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言輕

中學通識科老師,教育界打滾多年,見盡怯懦、犬儒之輩,深感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滅亡。 網誌

媒體

讀者才是明報的老闆

讀者才是明報的老闆
廣告

廣告

筆名「安裕」的《明報》執行總編輯姜國元,4月20日凌晨突接獲通知被辭退,並即時生效。這個消息令一直拜讀其鴻文的讀者既震驚又惋惜。我們一方面震驚《明報》歸邊「轉軚」之心的堅決,不惜炒掉編輯部的「靈魂人物」;另一方面,又惋惜另一位敢言正直的專業人才最終也敵不過權力魔爪的蹂躪。

有員工質問走的不是鍾天祥。鍾天祥竟忠臣上身回應該同事:「呢啲嘢我交畀老闆決定。如果你係老闆我會聽你講,可惜你唔係。」《蘋果日報》(2016年4月21日)鍾的老闆至上說法,表面上好像理所當然:老闆請你,給你發薪,他理應有話事權,他要炒誰都有權下決定。鍾天祥甚至搬出自己,謂明報上下職工最高的便是他和姜國元,要走的不是他便是自己。然而,《明報》作為立足香港的少數歷史超過半世紀的傳媒,香港的讀者才是明報的真正「老闆」。原因簡單不過,因為報有報格,一份報紙的風格,是吸引甚麼類型的讀者群的最重要指標,換句話說,有怎樣的讀者才有怎樣的報紙,因此,當報章暗暗「自我審查」,裁掉不乖乖聽命的人,改變報格,原先支持報章立場的讀者便會悄然捨棄而去,新的讀者群又未形成,報紙立場或變得左搖又擺,惹人生厭,銷量又怎會向好呢?除非銷量和收入減少這回事,並非是令「安裕」消失的真正原因吧!

還有,姜國元被辭退的原因,鍾天祥說是「節省資源」。這個理由實在牽強得近乎荒謬。一間公司要裁員,藉此節省資源,從來都是以年資和表現為指標的。既然如此,姜氏身居高位,表現優秀,盡心盡力捍衛香港的新聞自由,更甚者,他以筆名「安裕」在「星期日明報」撰文評點時事,深得廣大讀者喜愛。如此健筆一支,人才一名,《明報》竟以這個理由辭退他,差不多等如「莫須有」罪名一樣。《明報》不是「節省資源」,而是「浪費資源」——浪費寶貴的人力資源!

須知道任何一間企業,最重要的資產一定是人才,不是廠房機器,資源設備。因為「硬件」易得,「軟件」難求。傳媒這一行,或其他頻密地與人接觸的行業一樣(例如教育),需要的除了專業之外,還要加上經驗,更重要的是具有道德操守。因為,有專業,有經驗,卻沒有正確價值觀,反容易為權力所利用,一個決定,一項政策,都憑着專業知識,富有經驗地為權貴服務,幹下損害社會或人群的事。

香港曾經是尊重人才的地方,只要有真材實料,不愁找不到安身立命之所。這令到香港成為真正多元化的國際都市。可是,幾年下來,政府帶頭以奴才庸才治港,當官的,不問才幹如何,卻先問你是否「政治政確」?意識形態為何?所謂的「理念」是否一致?至於,持之以恆的香港核心價值,如法治、新聞自由、專業等都拋到九霄雲外了。

這是否已變成一個「人才」當「庸才」用,「庸才」當「奴才」用的社會了?不然的話,為甚麼企業也好,政府也好,咸以為要生存必定要向北面稱臣,以為政權是真正的老闆,卻忽略了立足香港的重要。香港的讀者才是《明報》的真正「老闆」;正如香港的市民才是特首的真正「老闆」,香港的觀眾才是電影的真正「老闆」一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