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我們沒有敵人 - 行為藝術人給浸大學生事務處沈太的公開信 以此回應13年10月17日文匯報《浸大「騎呢」大字報 「爭取」宿舍做愛權》報導

我們沒有敵人 - 行為藝術人給浸大學生事務處沈太的公開信 以此回應13年10月17日文匯報《浸大「騎呢」大字報 「爭取」宿舍做愛權》報導
廣告

廣告

親愛的沈太:

您好嗎?對上一次寫信給您已是兩年前的事,當日是為了一件無故在學校遺失的一件裝置藝術作品,如果您還有印象,那件作品是回應「512地震」與艾未未被消失事件的。

今次來信,是要謝謝您的飯局邀請,抱歉,因為近日事忙,我謝絕了秘書的邀請,但為了表明謝意,我現在親自公開回覆。

上周五,我應社區文化發展中心的邀請,參與「香港台北雙城行為藝術交流」活動以藝術家的身份在學生宿舍門外做了一個名為「公共-性/ Publicity」的行為藝術作品,在作品施行過程中,我以紅酒與墨水筆,在地上的A4紙上寫上「給我一個不在宿舍做愛的理由」,並邀請在場人士參與作品,加入書寫「不在宿社做愛的理由」,作品施行過程中,浸大行政人員善意加入,可能基於保障公眾安全與關心我的精神健康的原因,最後,行政人員召喚救護車後備。

作為一個藝術家,我抱歉我實在沒有想過只是一個吐紅酒的作品會惹來如此大的公眾反應。有人認為我的作品在摸擬自慰動作,又有行政人員認為我真的醉酒,我不會回應這些解讀,因為藝術是鼓勵大眾發揮想像的,因著當日在場各人投入想像,甚至身體力行,以不同方式參與及回應我的作品,我十分欣賞。

我的確太過年輕而且經驗不足,我確實沒有想過作品會帶來如此大的公眾反應甚至會有行政人員的介入。我承認這是我作為藝術家的藝術失誤。但同時,我也必須告訴沈太您,當日行政人員在未有清楚理解事件前就喚召白車,也是一個行政失誤,試想像如果我是一個經驗世故,深思熟慮的藝術家,而我的作品正是為了挑釁行政人員報警或召喚白車,我也會事先聯絡各大傳媒,那麼上周六的報紙頭條將會是「浸會大學call白車處理藝術」,沈太,我對您坦白,是希望您可以好好轉告與教育您的員工,下次處理此類「突發事件」請大家不要衝動魯莽,如果大家都不想面對媒體,增添麻煩的話。當日您並不在場,我也可以告訴您,當日,當您的員工主動介入我的作品與我對話時,我已一邊與她對話,一邊收拾場地,但當我收拾完畢後,我才發覺救護車竟然、真的來了。

沈太,您應慶幸當日經驗細故的香港及台灣行為藝術前輩通通在場,而一位香港行為藝術的老前輩在最合適的時機出言建議我馬上離場,是的,我確實不想有媒體介入事件,但請您不要誤會,我沒有敵人,請您不要誤會我當日的離場是因為我怕媒體會把我渲染成「性慾女王」、「行為瘋婦」,不,我沒有敵人,只有愛人,我在一個很小的家庭長大,我家有一位可愛的母親,她大概都知道這個女兒一直在做的都是麻煩事;我有一個情人,曾經,我跟他說,如果我真的要在香港做個誠實的我,可能會惹來很多誤解,我也實在不知道我可以承受多少…而他,斬釘截鐵地叫我,別傻,做自己,時間會站在我們身邊,樹比我們聰明。

嗯,我很幸福,我很感恩,因為我活在愛裡,當日行為藝術家前輩出言建議我離場是基於愛,而我當日決定離開也正是基於愛。事後,我也收到蘋果日報記者的問候,而我是這樣回覆她/他的,「我們的城市不需要多一個「林老師」」,我深知報紙版面珍貴,珍貴的版面理應留給更重要的議題,例如,關於佔領中環的討論等。作為藝術家,我不是想為社會帶來無為的分化與衝突,我只是一個嚐試發問的藝術家,我相信,發問可以引起思考,思考可以誘發行動,行動可以帶來新觀點,新觀點可以為社會帶來多一點愛的可能。

沈太,有一個問題,我忘記問您,您在百忙中約我吃飯是有什麼要事嗎?如果您是想了解上周五香港台北雙城行為藝術交流在浸大的展演,大概我已在本信回覆您了,但我猜您找我,大概應該不是想知道關於我們行為藝術節的事吧,因為我收到的是浸會大學秘書的電話而不是社區文化發展中心的電話,若然是學校秘書打來的電話,大概您是想關心一些我作為學生的事,而不是我作為藝術家的事,那麼,要您在百忙中抽空閱讀我上文所寫,而又不是您想知的事,實在抱歉,我猜您是想關心一下近日在浸大民主牆上出現的「給我一個不能在宿舍做愛的理由」的大字報吧,但有一件事情,我想您真的搞錯了,對於這張大字報我毫不知情,大字報的署名又不是我的名字,為什麼您要約見我呢?我絕對理解,人只會在慌亂時才會犯上無心之失,沈太您在怕什麼呢?

今天,我在文匯報讀到這一段文字:「香港浸會大學早前有女生以「行為藝術」方式,躺在宿舍樓下公然模擬自慰動作,並口吐紅酒,出位行為驚動了校園保安,校方最後報警求助。」您知道嗎?當日,我選擇離場和婉拒蘋果日報的訪問不是因為我害怕面對傳媒,而是我真心覺得叫大家思考「一個不在宿舍做愛的理由」只是在大學範圍內一個可能涉及空間、身體自主、道德等範疇的一個小小的頡問,不值得成為一個上報被社會公開討論的問題。對,當日我的離場是基於美與善的考慮,,同樣,今日讀到文匯報的書寫,我實在要重新考慮會否主動聯絡蘋果日報的記者,因為於我來說,文匯報的論述既不美也不善。

沈太,連我也不怕面對傳媒,面對被渲染成「行為瘋婦」、「性慾女王」,而您卻為了民主牆上的一張「給我一個不能在宿舍做愛的理由」的大字報,誤打電話給一個完全與這張大字報無關的學生,沈太,最近的您或許是心神恍惚,才會如此冒失,誤指秘書打電話給我對嗎?人大概是在慌亂之時才會犯上無心之失,沈太,您最近在擔憂甚麼,您在怕甚麼呢?

請您別怕,因為您沒有敵人,我也沒有。

我知道您已經主動聯絡了教我的老師關心我的近況,嗯,這點給您猜對了,謝謝您,最近的我的確需要一點關心,我依然為我當日作為藝術家所犯的藝術失誤而深感抱歉,我經驗不足,我實在沒想過只是在大學公眾地方吐酒,和躺在地上做舞踏動作已足以令人聯想到自慰,我甚至沒有想過作品會有行政人員與救護車的介入,也沒有事先準備應對方案,所有當時我與行政人員的在場對話,只是臨場發揮,我也盡可能一邊清理現場一邊與行政人員對話,這一切的藝術失誤,是我身為藝術家最應該反省的,對,這些都是我最近在憂愁的事情…

我很愛上學,但因為連日日程很忙,心情緊張,也有失眠的情況,前天上學也遲到了,連筆也忘了帶,可幸浸會大學的同學都可愛,鄰座的同學見我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就馬上送水送筆,筆是紫色的,我也不知道是從那裡來的靈感,接過她的筆後,筆就帶著我的手在紙上寫…

「紫色,
藍色與紅色的錯配,
就在冷靜與熱情之間,
不善也不惡,
不醜也不美,
不智也不愚,
寫在旦丁神曲的導修課,
在地獄遇上維吉爾。」

沈太,您有宗教信仰嗎?我沒有,但我也愛讀聖經、佛經、詩詞,還有神話,這些都是大學的老師教我讀的,人生總有很多重要的時刻,而前天坐著氣急敗壞地寫下這八行,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時刻,我不是基督徒,但儘管說那是神來之筆吧,對,我們都是人,我們都會犯錯,已發生的藝術失誤,無可挽回,但不要緊,我要學習旦丁無畏無懼地走入地獄,面對黑暗,然後他就在黑暗裡遇見詩人…

當生命的誤差出現的時候,我們只能相信,說真的,星期二我上學時也是戰戰兢兢的,但我記起情人跟我說的一句話:「放心,樹比人聰明。」…星期二課後,同學過來追問我關於民主牆的事,我一臉茫然,於是他們把我帶到民主牆前,我驚喜地笑了,太好了,儘管我種下的是一顆有誤差的種子,但不要緊,因為樹真的比人聰明…

沈太,您好嗎?您最近好嗎?對上一次您寫信給已是兩年前的事了,上一次是因為事忙錯過了您的飯局邀請,但我絕對同意人是需要吃飯的,而且可以分享食物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美食當前,人人平等,身份底下,我們都是人。沈太,我是很喜歡飯聚的,尤其因為我生於一個小規模的家庭,更珍惜一伙人共膳的時間,沈太,終有一日,我們會相聚的,而我會為您做很多很多好味素吃

別怕,我們都沒有敵人。

是了,我知道您是忙人,我也不閒,我們也不閒,我們都是香港人,這些都不用多說吧,故此希望您別介意我以公開信的形式答謝您的飯局邀請,如此,我暫時不用花額外的時間回覆文匯報未盡善盡美的報導,因為我認為我對您坦白說的,也是我想對大家坦白說的。此外,我實在不想再麻煩到秘書傳話了,我真心認為這社會之所以經常出現失誤最大的原因是我們太愛委託中間人傳話,委託代理人理事,我現在公開此信是為了拉近我們可以飯聚的距離。

今次的飯聚又約不成了,下次吧,下次,一定:)

耶穌說:「你要保守你的心勝過保守一切。」

敬祝:
心安‧安心:)

愛,
美彤
2013年10月19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