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民間國民教育研討會

本會的使命:認清歷史,把握時事,反對一切挑撥陸港矛盾的言論,反對盲目排外,促進香港市民在「愛國愛港愛人民」的原則下團結起來。 https://www.facebook.com/HKCNEDG 網誌

媒體

國研時評-一個可能的「密室協定」

國研時評-一個可能的「密室協定」
廣告

廣告

政府就增發免費電視牌照公佈審批結果已有一段時間,然而迄今為止仍未能向公眾提出HKTV的申請未獲批准的具體原因,我們留意到無論在支持或反對當局決策的陣營內部均認為決策涉及政治因素,大致上,支持一方說的是HKTV的背景問題,反對一方則指政府箝制媒體的言論自由。本會認為無論如何政府都有必要盡快向公眾交代事情的來龍去脈,而當局在本應遊刃有餘的情況下上演了一齣拙劣的公關表演也是個待解之迷,由於市民只關注到表面的政治現象,忽略了幕後商業利益的競逐,所以沒有看清全盤的局勢。

我們的判斷建基於什麼之上呢?請大家首先檢視一下基本的政治邏輯。在經濟原則上,香港實行的是資本主義,政府的角色是監督企業的經營是否遵守相關法規,如果市場無法容納更多的經營者而新加入的競爭者又能力不足的話,它被市場自然淘汰是必然的,也沒有什麼值得政府擔心的,因為汰弱留強正是市場的常態。在政治效果上,我們姑且假定HKTV在於當局眼中是一個潛在的反政府媒體,那麼當局不向它發牌就是一項預防性的決定,而弔詭的是,今天的形勢表明,當局的表現卻授予反對陣營一個絕佳的把柄反客為主向當局叫板吸引支持者,效果比長期經營一個電視台天天唱反政府的高調更好,這不正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愚蠢行為嗎?政府的高層和行政會議成員均有良好的學歷和豐富的社會經驗,我們應該相信他們具有起碼不低於普通市民的判斷能力,然而一齣「弄巧成拙」的政治鬧劇偏偏上演了,豈不耐人尋味嗎?

目前支持或反對政府雙方所提供的資料似乎還不足以充分解釋以上的政治迷團,而11月5日政府向公眾「披露」更多空泛的審批原則的當天,某電視台平日晚上7時30分的娛樂節目表現卻一反常態,可謂作為了政府的代言人,本會認為該媒體的反應並非出於偶然,與當局的默契正提示著大家一直忽視了涉及到發牌問題的一個重要角色。相信大家對本港免費電視市場的形勢是有所了解的,兩家電視台當中一家是居於市場壟斷地位賺大錢的公司,另一家則由中資背景的資金「慘淡經營」。由於商家的廣告必定會投向高收視的電視台,假使市場上出現了強勁的競爭者,受到最大衝擊的肯定是現時的壟斷者,因為接近於獨佔的廣告收入將來必需與對手分享。

故此,增發免費電視牌照問題不僅對王維基先生來說是個關鍵環節,對於現有的經營者更加是打破固有形勢的大事,這是一個方面。另一方面,近年坊間流傳一個「CCTVB」的說法,那是什麼意思相信大家都能心領神會了,指的是某大免費電視媒體在意識形態上面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其實香港是個享有高度言論自由的地方,以本港的經營條件及該媒體的市場地位而言並沒有主動向當局靠攏的必要,比較可能的情況就是它接受了某些方面的好處或者受到了某種威脅,也可能兩者兼而有之。

研討會認為,社會上根本沒有不涉及經濟利益的政治,經過對各種現象的綜合分析,我們不能排除當局與某媒體之間就互換利益達成了某種協議的可能性,如果這個可能成立的話,如今增發免費電視牌照的審批結果就是協議的具體體現,政府的「弄巧成拙」也就是早前「作繭自縛」之故了。當然,這樣的推斷是不可能提出更多實質證據的支持,所以結論僅供大家參考。

總而言之,撇開所有推測性的問題不談,市民在事件當中反對行政會議的「密室政治」是值得肯定的,但我們必須注意兩點,第一,行政會議的制度其實沿襲自港英時代,現時大家看到的社會問題顯然並不是全部由行政會議黑箱作業產生的;第二,王維基先生在事件當中所直接維護的是自身的商業利益,而非市民大眾的民主權利。

我們看到王先生過往所經營的電訊業務好像成功打破了業界的壟斷,帶動了電訊業務的發展,讓市民能夠以低廉的價格享用有關服務。但大家切勿忘記,王先生經營電訊業務的期間適值業界由變相的公營壟斷(由政府政策支配的「香港電話」公司)走向市場化(自「電訊盈科」始),實質上,剛才談及的現象主要是公營壟斷機構讓利的結果。其實,如果官方定價直接下降並主動調動人力物力推動生產力的發展,加上免除了資本家的利潤之後,市民將能夠受惠更多。也就是說,如果能夠實現對公營機構的民主管理,市民直接掌握公共事業的決策權力,根本無需讓資本家拿走一大筆社會財富。

還有的是,當市民享用相對廉價的電訊服務的同時,勞動階層當中的一群也付出了相應的代價。在「香港電話」年代,電訊業僱員的待遇如同公務員一樣「薪高糧準」,也不用承受跑業務「追數」的強大壓力,可如今呢?在政治氣氛高漲的今天,相信廣大的電訊從業員是「有苦自己知」的,社會上對他們的處境幾乎無人過問。

我們提出以上的事實,並非嚮往「香港電話」年代低效率的公營壟斷經濟,因為這樣只會把公共財政拖垮,也不是說電訊業務僱員待遇轉變的既成事實是由王維基先生的經營策略所造成的。本會要表達的是,我們不能孤立地看待各種社會現象,目前的形勢當中,市民大眾的民主權利無疑與王先生的商業利益存在某種程某上的偶合,但是一般來說,勞動大眾的利益與資本家的利益是根本對立的,只要我們通過對「領匯」公司成立以來的一切變化以及整個房地產業的私人壟斷作進一步的思考,道理是毫不含糊的。只有實現經濟上的民主,勞動大眾才能走出目前的困局。

民間國民教育研討會  
2013年11月10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