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候選中大學生會「星火」隱瞞港獨立場

廣告
候選中大學生會「星火」隱瞞港獨立場

廣告

我的心情像香港的年青人一樣壓抑,實在不吐不快。我說的是對今年中大學生會撼莊的感受。

其實我去過學生會傾莊,雖然次數不多,最終也沒有加入任何一支內閣。當時一號煥然和二號星火的成員也有參與,包括兩位候選會長。以我所知,雙方一起「討論」了兩個月,每星期一次,每次幾個鐘,但最終無法達成共識,分裂成兩個內閣。我研究過他們的政綱和網上言論,大家都標榜本土,表面上看,沒太大分別。然後,有人指出1號煥然是嫡系,投2號星火代表革新求變,究竟這個講法有何根據?

以我所知,他們分裂,原因有二:第一,是對待問題的認真態度有很大差別。我不算熟識一號候選會長張鈞翹同學,但在傾莊期間的表現,他算比較正路,而2號的周竪峰同學完全是另一回事。每次開始深入討論時,他就會插科打諢,又無緣無故以按like的手勢讚美人家,干擾別人的情緒。他這種不認真的態度,很不尊重在場正在努力思考的同學。更估不到的是,去到正式諮詢,他依然嬉皮笑臉。他後來的解釋是「特.登」做到咁既,反過來話正經對答的方式離地。我覺得很荒謬,真的要玩顛覆,幹嗎還出席諮詢會?諮詢會要體現的是議政精神,除非有人濫權,否則,用認真的態度對待發問者是基本禮貌,是尊重民主的表現。挑戰遊戲規則,也要揀適當的時機和場合。明明是自己舉措不當,還砌辭狡辯,這和689有甚麼分別?

有這種不認真對待問題的心態,不熟識校政很正常。以我所知,兩個候選內閣提出疑問,現屆學生會會長都設法作答。假如有一個候選內閣認真研究校政問題,勤於追問,得到的資料一定較多。不重視議政質素者,向現莊提問得少,掌握的資料不足夠,就容易無貨賣。所以問題的重點不在於誰是嫡系(據說現莊會長有份聯署提名星火的周同學,難道他才是被欽點的人?),而在於付出的努力有幾多,有多認真思索和研究校政問題。星火常常說要改變,但改變有好壞之分,精益求精有賴深思熟慮,尤其中大有許多寶貴的文化資產,務必好好珍惜,不是為變而變,把原有的東西統統棄掉,擁抱即食文化便叫做為同學的福祉著想。

第二,煥然和星火之所以談不攏,是因為星火有明顯支持港獨的傾向。表面上,大家都打著撐本土的旗幟,但稍有留意選情者,當可發現星火的宣傳重點在於引入譚仔、貢茶和麥當勞這些連鎖店集團。我不是逢連鎖店必反的人,我只是無法理解口口聲聲守護本土的一支內閣,在小店和老店瀕臨絕種的香港,還不遺餘力地落井下石,連中大之內僅有的另類經濟據點也要清除掉。星火之所以被人叫做本土莊,究竟本土在哪裡?我想求證一下,所以早前寫了一封公開信,要求周同學解釋清楚,可惜一直得不到回音。我只是在一篇訪問中見到他這樣講:

「我們莊員對路線都有不同看法,不同本土陣營都沒有統一看法。既然連香港人的身份認同都未做好,唔需要一下跳去拗最終的解決方案。達到目標之前,大可一齊合作,第一步就係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依這套講法,甚麼是本土根本不重要,所謂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亦相當模糊而空洞,為何那麼多人一口咬定他們是「本土莊」呢? 是建基仇外和排外的情緒嗎?星火的政綱第33頁這般寫道:「香港人有權以武力或和平手段,抵抗侵佔香港公共資源之外人。」所謂武力手段,包括燒垃圾桶,甚至製作燃燒彈之類的暴力行為嗎?星火會否譴責做出這些行為的人? 早前樹仁學生會會長楊逸朗捲入縱火案,與楊稱兄道弟的周同學在Facebook力撐,此乃人之常情,但周同學對這種暴力行為支不支持(我不是指楊一定有份做),若他當選會長的話,會否進行暴力抗爭,這些都是中大同學在投票前有必要知道的,星火仝人不可迴避。

以我所知,星火的本土立場其實呼之欲出。1號煥然,堅持本土自決,追求真正的高度自治,這一點和現莊比較接近,亦是使人覺得他們關係比較密切的原因。2號星火顯然不同,以我所知,他們的本土,最核心的價值是建國,是港獨。只不過,選舉期間,名正言順推銷港獨,很可能嚇怕同學。星火對自己本土建國派立場諱莫如深,反而欲蓋彌彰。我的判斷有以下根據:

(1) 附圖中的劉穎匡,是中大本土學社創始人,跟星火多位閣員淵源深厚,和周同學關係尤其密切。圖中的張翼,便是周同學Facebook原本的名字。

(2) 周同學在My Radio主持電台節目,My Radio是勇武派陣地,有很多敵視外人和宣揚港獨的主張。

(3) 星火的副會長在傾莊時,曾跟在場人士表示,只有香港建國才捍衛到香港人的語言和生活方式。

(4) 星火在Facebook的page,有很多本土建國派的支持者。不少爭取港獨的人士也在網上撰文呼籲中大的支持者投給星火。

我反對港獨,但不反對有人追求。我最不滿星火的是他們刻意隱瞞爭取港獨的立場。不少中大學生,可能因為星火擅於包裝而將自己一票投給他們,不知道變相支持了一班同學按部就班地推動建國大業。另一方面,有一些支持港獨的同學,亦可能因為星火沒有明確表明立場而看漏眼,投錯對象,或索性杯葛選舉。星火假本土之名來爭取港獨,隱藏事關重大的政治立場,對上述兩類同學來說都不公平。

香港人的前途問題,已迫在眉睫,究竟我們應該怎樣走下去,一直都沒有明確而可靠的收集意願方法。今次選舉正好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我視之為中大人的變相公投。我們這一代年青人對中共忍無可忍,正好趁這個機會,用自己的一票向世人清楚表達我們想怎樣。我們要1號煥然的本土自決,抑或要徹底改變,和中共撇清任何關係,支持2號星火爭取港獨,不應再有任何保留。我希望星火盡快講清楚,不要再含混其辭。假如連公開承認自己信念的勇氣也沒有,又怎配稱勇武,怎守護本土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