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踐踏生態

踐踏生態
廣告

廣告

在塱原觀鳥拍鳥,例必看到一大堆鏡頭,對著一串凌空拔起的花朵,又或瞄準插在地上水裡的枯枝。花朵枯枝上,擺著誘鳥的小蟲,用鐵線穿起,用鐵針固定。這種情況,幾乎在每個觀鳥點都出現,但早已見怪不怪。

餌誘拍攝的鳥兒,都較為少見,冬天才來港一遊的候鳥,如藍喉歌鴝、紅喉歌鴝、北紅尾鴝之類。在鮮活食物的誘惑下,牠們通常都會被吸引過來,像在攝影棚一樣,幾乎是任由擺佈,擺出預期的姿態,乖乖就範,滿足鳥攝者的要求。

罕有鳥類出現,吸引的人會愈來愈多,窄小的田壆,擠滿了人,長炮短火,大小腳架,擺滿一地。遲來者無地容身,為了爭取有利位置,便連人帶架,站到田上。

城市人五穀不分,田上種些甚麼當然無法分辨。表面上好像甚麼都沒有,就以為是廢田一塊,在田裡走來走去,肆無忌憚地在踐踏。

看不見田裡有甚麼,並不表示甚麼都沒有。不細心觀察,難以看出田裡有幼苖,或泥底下有留下種子的植物,像蠻牛一樣在田裡橫衝直撞,還有甚麼生命能活下來?

不知道田裡種些甚麼,真的是沒有知識又不懂,這還罷了。親眼看見,農家為防拍友誤闖亂闖,在田的四周豎起小竹桿,再縛上膠帶,把整塊田圍起來。膠帶紅白相間,甚為搶眼,一眼就應該看出不應闖入田裡。當然,比起警方用藍白膠帶圍起的犯罪現場,沒有相同的權威,拍友們根本不放在眼內,跨過膠帶,壓倒它,甚至拔起竹桿,大刺刺的就站在田裡去。

攝影器材愈來愈專業,無論體積和重量都愈大愈重,為了減輕負擔,會放在類似行李車的袋子裡,這下植物可遭殃了,用腳踐踏,用行李車輾過,菜苖、種子都被蹂躪得五癆七傷。不但在田裡,在田壆也種了不少植物,蕃茄、矮瓜、秋葵等,也被仿如蠻牛的鳥攝者輾得踩得無法存活下去。

當有人提醒他們行為不當,要他們返回田壆,他們更會怒目而視,惡言相向,繼而破口大罵。需知道塱原是私人土地,農作物是農友們的財產和心血,亂闖私人土地毀壞私人財物已是犯罪行為,還死不悔改。生態攝影,應宣揚愛護環境,為何會成為破壞生態罪魁禍首?

(明報‧三言堂‧20140102)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香港觀鳥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