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請回答1989--我們這班九十後

請回答1989--我們這班九十後
廣告

廣告

這個晚上,本應要寫關於東北發展的文章,但畢竟明天就是六四,還是要寫點東西。

六四這件事,從小就已經知道了。我出生於1994年,那是六四事件的五年後,據家人所說和模糊的童年回憶,在懂事以前的每一年,我應該都出席了維園的燭光晚會。後來長大了,就跟同學朋友去,到了現在,就改以公民記者身份在現場採訪。

我不肯定這十九年來,自己是否真的從來沒有缺席過一次。但可以肯定的是,明天、明年、以後的六月四日,我都走到維園裡,不論是以甚麼身份。

DSC03607

在懂事以前,我對六四的印象,就只有解放軍殺了人、燭光晚會、自由花......後來,在家裡找到當年明報出版《悲壯的民運》特刊,再在YouTube看回當年的新聞片段,我才算真真正正大概認識到六四事件--嚴格來說是八九學運。

要介紹、評論學運,我相信有很多人比我都更有資格、更有認識。不過,記得每一年晚會上,華叔都將火炬傳遞給年青人,說要將民運的精神承傳下去--到底怎樣才算承傳了下去?

2010年,是我首次參與遊行示威,那次是反高鐵運動,當然我只是一位不算參與很多的示威者。經歷了高中和公開試的日子,去年開始我再以公民記者身份,經歷碼頭工潮、東北抗爭等、劉進圖事件;進了大學後,開始在校園組織行動,邀請同學到東北了解發展真相。漸漸地,電視機總開著新聞台,社會事不再遠離,抗爭成為了生活的一部分。

IMG_4999A

可惜的是,身邊有不少同學對學運都有一定了解,卻不一定會參與或留意社會運動,也不一定會到維園集會;而近年社會上也開始有人嘗試挑戰這段歷史,甚至試圖改寫這段歷史;警察對示威遊行打壓愈來愈強,媒體經常取巧抹黑社運人士,我的手提電話偶爾也會有回音和斷線。

如果燭光沒有燃點在生活每一面,我們每年就只能在維園見。

再回答以上的那個問題,怎樣才算承傳了下去?我,還有一群跟我年紀差不多的朋友、一群出生在1989年後的朋友,已經用行動回答了那個時代、那個問題。

「國家是我們的國家,
人民是我們的人民,
政府是我們的政府,
我們不喊,誰喊?
我們不幹,誰幹?」

2014.6.3 香港

廣告