來,捍衞香港的最大力量,仍然是自由與法治。共產黨和激進派倘若昧於事實,自以為是,橫逆民意,都不可能得逞,失敗自屬必然。

原文刊在信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