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十年》:改變命運,為時未晚(文:庸生)

廣告
《十年》:改變命運,為時未晚(文:庸生)

廣告

文:庸生

筆者網頁:
https://www.facebook.com/hkfilmcritic

香港電影《十年》由五位導演各自執導的短片合輯而成,均是以香港十年後的光景作題材。五部短片當中,雖然在文本的深度及電影藝術成就均各有高低,但同樣勇氣可嘉,要知道大部份資深香港主流電影業界人仕均北望神州之時,五位尚未成名的導演今次的製作,可說是自斷米路。不論他們希望當獨立電影人或是加入主流電影界,投入《十年》的製作,對他們未來的電影路也必定造成負面影響。透過電影講自己想講的訊息,這其實是電影及藝術的原意,五位導演可說是符合了成為真正的電影藝術工作者的先決條件,與一些視電影為商品的一眾所謂電影工作者相比之下,五位導演的作品《十年》更加值得電影愛好者及本土電影擁護者支持。

十年後的赤化預視

電影由郭臻的短片《浮瓜》打頭陣,黑白的畫面加上扣人心弦的配樂,營造出攝人的氣氛,以中共為成立「國安法」所策劃的陰謀為題,以黑社會小混混借喻港人在中共大集團下的弱小及無能為力。影片預視的警黑勾結、中共抺黑等並非新鮮事,影片亦沒有作深度的討論和分析,反而兩位黑社會小混混頗能反映港人情況。不希望介入事件的只能屈服於強權壓迫,另一人則因為生活困難而希望參與這次不道德的事件,這位視「行古惑」為謀生職業的小混混盡數香港多年的艱苦生活,無能力上樓,擔任的士司機又不能通過普通話測試。為了生活的可憐香港人,只好踏上不歸路......

第三部出場的短片是由電影編劇歐文傑執導的《方言》,這部較輕鬆的作品回應《浮瓜》所提及有關的士司機的辛酸,以一位不懂普通話的的士司機作主角,盡數十年後普通話及簡體字全面「入侵」香港的情況,不論學生、乘客、茶餐廳待應、學校廣播等均以普通話作語言,而不懂普通話更會被歧視及被檢舉。笑聲不絕的同時亦為影片中的香港感到陌生......

惡法的成立及語言的入侵後,伍嘉良的《本地蛋》講的是對本土意識的打壓、及對香港未來主人翁的洗腦。影片的主角是士多店的東主,賣的是漸屬罕有的本地雞蛋,因此被盲目跟從指令、被中共洗腦的童子軍檢舉及批鬥,同樣參軍的東主兒子亦因而與父親產生不互信。影片開首是一批本地雞蛋及小雞,象徵本土的新一代,然而被洗腦的童子軍們向本土書店擲雞蛋,粉碎的雞蛋特寫象徵下一代的沒落。幸好東主兒子並無參與擲雞蛋行動,他熱愛而且更暗地保留禁書。影片結尾兒子來到本土書店店主的秘密單位,裡面藏有被政府定為違禁品的創作,當中包括以洗腦為題材的《發條橙》的海報等。導演相信只要得到有心人的竭力保衛,本土意識及創作自由是禁不了的,但黃飛鵬導演告訴大家,保衛工作是有限制,難以長久執行......

面對強權,香港人的無力感

以下兩部短片所反映的,可能更能讓關心香港政治的人產生共嗚,因為它們描寫的是勢孤力弱的香港抗爭者面對強權下所產生的無力感,並在沒有出路之下步向自毀。然而有趣的是,自毀並非絕對負面。

黃飛鵬的《冬蟬》是五部短片當中攝影及剪接最成熟的作品,透過凌厲的影像,在幽閉的環境下,探討轉變中的大時代下,兩位小人物、無力的保衛者弱小的內心世界。全片只有兩個鏡頭非在屋內拍攝,侷促的氣氛下兩位有心人如《本地蛋》的書店店主一樣嘗試抵禦強權,以製作標本的方式保衛城市「被消失」的事物,但二人後來發現能力有限,而且資源亦不容許他們應付這浩大的工程。在沒有前路下,其中一人開始產生無力感,無力感萌生消極想法及放棄念頭,於是將眼界放遠至地球的誕生,指自己所保衛的事物只佔地球誕生以來的事物中的極少部份,目的是令自己不要再著緊眼前「微不足道」的保育工作,合理化自己的棄餒。最後他連自己的生命也輕視,步向自毀,將自己製成標本。另一位保衛者也跟隨著拍檔的腳步,輕視生命,並以笛卡兒的「懷疑論」合理化其漠視生命感覺的想法,合理化其自毀行為,最終也為自己製成標本......

不論這種無力感是導演自己的個人感受,抑或是其對香港社運界的判斷,《冬蟬》對於反映2015年香港社運界的氣氛有一定的價值,抗爭者們面對中共這龐大的集團,說不定也曾產生無力感,並開始變質,部份甚至以不同方式步向自毀,可能是放棄社運,可能甚至轉投建制......周冠威的《自焚者》同樣是探討香港抗爭者在沒有出路的情況下而步向自毀,然而結論卻不一。

《冬蟬》透過仿如與世隔絕的空間間接講香港政治,《自焚者》則是直接而且毫不忌諱的透過對十年後的想像分析今天的香港社運界,為五部短片當中分析得最深入的作品。在周冠威導演的想像下,雨傘的六年後會再引發一次大型抗爭運動,然而卻失敗告終,國安法更隨之成立,涉及「敏感」政治題材的影片和訪問會被禁止流出,秘密警察能無理地非法禁錮市民,抗爭行動亦當然被警察暴力鎮壓。在這個沒有出路的困局,香港終於出現首個為爭取民主而犧牲性命的人,這位絕食而食的烈士更啓發了香港的第一位自焚抗爭者。

困局所帶來的無力感,終引領抗爭者步向絕食及自焚的自毀之路。自焚者被建制人士所譴責及抺黑屬意料中事,但影片更著重的是溫和反對派譴責自焚者過於激進,更有陰謀論者指自焚事件是中共為抹黑港獨份子所策劃,這正正描寫出當今反對派之間的分歧,導演希望反映的是他對於民主運動之所以失敗的想法。

為時未晚

影片中的教授指自焚是抗爭者沒有出路的表現,片中的絕食抗爭者則換一個角度,指犧牲性命是抗爭的唯一出路。自焚可以是無力感的反映,亦可以如片中受訪者所言,是燃點希望,是象徵勇氣及承擔。兩位烈士的犧牲最終成功動員起群眾,影片最後一幕,一直濃罩著全港、象徵前路不明朗的霧也隨之消散,導演想告訴大家仍有出路,爭取民主為時未晚。

身處於合拍片巨浪下,《十年》作為小成本的純本土電影,就如月前面對中國隊的香港足球代表隊一樣,要成功絕非易事。意想不到地《十年》一場接一場的全場滿座,原來本土電影真的還有大批支持者,本土電影原來真的還有出路。幸有大批觀眾及時在2025年的十年前看過《十年》,要改變「未來」真的為時未晚。香港加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